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真烂漫的青春

那些背负着重重压力,为生活日夜忙碌的人,并非生来就是如此。他们也有过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青春。

这一年樊殊十七岁。刚刚升上高三。

铭德中学,是樊殊所在片区里的一所富有盛名的中学,内设有初中部和高中部。

八月中旬,高中部高三年纪便提前开了学开始补课了!

升了高三,就意味着被丢到了通往高考的传送带上,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必须得为着高考去冲刺!

可来自高考的重压,并没有压灭掉十七岁少女懵懂的情思。

这天樊殊终于结束掉一天繁重的课业,推着自行车从校门里出来,骑行了一小段距离,车链子就掉了下来。连人带车被迫停在了校门外的一处非常醒目的位置!

樊殊佯装倒霉的抱怨了两句,然后眼睛就朝着校门口瞟去。

裴泽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了,正好可以找他帮忙修车。修车的时候呢,正好可以借机和大校草套套近乎!

车子修好了,正好同路一段,车子修不好么,嘿嘿,那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占领校草的自行车后座了!

樊殊越想心里越开心!感觉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居然能想出来这么一条妙计!

裴泽啊!铭中高中部首屈一指的阳光型校草耶!她暗恋了整整三年!再不实施行动高中一毕业各奔东西了就再没戏了!

可是樊殊原地等了好一阵不见都不见裴泽的身影,纳罕之际拉了个同学来问,一问才知裴泽被数学老师留下来进行奥数培训了,最早也得三个小时后才能放学!

靠之!要不要这么倒霉!

樊殊膨胀到的极点的粉红情思骤然被人拿针尖给戳破了,恼得狠狠的揣了那掉链子自行车一脚。

却忘了自行车是钢铁铸造,她的脚是血肉组成,一脚才刚踹出去立即就疼得大叫一声!

这一声立即引来了一位路人甲的注目。

路人甲是个身高只到樊殊肩头的小男生,洁白的校服短袖,浅蓝色校服裤子,虽然校服左胸也印着铭中校徽,可很显然他不是高中部的。

被小男生这么一看,樊殊又恼又怒又疼又尴尬的情绪骤然发作,冲着他骂道:“小鬼!看什么看!”

小男生不觉勾起唇角嗤笑一声,因着这一丝表情,本就好看的脸孔变得越发精致和生动起来。

眉峰傲慢的挑高,清亮的眸子里流露出一种与年龄不太相符的神秘莫测。给人一种性格刁钻,不太好相处的感觉。整个人怎么说呢,又小又精的!

此刻樊殊被这个又小又精的小男生给傲慢的鄙视了,心里越发的别扭起来,可怪谁呢,谁让她色令智昏的妄想着去接近无数女生趋之若鹜的大校草?

自认倒霉的樊殊渐渐平复了心情,冲那小男生道歉:“对不起了,刚才是我口气太冲。”

说完便拖着她掉了链子的自行车跛着脚准备离开,再不离开看她笑话的人会更多!

“等等!”小男生的叫住了她。

樊殊下意识的回头,便看到小男生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我可不是小鬼,你要考虑叫我一声小爷呢,我可以帮你把车修好。”小男生好看的眼睛里满是狭促,且带着几分隐晦难辨的算计。

樊殊下意识的摇头:“不用了小弟弟,我可以坐公交回家的。”

小男生闻言,耸了下肩,转身走开。

樊殊想着,坐公交车回家固然可以,可是这自行车怎么办?难不成还要大老远的拖回学校放了再从学校出来步行去公交站?今晚还有两张数学卷子呢,回家晚了肯定没时间写作业了……

于是她趁着小男生还没走远,忙叫住他:“喂!小……小同学,能不能帮帮我把车修好?”

小男生转过头看了樊殊一眼,不怎么情愿的走到她身边来,开口道:“修车可以,可是你准备给我什么报酬?”

樊殊暗自咬牙,刚才让她叫小爷,现在又来要报酬,这小孩儿小小年纪咋这么精呢?这要是长大了做生意,肯定没人算得过他!

“报酬不会少了你的,你先把我的车修好吧!”樊殊不信自己一高三生连个初中部的小男生都对付不了。她开始怀疑,这男生小小年纪的,当真会修车?

只见小男生将她的自行车给扛到了路旁,然后从路旁绿化带里折了一根树枝,在自行车旁蹲了下来,一手用树枝拨了链条,一手转动脚踏板让车轮缓慢转动……

樊殊都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呢,但见那小男生已经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修好了!”

她定睛打量了一下她的这辆浅绿色自行车,还真的修好了!天!修个车居然这么简单!

“我的报酬呢?”小男生带着几分傲慢和强势,不是询问报酬在哪儿,而是在直接索要报酬。

樊殊迟疑下来,给他什么报酬好呢?修车的大爷修个车多少钱来着?

脑子里还没想出个头绪呢,忽觉手腕一痛,回过神的时候手腕上的腕表已经那小鬼给抢了去!

“这个报酬我很满意。”小男生扬了扬手里的腕表,冲着樊殊眨了下左眼,精致稚嫩的漂亮脸孔满是奸计得逞的欢乐,然后转身就跑。

“那个不能给你!你给我回来!”樊殊欲哭无泪,那腕表是两个月前老爸送她的生日礼物啊!好贵的,一块表够买好几辆自行车呢!

小男生肯回来才怪了!生怕她来追,加快脚步,几步就走远了。

之后的几天,樊殊的心情都不太好。

班上的胖子前天自行车掉了链子就是裴泽给修好的,所以樊殊今天就设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局来等着裴泽。

结果没等到裴泽不说,这车坏的也忒没技术含量,初中部的一个小男生三下两下就给修好了!

这脸丢了就丢了,居然连老爸当做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腕表也给搭了进去!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多星期。

终于樊妈发现了端倪,这天晚饭的饭桌上,状似闲聊的问起樊殊:“今年你过生日,你爸送给你的腕表,你弄哪儿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