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拾光里的我们陆珈 > 

婚宴(上)

第1章 婚宴(上)

《拾光里的我们》

文/随侯珠

陆珈今晚有个婚宴要参加,新娘孟甜甜是她高中好友,此外还是前后桌关系,两人的感情在交换手里的数本阅读杂志后变得亲密无间。当时孟甜甜常买《知音》,她更喜欢《小说月报》,可两个如此爱阅读的孩子并没有在高考作文上得到良好的发挥。高考之后,孟甜甜留在南方读大学;她则是去了北方,分数刚刚够着她的第一志愿,不过不幸被调剂了。

毕业之后,她依旧留在北方;孟甜甜和男友钟进在老家东洲市合开了一家全城最大的情侣火锅店,一路爱情顺利,生意兴隆。一南一北的距离,所幸友谊未曾变质,偶尔聊个天依旧是宜嗔宜喜。孟甜甜一直以火锅店的免费优惠券诱惑她快点滚回东洲,无奈诱惑力不够,直到去年她提前收到了孟甜甜和钟进的婚礼请帖。

孟甜甜和钟进举行的是纯中式婚礼,婚宴场所放弃了东洲市所有的现代化大酒店,选择了东洲太湖山庄一家名为“花好月圆”的宴会厅。太湖山庄本是东洲一处4a级别的旅游景区,位于东洲西城郊外的半山腰,以天然温泉闻名。

孟甜甜的想法很美好,婚宴结束之后一帮同学好友还可以聚在一起泡个温泉打个牌,所以特意提醒她别忘了带上性感的比基尼。

婚宴结束后还有温泉会?陆珈往包里塞了两块布料,她还真是第一次带着游泳衣参加婚礼。

临近傍晚,陆珈收拾整齐要出发时,老陆同志笑眯眯地问她要不要开他的车去,陆珈委婉地拒绝了老陆的好意:“爸,其实我也是一个有点虚荣心的人。”

老陆佯怒笑骂:“我那车怎么你了?它怎么就够不上你的虚荣心了!”

陆珈一点也不客气:“老马三,手动挡,十二年,要不国家取消报废政策早该报废了。”

老陆不能接受:“怎么就报废了,才跑十二万公里呢。”

“行,咱们不报废啊。”陆珈被逗乐了,眉飞眼笑地点点头,随即说,“爸,下次车展我们一块过去挑一挑,您也该换一辆车了,我出钱。”

“换什么换。”老陆眼底是掩饰不了满足,不过嘴里却说,“我不换车,倒是你既然决心回东洲工作也该购辆车了,说说什么车能入得了你陆珈的眼,老爸我出钱。”

“谢主隆恩!”陆珈感谢了一番老陆,突然想起最重要的红包差点忘记了,又回到房间找出准备好的红包,将包里提前取出来的一叠钱再次数了数。

手指飞快。

老陆看着她数钱的动作,点评说:“数得还真快。”

陆珈自夸说:“那是当然,专业的嘛!”

数完了,一共2888。

“嘿,送得不少。”老陆说。

“没事儿,我争取明年就让新娘新郎双倍包回来。”陆珈跟老陆开着玩笑,然后把礼金如数塞进了红包里。

她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差不多要出发了。

老陆还关心着她的交通问题,陆珈换好鞋说:“有个同学顺路载我一块去,方便着呢。”

老陆敏感地问了一句:“男的女的?”

“男的,大帅哥。”陆珈随口说,提着包已经走出门外。

老陆在她后面追问:“当真?”

“不好意思,假的!”陆珈笑着下了楼,愉快的声音顺着拐弯的楼梯间很快消散了;老陆摸了摸鼻子,回过神来趴在扶手旁提醒陆珈下楼慢点,也不知道能不能听见。

很快,一道清清脆脆的回应声从下往上传来:“知道啦!”

哦,还是可以听到的。

——不过知道个屁!

——

陆珈来到约定好的路口等了好一会。老同学还没有到,她不急不躁地立在路旁看着车来车往的大街,怡然自得。

十几分钟之后,她手里已经被塞了好几张传单。就在这时,车喇叭响起,车主连续按了三下。陆珈看向前方停下来的红色小车,车窗落下来,驾驶座里是要跟她一块参加婚礼的老同学杨珊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