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拾光里的我们陆珈 > 

巧合

第6章 巧合

陆珈拍了拍手立在收银台前面,一共六百零二块,徐嘉修出了六百,她两块。

便利店出来,陆珈心里无比感激这六百零两块。她其实挺不好意思让徐嘉修一人承担这消夜钱,又不好跟他抢,恰好徐嘉修没有零钱,她眼疾手快地摸出两个钢镚递了出去,不管如何也算是共同分摊了。

山庄夜间的气温有点湿冷,风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吹来,推开门的瞬间就算徐嘉修挡在她前面,她还是被灌了满怀的风。

陆珈用围巾捂着半张脸走在徐嘉修旁边。她倒也不冷,相反脑子想得事情太多,一颗心麻辣麻辣的。

比如徐嘉修还记得那封情书么,比如徐嘉修和杨珊妮真的有过一段?另外还有更要命更刺激的事情,她觉得徐嘉修可能还不知道。

陆珈打算主动说点什么活跃活跃气氛,她和他现在不是花前月下谈恋爱,不需要玩什么无声胜有声的情调。默默想到这,她抬起头看向徐嘉修,嘴巴还没发出第一个音,徐嘉修的手机先响了起来。

徐嘉修停下了脚步,接听了这通来电。

陆珈也停了下来,踌躇地转了转头。她不好先走,也不好表现出一副干等着听别人讲电话的样子,所以她只好看起了风景,夜里的山庄黑漆漆一片自然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不过与人相处常常需要这种显而易见的遮掩,似乎已经成为间接性礼貌的共识。

幸好,徐嘉修没有煲电话粥的习惯,他寥寥交代完便结束了通话,不过依然站着没有动,而是望向她,看人的目光有点注意。

那么迷人的一双眼睛,如果是高中时期的她肯定能脑补出一些粉红和旖旎。

徐嘉修提醒她:“你刚刚要跟我说什么?”

哦,原来这样,其实可以边走边说的。陆珈抬头回视徐嘉修注视,开口叫了徐嘉修一声:“徐总。”

“徐总?”徐嘉修轻轻落落地重复了她的称呼,好看的眉毛微微挑了起来。

很明显,徐嘉修并不知道她即将要说的这件事,所以他才觉得奇怪了,因为哪有同届的老同学之间是用总来称呼的,就算要拍马屁也不是这个拍法吧,太怪异了。

这就是她刚刚陷入百般纠结的原因,陆珈很快解释起来:“我年前向沃亚投了简历,胡经理让我年初十过去上班。”

有些纠结,解释起来其实也就一句话。

“哦。”徐嘉修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然后就没了?那么淡定?陆珈一时也不知道说点什么。

稍久,徐嘉修再次开口,声音清朗沁润:“欢迎。”

还好。陆珈心里顿时浓雾散尽,很快一片云开月明。

“徐嘉修,你有没有感觉很巧啊?我回家翻开沃亚宣传册才知道创始人居然是你呢……”陆珈吁了一口气,语气瞬间轻快了不少。

老同学和老总的尺度如何把握她暂时还没拿捏准确,不过叫完了“徐总”,叫几声名字拉拉关系也是好的,毕竟她也不是那种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呀。

“还真是挺巧的。”徐嘉修接下她的话,把手机放回裤袋,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顿了下,又加上她的名字,“陆珈。”

——还真是挺巧的,陆珈。

陆珈只觉得徐嘉修说话的声音仿佛带着细微的电波进入她耳朵里,显然他表达的意思是:他一点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巧合。

陆珈一声喟然。

可事实,它真的很巧嘛!

——

陆珈参加完婚礼兼同学会回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她立马躺回床上补了一觉。昨晚她的一颗心从婚礼到同学小聚就没消停过,时起时伏就差没飞出去。

陆珈把自己躲进温暖的被窝里,她好好安抚受惊的自己。

昨夜她和徐嘉修将大袋零食拎回来,有无聊的同学特意问起:“嘿嘿,你们俩到底谁请的客?”她正要说是徐嘉修,没想到徐嘉修一点也不想从她这里占便宜,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一起出的钱。”

可是她只出了两块啊……

徐嘉修的话,有人暧昧朝他们笑了笑,也有人理解成他和她平摊费用了,直接帮她声讨起徐嘉修:“哎呦我的班长,您至于么?您还缺这点钱发工资啊!”

“这倒不缺。”徐嘉修直接说。当时她一颗心就扑腾了两下,觉得徐嘉修下一句是:“谁家公司还缺两块钱发工资。”

当然徐嘉修不是她,他很简单地解释了原因:“钱没带够,所以陆珈先出了。”

徐嘉修都这样说这样给她面子,她只能配合地笑了起来:“你们多吃点,别客气,不够我再去买。”话音落下,徐嘉修略略地看向她,眼神清淡。

唔,难道她理解错了?

整个晚上她都是揣着一颗心捱着,终于等到深夜大家都累了,她本以为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手机又响起来,不知道是谁发来一个咧着嘴的笑脸,让她猜猜他是谁……

反正不管是谁,肯定不是徐嘉修。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