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噬心危爱:黎总求放过 > 

陷入危机

第5章 陷入危机

“思辰,黎鄞在这里!”

程愫美艳的面容上满是惶恐,双手紧紧环着雪儿几乎将她勒的窒息。

怀中的雪儿仍像不谙世事的天使般,望着黎鄞只带着甜美的笑容,“妈咪,叔叔不是坏人,你怕什么啊?”

砸门声顿时响起,顾思辰的声音分明带着怒气,“黎鄞,你给我开门,有事冲着我来,别伤害她们。”

一门之隔,黎鄞的嘴角扯出一抹戏谑的冷笑,“你每年都去祭拜何耀文,我还以为你对他有多忠贞,也不过如此。”

对上那双阴鸷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眸子,程愫的身子颤了颤,那句话仿佛魔咒一般刻在她的心上。

自从委身在黎鄞身边的那一天起,她对何耀文的忠贞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吗?

说着,黎鄞回手打开大门,侧身将顾思辰让了进来,眼底满是讥诮,看着顾思辰护住她们母女二人。

“你们没事吧?”

程愫急促着呼吸轻轻摇头,朝顾思辰身后躲了躲目光依旧警惕。

“黎鄞,你发什么疯?”

顾思辰死死护住身后一对母女,望向黎鄞的目光中充斥着熊熊怒火。

雪儿顺势攀上顾思辰的脖子,奶声奶气的笑着:“爸爸,叔叔是好人。”

那声音清脆干净的一尘不染,却让黎鄞心底的怒火愈发茂盛。

看着对面那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模样,黎鄞的心底竟莫名生出了一丝酸意,周身狠戾的气场令空气瞬间粘稠起来。

这个天真可爱的女孩,竟是他五年前的未婚妻,与他最好的兄弟所生,真是可笑!

“我发疯?难道你不该感谢我给你们这个机会,否则你哪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儿?”黎鄞嘲讽地盯着程愫浑身戒备的模样,苦涩无声滑进喉咙,喉结上下滚动。

强忍着身体里的狂躁,黎鄞伸手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雪儿柔软的脸蛋,可雪儿并未察觉到他眼底的锋芒,咯咯笑的银铃般清脆。

黎鄞嘴角的冷笑森然,如万年冰窟般让人通体生寒。

顾思辰警惕地一把推开黎鄞的手护住雪儿,“与你无关,我会保护好我的妻子女儿,你别妄想伤害她们。”

妻子?女儿?

黎鄞冷峻的薄唇微抿,露出一个玩味不明的笑容,“你最好真的能保护好她们。”

留下这样一句危机四伏的话,黎鄞转身离去,别墅里的空气却依旧紧张的令人窒息。

将雪儿送回房间后,程愫的神经依旧紧绷着,坐在沙发上神情木愣。

他真的是黎鄞吗?虽然生着同样的面孔,可他浑身阴翳低沉的气压,分明与她记忆中的明朗温柔的黎鄞大相径庭。

这五年间,黎鄞究竟是怀揣着对她怎样的恨意生存下来的?

“愫愫,黎鄞怎么会出来,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程愫怔然摇头,心底慌乱的不知所措,随后骤然抓住顾思辰的衣袖,明亮的眼底水汪汪的令人心疼。

“不要告诉他,千万不要告诉他雪儿的身世!”

望着那双氤氲着泪光的眸子,顾思辰心尖忍不住一阵柔软,可又莫名的泛起了一丝失落却还是点了点头。

相处五年的时间,程愫却依旧对他如此疏远,仿佛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幼儿园门前。

眼看着一个个小朋友被家长接走,却迟迟不见雪儿的身影,不由得让程愫心里一阵焦急,随即问向了一个老师。

“雪儿早就被她叔叔接走了,我们确认过的。”

叔叔?

雪儿哪有叔叔,除了...她只见过一面的黎鄞!

程愫顿时慌乱不已,匆忙转身想要去找黎鄞,却被一个壮汉拦住了去路。

“程总监,可算让我找到你了。”

程愫对这壮汉有些印象,似乎是公司前段时间辞退的闲散员工。

只是她现在还有要事,“我现在没时间。”

说罢程愫转身便要走,却被壮汉一把扼住手腕,迫使她转身,随即又抡圆了手臂重重甩了一耳光。

“想走?问过我了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