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娱乐圈是我的 > 

欣喜若狂之下思念又煎熬

第6章 欣喜若狂之下思念又煎熬

许摘星对自己的计划非常有信心。

“你是大伯唯一的儿子,他在这世上唯一的牵绊,我爸那个人最重亲情了,你跟他开口,他难道能不借?而且不能借少了,最少都要三百万!”

许延:“……”

许摘星摊手:“反正你不借,这笔钱他也会拿给许志文搞风投,到时候亏得老本都没了,还不如借给你呢。”她越说越觉得能成,“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借给你,是投资!他也占股份有分红的好不好?”

说着,朝许延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哥,考验你能力的时候到了。只要你能让我爸相信你能把公司做起来,他肯定会同意的。”

许延回味了这句话半天,反应过来了:“你的意思是,要是最后你爸不借这笔钱,只能怪我能力不行?”

许摘星:“……我不是这个意思。”

许延转头看了看她床上那一堆数学卷子英语课本:“你真的是个高中生吗?”

许摘星:“……”

屋外传来许母的声音:“摘星,东西收拾好没?准备走了。”

“好了!马上!”她把课本胡乱塞进书包背在身上,拍拍许延的肩:“我也会帮你吹枕边风的,加油啊哥,我在S市等你!”

许延无语地看着她跑出去的背影:“枕边风不是这么用的吧?”

许摘星没回头,朝后挥了挥手。

许父和许延都还要留下来处理老大的身后事,许母带着许摘星坐上了回家的飞机。到S市已经接近凌晨,一到家许母就赶她回房洗澡睡觉,毕竟明天还要上学。

许摘星洗完澡锁上门,把自己这周完全没动过的零花钱放在书桌上,又打开存钱罐掏出几张一百元,凑在一堆数了数。

机票住宿加上饭钱,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父母虽然宠她,要什么买什么,但是零花钱从来不乱给,需要什么都是他们直接买回来。

压岁钱存在妈妈的银行卡,动不了,附属卡她一花钱许父就会收到短信也不能用。她能随意支配的现金,就只有每周的零花钱了。

数来数去,还是差一些。

许摘星不仅懊恼,为什么岑风签的经纪公司不在S市呢。

B市好远啊,机票好贵啊!

突然有种曾经省吃俭用追他活动的感觉呢,(:手动微笑。

这年头连APP都没有,明天凑够了钱,还得去代售点买机票。

周末去B市这件事,是肯定不能让父母知道的。许父许母是很传统的父母类型,虽然对许摘星宠着富养,但也有不能大手大脚花钱,不能铺张浪费,不准夜不归宿的三不规定。

暑假去个夏令营父母都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跟班主任确认,跟带队老师确认,跟夏令营对接老师确认,更别说让她一个人坐飞机去B市。

不过许摘星已经想好了,这周许父还在老家回不来,到时候跟妈妈撒撒娇,就说要去同学家玩,周六先去程佑家打电话汇报证明,再出发去机场,周日下午回,应该不会被发现。

虽然去这一趟,可能并不能见到岑风。

但她已经再等不下去了。

这种感觉像失而复得,欣喜若狂之下,思念又煎熬。

怀着复杂的心情上床睡觉,第二天到学校,许摘星找程佑借钱。

程佑把烤肠叼在嘴里,双手从左右两个校服兜里掏出了一共七块五毛钱,然后一脸郑重地交给许摘星:“我的全部家当,拿去吧!”

许摘星:“……”

程佑奇怪地看着她:“你每周零花钱那么多还不够花吗?”

许摘星还需要她周末帮自己作伪证,隐去岑风的练习生身份,如实跟她说了。程佑惊讶得不行:“你要去B市找岑风?原来他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啊!难怪呢,我说周明昱这两天怎么找不到人。”

许摘星一愣:“这里面又有周明昱什么事?”

程佑叭叭吃完烤肠才开口:“他呀,他这两天都没来学校,领着他那群兄弟,在隔壁一二三四中找岑风呢。说不找到那个插足他旷世奇恋的人誓不罢休。”

许摘星:“?”

这事他妈的怎么还没完!

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发现他对自己这么一往情深啊!

许摘星气了半天,警告程佑:“不准再跟他说有关岑风的任何事!”

程佑赶紧比了个发誓的手势,比完又眼睛发光地凑过来偷摸摸问:“摘星,那个叫岑风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他是不是特别帅?多大了?成绩好不好?”

许摘星嫌弃地推她脑袋:“去去去,大人的事小孩少操心。”

程佑怪不开心地瞪她:“你还比我小半岁呢!”

穷同桌没有钱,好在许摘星平时还有一群关系不错的有钱小姐妹,她借口说想买某某明星新出的专辑海报,小姐妹们都是追星女孩,非常慷慨,每人掏一些,凑够了她需要的数目。

一放学就直奔代售点,买了第二天中午飞B市的机票。

当天晚上,许摘星软磨硬泡了她妈半个小时,许母终于点头同意她去程佑家住一晚。

她跟程佑早就对好了口供,等她第二天早上背着书包到了程家,先用程家的座机给她妈回了个电话,又跟程佑一起背着书包出门,告诉程家父母她们要去图书馆写作业,要晚上才回来。

做完一切准备,两人在街口分手,一个去机场,一个去图书馆。

程佑后知后觉觉得这个计划有点危险,拽着她的手紧张兮兮地交代:“千万要注意安全啊!万一遇到坏人你就喊救命知道吗?听说B市治安很好警察叔叔很多,你不要怕!”

许摘星点点头,钻进出租车。

程佑巴巴地看着她,看样子快哭了:“摘星!你千万不要出事啊!你要出事了,我就是从犯啊呜呜呜……”

许摘星从车窗伸出手,比了个OK,然后被出租车风驰电掣地拉走了。

一路顺利登上飞机,空姐得知这趟航班有个未成年的青少年,还来重点关照了几次,下飞机时还派人把许摘星送到出口。

许摘星指着远处厕所门口打电话的中年女人:“那就是我姑姑,谢谢姐姐,姐姐再见!”

然后背着书包撒腿跑了。

考上大学之后她一直生活在B市,对这里很熟悉,熟门熟路地去坐地铁。

岑风签约的经纪公司叫中天娱乐,是圈内老牌的经纪公司,旗下出过影帝,也推过几个家喻户晓的女明星。但近几年有些式微,制作的几部电视剧都没什么水花。

中天的老板还是很有前瞻性,当即推出了练习生计划,打算紧跟韩流造星,于是中天娱乐成立了练习生分部。

中天娱乐的大楼在市中心,但练习生分部在郊区,跟公司签约的艺人都是区分开的。

毕竟国内现在并不流行练习生,中天也还在摸索中,主要投资依旧用在传统项目上,练习生项目还有待观察。

S—Star火了之后,中天出过一个纪录片,展示成员在出道前的训练教室和团体宿舍,目的是告诉观众练习生出道不易,大家且追且珍惜。

后来不少粉丝去大楼宿舍外面朝圣。

这是哥哥曾经努力练习挥汗如雨的地方呢。

许摘星也去过,知道位置在哪。

到达目的时,临近傍晚。这个季节的B市气温已经很低,许摘星捂紧自己的外套背着书包瑟瑟发抖,在训练大楼下停住了脚步。

风筝们(岑风的粉丝名)都知道,自家爱豆当练习生那会儿非常努力,练舞练出一身伤,经常顾不上吃饭,每天训练去的最早走的最晚,团综时队友也说过,那会儿都是岑风在保管训练室的钥匙。

这样努力的人,明明是团内实力最强的一个,却成了最不火的一个。

他那时候付出了全部,一定没有想到,将来会是那样的结局。

许摘星仰头看着阴云之下耸立的高楼,看着看着,又想哭了。

一阵寒风吹过,把她眼泪给冻了回去。

许摘星拿出手机看了看,这个时间,岑风应该还在教室训练,她就在这再等几个小时,等天黑了,应该就能等到他出来了。

她四处看看,到大门右边的石台坐下,拿出老师布置的卷子,一边写作业一边等。

几个小时后,天已经黑透,进进出出不少人,许摘星甚至看到了后来S—Star的成员,但始终不见岑风。

保安来锁门,看着她问:“小姑娘,你坐这干嘛呢?”

许摘星捶捶发麻的腿:“叔叔我等人。”

保安一边锁门一边说:“天都黑了,在这多不安全啊,赶紧回去吧。”

许摘星赶紧抱着书包跑过去:“叔叔,这里面没人了吗?”

保安锁好门,检查了一下:“早没人了,都下班了。”

“那……那练习生们呢,也都回去了?”

保安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知道的还挺多,看了她两眼:“早走完了,你等的是我们公司的练习生?”

许摘星愣了下,摇摇头:“不是,谢谢叔叔,叔叔再见。”

她背好书包,一瘸一拐地往附近的酒店走。走到一半,终究不死心,又掉头往练习生宿舍去。

明天就要回去了,她只有今晚和明早的时间,万一明早再错过,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宿舍就在公司大楼后面,隔着一条街的距离。

这地方不能随便进,她在大门外的路灯下顿足,想了想,把书包取下来垫屁股,试了试软硬,抱着再等两个小时的想法,刚一坐下,晦暗的大门口走出一个人来。

他穿了件黑色连帽卫衣,运动裤,高高瘦瘦,背着把吉他,双手插在裤兜,微垂着头,碎发扫在眼睑,鼻梁处阴影一片。

许摘星才刚坐下,根本没反应过来,就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那个人一脸漠然从自己旁边走了过去。

冷风中有淡淡烟草味,扫过她鼻尖,一瞬而过。

她呼吸静止,声音卡在嗓子眼,像被定了身,一动不动盯着那个越走越远的背影。

脑子里山崩地裂,摧枯拉朽,而后轰然一声,炸成了空白。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