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盛世安平侯 > 

血的气味

第5章 血的气味

“开什么玩笑?”柴彦叫道。

上官沛凝见他不愿意,立即语气变得不屑起来:“不仅胆小如鼠,还妇人之仁!”

说完,上官沛凝的声音便没有再出现了。

“大师……大师饶命……小人一时糊涂才动了歪念,小人知错,小人知错啦……”

那汉子“噗通”一下就给柴彦跪了,万般悔恨的伏地求饶起来。

“玛德,连和尚都抢!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啊呸!”柴彦生气的啐了一声。

汉子使劲摇头,全身不住的发抖,完全不敢抬头去看柴彦。

柴彦不慌不忙的捡起了自己的铜钱,然后扬了扬下巴道:“喂,你身上的银子呢?拿出来吧……”

“啊?哦哦哦……”

汉子先是一愣,随后就是一阵急促的点头,动作慌张的把身上的钱财都掏了出来。

柴彦一看,地上总共就两、三钱碎银子和十几枚铜板,富裕程度比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还不滚蛋?想老子请你们吃饭么?”

柴彦只做了个挥拳的动作,那汉子便吓得屁滚尿流的逃走了。

柴彦迅速拾起碎银子和铜钱,回头看了看无人的小巷,毫不犹豫的闪人了。

被踢飞的那家伙柴彦可不会去管了,这种人死了残了都是他自找的,自求多福吧!

出了小巷,柴彦就近找了一间成衣铺,买了合身的衣裳和鞋子,换下了原本的僧衣和僧鞋。多了两三钱碎银子,柴彦挑选的衣裳和鞋子档次自然就高了些。

离开前,柴彦又请铺子里的人帮忙替自己重新束了发,这才崭新一身的往苏大善人府上走去。

路上柴彦有试着去问上官沛凝,那颗青豆是怎么回事,但上官沛凝仿佛没有听到似的,无声无息……

柴彦只能作罢,不过经过这事以后柴彦倒是肯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上官沛凝非常重视自己这个肉身,不允许自身受到任何的损伤!

虽然暂时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柴彦此刻的感觉很不错,不管怎么说,有上官沛凝存在,他的个人安全就不成问题了。

“苏……宅,对对对,就是这……哎哟喂,可算是找到了……”

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柴彦来到了苏大善人的家门前。

柴彦直了直身板,抖擞精神上前去敲开了苏宅的大门。

柴彦简单扼要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并且亮了亮住持方丈的书信。

“你等会儿,我去禀报老爷一声。”

门房说完,苏宅的大门就轻轻关上了,柴彦静静站在外面等候。

不久门房就回来了,他开门招手道:“柴彦是吧,跟我来吧。”

柴彦谢过,跟着门房进入了苏宅。

很快,柴彦在院子里见到了苏家大宅的主人,苏锦寒。

苏大善人个头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年约五十左右,并不是柴彦之前想象的胖人身形。

“苏老爷,您好,我叫柴彦……”说着,柴彦就将推荐信递给了苏锦寒。

在成衣铺买衣裳的时候柴彦就打听过了,苏大善人名叫苏锦寒,是安平县城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与安平寺住持方丈的关系很不错。

苏锦寒认真的阅读完信件后,微微点头道:“既然是方丈推荐担保,你可安心留在苏某这里,至于给你安排个什么差事,容我考虑一晚,明日再决定不迟……”

“谢谢苏老爷。”柴彦连忙道谢。

苏锦寒转脸对门房道:“带他去找管家,给他安排一个住处。”

“是,老爷。”

门房应声后,马上给了柴彦一个“快跟上”的眼色。

晚饭之前,苏府管家给柴彦在下人房安排了一个床位,虽然条件简陋了些,但总算有了一个栖身之所。

吃过晚饭没多久,不少下人们便早早上床睡觉了,柴彦是新来的也不好乱溜达,便只好随了大流。

睡到夜里,柴彦被尿憋给醒了,他穿上衣裳就跑出来找茅厕方便。

柴彦对苏宅的地形不熟,夜里又黑,找着找着柴彦就失去了方向,眼见就要尿在身上了,柴彦只好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舒爽的交了一波“水费”。

尿完以后,找对路回下人房又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正当柴彦摸着黑辨认回去的路时,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上官沛凝的声音:“前面,有血的气味!”

“哎呀妈呀……我说美女,麻烦你出来之前先吱个声好不好?大半夜的这样搞,会吓死人的!”

柴彦被她突然出声吓了一大跳,当下捂着胸口直翻白眼。

“嘁,亏你还是个男人,胆子居然这么小?”上官沛凝不屑道。

“我……”

“……别说话,继续往前走!”上官沛凝根本不给柴彦回嘴的机会。

原本柴彦是想继续往前探索一番的,但听见上官沛凝命令式的口吻后,瞬间便打消了念头,调头往回走去。

“喂,你往哪走呀?本宫让你往前,不是往回!”上官沛凝马上叫了起来。

柴彦不咸不淡的道:“要去你自己去!这三更半夜的,我可不想被人当成小偷……”

上官沛凝气愤道:“废话!本宫若能自己去,还用现身叫你么?”

柴彦忽然停住脚步双手抱胸,一脸玩味的道:“哎哟,原来我这个凡人还挺有用的嘛……”

“柴彦,本宫现在数三个数,若你再不折行回去,本宫便要叫你好看!”上官沛凝强压着怒火道。

“哟呵,听你这意思,是在威胁我罗?”柴彦表情和声音也渐渐冷了下来。

上官沛凝迟疑了一下,冷声回道:“是又如何?”

柴彦嘴角就是一翘,继续往相反的方向迈动了步子。

“一!”上官沛凝开始数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