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噬心危爱:黎总求放过 > 

谁是你爹地?

第6章 谁是你爹地?

重重一耳光甩的程愫头晕目眩的跌坐在地上,可却还是奋力想要爬向自己的车。

雪儿在黎鄞的手中,很有可能会发生意外,她绝不允许雪儿受到任何伤害!

“老子一家老小马上就饿死了,你居然还开除我,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娘们的心是不是肉长的!”

在周围路人的惊呼声中,壮汉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朝着地上匍匐前进的程愫便要刺去。

程愫惊恐转头,明晃晃的刀尖在夕阳下锋利的刺眼,这一刀下去,她肯定是要皮开肉绽,这条命能不能保住全看天意。

程愫几近绝望的闭上双眼,可片刻后,预料中的疼痛并未传来,反倒是壮汉痛苦的嘶喊声响起。

再度睁眼,壮汉的手腕已被人牢牢扼住,手中的匕首也“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夕阳下深邃的轮廓棱角分明,一如既往的俊朗。

是黎鄞!

望着那高大颀长的身影,恍惚间程愫感觉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一心只有他的男人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将她护在身后。

“你给我松手,关你什么事!”壮汉表情扭曲的大喊着,看着体质平平的男人,力气却大得惊人。

黎鄞斜眼瞥了一眼地上的程愫,随后狠狠甩开壮汉。

“这个女人,你不许动。”

强势的字眼从黎鄞口中说出,分明帝王般不容抗拒,冰冷的拒人千里。

这个世上,只有他才能报复程愫。

“我就是动了你能怎么样!”壮汉目光狠戾,说着就要再次朝程愫冲去。

电光火石间,黎鄞动作敏捷,抬脚在壮汉小腹上踹了一脚,顿时便将他踢开半米远,捂着小腹躺在地上痛哭嚎叫了起来。

此时程愫已被周围的路人扶了起来,双手摔得鲜血淋漓,泥沙掺着血液刺得她伤口火辣辣的作痛。

程愫顾不得疼痛,疯了般一头冲向黎鄞拽着他的衣袖。

“雪儿呢?是不是你把雪儿带走了?”

白皙的面颊上带着鲜红的手掌印,分明楚楚动人的惹人心疼,可黎鄞望向她的眼底却仍是漠不关心的冰冷。

黎鄞轻挑眉头不疾不徐的“嗯”了一声,饶有趣味的看着程愫急切到发疯的模样。

越是看着程愫着急,他心里就越是痛快!

可这终究是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望着程愫眼底氤氲起的泪光,黎鄞心底仍旧不可避免的倏忽作痛,随即迅速闪躲目光,唯恐会被她察觉。

“你把她带到哪了?你把雪儿还给我!”

雪儿,她就这么在乎和顾思辰的孽种吗?

心底的些许疼痛消散,黎鄞嘴角挑起的弧度轻蔑而嘲讽,随后一声不吭转身上了车。

有雪儿在手里,还怕程愫会跑了不成?

果然,程愫慌慌张张一把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恨不得狗皮膏药般黏在他的身上。

黎鄞冷笑一声,“之前跑的奋不顾身,现在又上赶着来找我,你说你是不是犯贱?”

说罢,黎鄞一脚踩下油门。

程愫咬牙不予回应,被汗水沾湿的发丝凌乱的贴在脸颊,一双眼只死盯着外面的街道。

只要雪儿安然无恙,就算承认她是个贱女人又能怎么样!

一路开至一栋别墅门前,黎鄞开门,程愫随即一头冲了进去,只见雪儿正在一间儿童房中玩着玩具,天真洋溢的小脸上挂满了笑容。

“雪儿,看看谁来了?”

面对着雪儿,黎鄞的声音倒是难得温柔。

雪儿转头看见程愫,咯咯笑着朝她跌跌撞撞跑来一头冲进她的怀中,“妈咪!”

雪儿没事…太好了。

程愫忍不住长舒一口气,嘴角这才扯起轻微的笑意,抱着雪儿迟迟舍不得松手。

怀中的雪儿仰头望向黎鄞,“爹地,今天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吗?”

爹地?

圆润的眸中顿时闪现着慌乱,程愫的身体颤了颤,仿佛雷击一般不知所措。

随后一把抓住雪儿的肩膀,脸上的慌乱毫不掩饰,“你乱叫什么?谁是你爹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