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盛世安平侯 > 

汝甚吊,家翁知否

第2章 汝甚吊,家翁知否

假小子听见个“猜”字便忍不住了,便小心探出头:“我猜你刚刚进寺,还没来得及剃度,对么?”

可还不等柴彦回答,女公子就用扇骨朝她的脑袋上敲了下去,“咚”的一声响起,看来还不轻。

“我叫你闭嘴,没听见么!”

假小子双手捂着头顶痛处,泪水险些就滑出了眼眶,可怜巴巴的道:“是,小……公子……”

柴彦乐呵呵的看着主仆二人的行为,心里觉得十分有趣。

女公子感觉被白看了笑话,对柴彦脸上的笑意甚是讨厌,她强压着怒气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现在告诉你,刚才落下来的瓦片,不是我们扔的!”

“不是你们?”柴彦将信将疑的看着她。

女公子道:“不管你信是不信,落下来的瓦片确实不是我们扔的,刚才我们在上面,恰好看见有东西落下来,我们担心有人被砸伤,所以才向下面看了看,结果你却……哼!总之,瓦片不是我们扔的,你不要随便冤枉好人!”

柴彦见她说的不像在撒谎,便抬头去看大殿的屋顶,一边看还左右挪着步子调整观察的视角。

果然,大殿屋顶上有不少处琉璃瓦脱落后的缺口。

柴彦暗暗思索,莫非真的是我冤枉了她们两个?

假公子和假小子跟着柴彦一同仰头张望,也看见了大殿屋顶上瓦片脱落的痕迹。

假公子顿时有了证据,叫道:“你瞧吧!我就说不是我们扔的,是瓦片自己掉下来的!”

柴彦只好道:“好吧,这次就算不是你们扔的吧……”

说罢,柴彦就要离开,扔东西这事儿也该到此为止了,他还得回去收拾东西下山呢。

但女公子却不依,她几步就走到了柴彦前面,用折扇拦住人道:“且慢,你不能走!刚才你说什么,就算不是?哼,什么叫就算,原本就不是我们扔的瓦片!”

柴彦不想同她们多做纠缠,便略带敷衍的回道:“好好好,不是你们扔的行了吧,没事赶紧回家去吧……”

女公子忽然趾高气昂的道:“用你说?我们当然要回家,不过离开之前,你必须向我们道歉!”

“呃?”柴彦微微有些诧异。

女公子扬起下巴道:“居然不明白为什么要道歉?你在安平寺里的早课晚课都白做了么?刚才事情的原委你都没有弄明白,就冤枉我们没有公德心!难道不该道歉么?”

柴彦本来见对方是女孩子,又的确是自己误会了,想着好男不跟女斗,不如给女生道个歉算了。

可一看对方眉宇间得意昂扬的不要不要的,仿佛是在说,理在我这边,我要怎么办,就怎么办!

于是乎,柴彦的逆反心理瞬间被激了起来,他忽然露出微笑,并拱手道:“没错,刚才确实是在下冤枉了两位姑娘,若有出言得罪之处,还请两位姑娘宽宏大量,不要介怀!”

说罢,柴彦就用古怪的眼神观察起女公子脸上的表情变化来。

果不其然,女公子被柴彦直言戳穿自己男扮女装的行为给惊住了。

“你……你这疯和尚,在……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女公子顿时失了分寸,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身后的假小子马上拉住女公子的手臂:“不好了,小姐,咱们被他瞧出来了!”

女公子用力甩开她的手,喝道:“闭嘴,尽知道说些废话!”

“小姐,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别跟这疯和尚纠缠了,这事儿要是让老爷知道了的话……可可可就糟了……”假小子再次拉住了小姐的手臂,这次说什么也不让她甩开了。

柴彦心中不悦,老子不过是穿了件僧衣,又没剃度,怎么就成和尚了呢?还疯和尚……

还有,老子有那么像和尚吗?

假小子不停的劝说小姐离去,可女公子却怎么也不愿意,非要叫柴彦向她赔礼道歉才肯罢休。

见主仆二人在眼前拉扯不停,柴彦愈发觉得有趣好笑了。

柴彦忽然双手合十,摆出一副老僧的口吻:“阿弥陀佛,没想到现如今的富家千金都喜欢这种调调,男扮女装的招摇过市真那么刺激吗?唉,传出去成何体统呀?唉,实在是世风日下……啧啧啧……善哉善哉……阿弥陀佛……”

假小子吓了脸都白了:“小姐,我们回去吧!万一真的让老爷知道,可就糟糕了,小姐……”

“你个笨蛋!”女公子一声喝断了假小子,戳着她的脑门道:“我说你就不会用脑子想想吗,他又不认识我们,更不知道我们住哪,爹爹怎么可能会知晓此事呢?”

假小子一想也是,跟这人不过是碰巧撞见的,男扮女装偷溜出来的事断然不可能传到老爷耳朵里去,想到这里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女公子稳住她后正要说话,就见柴彦正盯着自己,笑盈盈的问道:“顾小姐,不知顾老爷最近身体可好呀?”

“啊!”

“呀!”

此话一出,主仆二人同时惊呼了出来。

二人心中巨震,尤其是假小子,更是吓得说话的声音都打颤了:“小……小姐,怎么办……这这这人他……他认识老爷的……”

“你……你……你怎么会……”顾小姐也被吓得不轻,她没想到眼前这个疯和尚,居然会认识爹爹!

柴彦很想大笑出声来,可这个时候必须得憋住端着,要不然露了怯可就不好玩啦。

“顾小姐,你们这个样子出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同顾老爷解释……哎呀,真的是很为难呀……”

“告家长”这招可谓古今通用,顾小姐立刻就乱了阵脚,但表面上还是继续要强:“疯和尚,你……你要是敢多一句嘴,信……信不信我叫人……叫人撕烂你的嘴!”

哟,还敢威胁老子?老子这辈子……不,还要加上上辈子,最没法忍的就是别人威胁自己!

柴彦皮笑肉不笑的晃荡了两下,然后缓缓凑近顾小姐,低声道:“顾小姐,汝甚吊,家翁知否?”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