第2章 往后余生,再也不见

安予甜彻底懵了!

眼前的女人,的的确确就是她的继姐,苏清漪!

苏清漪在海上遭遇意外,就此失踪,搜寻几月未果所以认定死亡了,苏家才让她这个继女顶上嫁到顾家来履行婚约的!

可是,这件事怎么会是她害的?

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没有!

苏清漪不解恨似地狠狠踩着,得意的看着安予甜疼得话都说不出来,这才抬脚暂时放过她。

她轻盈地来到了顾玄霆身边,拉着顾玄霆的衣袖,委屈巴巴地说:“玄霆,就是这个死丫头对我下黑手,才会害我被困在国外好几个月的,她为了嫁给你,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要不是我想办法脱身回来了,你真的是要被她骗一辈子了……”

顾不上手上的伤,安予甜赶紧解释:“苏清漪,我没有害你什么,你不要乱说!”

苏清漪冷哼一声,从随身的包里抽出了一个日记本。

“啪”的一声,日记本被摔在了安予甜眼前。

“玄霆,你自己看吧,简直是不堪入目!”苏清漪抽泣起来,擦拭着眼角委屈的泪,“这死丫头从小就暗恋你,日记本里写的都是你!她就是嫉妒我是你的未婚妻,所以才会在婚期前做手脚害我的,好顶替我嫁给你!”

“不,不要看!”

安予甜面红耳赤,想要把日记本抢回来。

那可是她的隐私呀,记录的都是她最珍贵的心事!

安予甜疯了似的抢,却被顾玄霆抢了先。

一把扬起了日记本翻了翻,顾玄霆眉眼间的怒色又深了几分,显然已经看见了里面的内容。

男人的脸色越发愠怒,安予甜知道,她死定了。

“呵!”顾玄霆把日记本扔进了垃圾桶,厉声道:“我会立即办离婚手续然后报警,下半辈子就让她在牢里悔过吧。”

往后余生,他和她再也不见!

苏清漪倒是神色一缓,赶紧拦住了他,柔声道:“还是算了吧,不管怎么说,她名义上也是我们苏家的人,好歹是书香世家,这要出个罪犯简直是贻笑大方……”

“好,那你看着办。”

顾玄霆懒得再看地上的女人,厌恶地别开了脸。

安予甜百口莫辩,无助颤抖着。

她知道,只要苏清漪愿意,能有一百种方式陷害她。

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顾玄霆本就讨厌她,现在有了所谓的人证物证,更不可能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

“好歹也算是姐妹一场,依我看,把她赶出去就好。”

苏清漪不想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显得那么恶毒,语气一松,宽容大度了起来。

只是她的语气,带着几分威胁。

“安予甜,你赶紧给我滚,听到了吗?以后要敢再来纠缠,别怪我对你和你妈不客气!”

双唇颤了颤,安予甜什么也说不出来。

哀莫大于心死,大概就是如此。

很快,离婚证到手了。

顾玄霆一向雷厉风行,用最快的速度办好了离婚。

安予甜的行李不多,打包起来只有一个行李箱一个拎包,直接被管家扔在了她和顾玄霆的新居大门外。

顾玄霆给了她最后一句话:“永远都别再让我看见你。”

大门缓缓关上,安予甜忍着泪,看着顾玄霆的身影消失在了大门后。

一个月前,当她得知她可以嫁给这个男人时,她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过才短短一个月啊,现实就教她做人。

梦,该醒了。

拉着行李箱,她自嘲地想。

抬头看了看渐渐黑下来的天,她不自觉加快脚步,想要尽快逃离。

拖着行李走出几百米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安予甜的身边。

她赶紧带着行李上了车,报了苏家的地址。

如今被扫地出门,她只能先回苏家了。

然而刚在副驾驶座上坐稳,身后座位上猛然伸来一双手。

一块手帕捂住了口鼻,安予甜来不及挣扎,就头一歪晕了过去。

月黑风高,海浪哗然。

安予甜渐渐清醒时,就发现自己身处大海中,正蜷缩在一艘简陋的小渔船上。

周围潮湿腥臭,强烈的气味刺激着她,她忍不住干呕起来。

不等感觉好点,一个身影就挡住了昏暗的灯光,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下一秒,她的长发被人一把攥住!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