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娱乐圈是我的 > 

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第5章 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许延发现自己对这个小堂妹的解析还是太浅显了。

他对许家亲戚这边的情况了解不多,只偶尔从他妈口中听到几句,说起三叔家这个女儿,用的都是天真娇气这些小公主词汇。

刚才伶牙俐齿地怼人,从容不迫地救火已经令他刮目相看,现在听她坦然自如地问出这句话,眼底那点戏谑都没了,兴趣盎然地盯着她。

许摘星被他盯得不自在,拨了拨刘海,但语气还是镇静:“如果你要留在国外当我没问,但如果你有回国的打算。你也知道,国内现在正处于新旧媒体交替的关键期,对行业的冲击很大,加之传媒的广泛性,工作岗位虽然多,但起步晚,起点低,很难熬出头。”

她顿了顿,唇角弯起来,笑得特别乖:“与其去适应它,不如去引领它,你觉得呢?”

许延笑意愈深:“接着说。”

许摘星对这方面的了解全部来自最近恶补搜集的资料,要真让她跟这个专业出身的大堂哥说道,估计很快就会露馅。

她开门见山:“我想和你一起搞一个娱乐公司,我资金入股你技术入股,我上学这几年你负责运营,等我毕业后再和你一起经管,有没有兴趣?”

许延不可思议地挑了下眉,似乎没想到她最终的目的是这个。他笑了一下:“你资金入股?你哪来的钱?”

许摘星义正言辞:“我是没钱,可我爸有钱啊。”

许延笑:“三叔会放心把钱交给你这个……还没成年的小朋友?”

许摘星认真地看着他:“所以我需要跟你合作。”

那样严肃诚挚的眼神,许延意识到这个小堂妹的确不是在开玩笑。本来以为这一趟回国注定不愉快,没想到会让他遇到个这么好玩的事。

许延今后的成就那么杰出,跟他从不戴有色眼镜看人,能抓住每次机会有很大的关系。

他往身后石磨上一坐,摸了摸口袋,似乎想抽烟,又想起眼前的小堂妹还没成年,伸出手:“你刚才给他们的巧克力还有没有?给我一个。”

许摘星掏出兜里最后一块巧克力递给他。

许延剥开锡纸,咬了一口:“我不轻易跟人合作,说说你有什么值得我入股的优势。”

许摘星想了想,问了句无关的话:“堂哥你追星吗?”

许延摇头:“不追,我比较喜欢足球。”

“巴萨还是皇马?难道是国足?”

许延没忍住笑出来,手指敲了下她额头:“说你自己事,追星怎么样?不追星又怎么样?”

许摘星回转正题:“如果你追星就会知道,如今韩流对国内的娱乐圈冲击很大,我班上那些同学的偶像全都是韩流明星。H国的娱乐圈已经非常成熟,他们造星的手段也很厉害,同等的还有R国,但他们大势盛行的练习生模式,如今在国内却很少有公司使用。”

许延吃巧克力的动作慢下来。

许摘星继续道:“流量这个词现在说起来大家可能觉得陌生,但我相信在未来几年,它势必成为娱乐圈的主力。而爱豆模式,也一定会在国内流行起来,毕竟,我们国内好看的小哥哥不比任何国家少。”

她加重语气:“一旦这种模式流行开来,娱乐圈的发展势必再上一阶段。现在正是新媒体急速发展的关键时候,新媒体与今后的娱乐圈联系紧密,到时候谁掌握了流量和资本,谁就掌握了市场。”

许延算是理解她的想法了:“说了半天,你就是想做一个造星的经纪公司。”

许摘星否定他:“不止!不仅造星,综艺影视音乐甚至小说ip都是重中之重。”

“小说IP?”

一不小心蹦出来个未来流行词,许摘星拍了下嘴,一脸严肃道:“反正意思就是,我们要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许延差点没绷住笑了,吃完巧克力后掸了掸手:“所以,你的优势是?”

已近黄昏,橘色云霞层层叠叠铺开,压在树梢。

许摘星看了眼辽远天空,脑子里走马观花闪过曾经那些记忆。她收回视线:“我的前瞻性。”

我的优势,就是我的前瞻性。

许延一言难尽看着这个小堂妹。

这趟回国之旅真是……

太惊喜了。

他完全明白她的优势在哪里,对于本来就打算进入娱乐圈工作的许延来说,他对这个圈子的研究并不少。

她说的那些,是真正符合流行趋势的将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还没成年的小堂妹会有如此厉害的全局观和前瞻性,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找上了自己。

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但许延还是忍不住逗她几句:“为什么找我?”

小姑娘眨眨眼,明眸皓齿的脸上终于又有了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笑容:“因为大堂哥你最厉害啦!”她握拳表忠心:“我最相信你了!”

许延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不远处有亲戚跑过来喊他:“许延,过来看一下明天出殡的安排。”

他从石磨跳下来,把巧克力锡纸塞到许摘星手里:“我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

话是这么说,许摘星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到答案了。

她开心地挥挥手:“堂哥再见,等你好消息哟。”等许延走远了,她看着他的背影怅然地叹了声气,转而又握拳。

关键人物已经搞定了,接下来的计划也一定会顺利。

哥哥,等着我,这一次,奋不顾身也会保护好你!

丧礼流程繁琐,还要招呼亲朋好友,大人们忙得脚不沾地,许摘星成功完成计划第一步,心情大好,回房间把剩下的几张卷子都写了。

吃完晚饭正准备上楼,从堂屋经过时听见里面在吵架。

她想到什么,悄悄走过去,扒着窗台往里看。

说是吵架,其实是许家亲戚单方面对许延进行言语攻击和道德绑架,许延坐在椅子上一声没坑,神情讥诮。

正在说话的是许家四姑:“当年修这两栋房子,要是没有我们这些老家的亲戚帮衬,靠你爸一个人哪里修得起来哦。这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得亏我们打理着,前两年楼顶漏水,墙差点塌了,也是我跟你姑父带着人来安的棚。哎哟,那大热天的,晒得你姑父回去就中暑了。”

另一边也接话:“你爸这几年在省城打工,这家里的田啊地啊还不是我们种着。当年老爷子发了话把这块地留给许家长子,许延啊,不是我说,你现在除了姓许,哪里看得上还跟我们这些穷亲戚哟。”

话里话外,都在说他早就跟许家没关系了,没资格沾染许家的东西。

其实许延压根没打算争。他人在国外,今后也打算在首都发展,千里之外老家的几栋房子几块地,他看不上眼。

可被这群人防贼防狼一样围着,讥诮之下也有愤怒,偏不想遂了他们的愿。

等他们停下来才慢条斯理道:“我爸没有妻儿,按照法律,我是他遗产的唯一继承人。这不是属不属于我的问题,是我想不想要的问题。”

一群人一听,你这不就是分遗产的意思?顿时急了。

脾气不好的直接吼出声:“什么属于你?你妈二十几年前就跟人跑了,许家的东西没一样是属于你的!”

“这么多年没回来看过你爸一眼,连他生病这大半年都是我们在照顾,现在跑回来争遗产?你算什么东西!我看你要脸趁早滚回美国!”

话越说越难听,许延脸色也越来越沉,正要反击,窗口突然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你们吵架做什么呀?扯不清楚的事情直接报警就行啦,警察叔叔最公正,让他们来处理呀。”

众人回头一看,许摘星双手撑着窗台,探着半个身子,脸上的笑要多烂漫有多烂漫。

报什么警?警察都依法办事,那还让他们怎么抢本来就不属于他们的东西?

许摘星麻溜地摸出自己兜里的滑盖手机:“我帮你们报11!”

这还得了,众人一哄而上去阻止她:“你这孩子!报什么11,自家的事要外人插手做什么!”

许摘星看着说话那人,奇怪道:“咦?你刚才不还说许延哥哥不是我们许家的人吗?怎么又变成自家的事啦?”

那人脸一阵红一阵黑,许家四姑赶紧道:“摘星啊,这都是大人的事,小孩别瞎掺和,你爸妈呢,快找你爸妈去!”

要是旁的小孩,早就被打走了,但许摘星嘛,小公主得哄着。

刚问她爸妈,她爸就来了。许父刚跟阴阳先生看完地回来,见这么多人都在这,好奇地走过来问:“怎么了?”

许摘星抢答道:“爸,他们说许延哥哥不是许家人,让他滚回美国去。”

许父顿时沉下脸,怒道:“大哥还没入土,你们就合起伙来欺负他唯一的儿子?像话吗!都给我散了!以后谁再提这话,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许父排行老三,现在老大走了,除了老二,就他最大。再加上他生意做得大,这些年许家亲戚哪个没受过他的帮村恩惠,威信也重。

一听他发话,都不敢再说,纷纷散了。

许父走过去,拍了拍许延的肩膀,沉声道:“有三叔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许延笑了下:“不会,谢谢三叔。”

许父又安抚了几句才转身,瞪着还坐在窗台上的许摘星:“你这丫头,哪儿都有你!还不回房去?你妈到处找你!”

许摘星吐了下舌头,掉头跑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葬礼正常进行,到下午才彻底结束。许摘星还要赶回去上学,许父给她订了傍晚的机票。

正在房间收拾书包,许延敲门走进来。

许摘星兴高采烈地蹦过去:“哥!”

许延斜眼看她:“你得寸进尺得还挺快。”

许摘星:“哎呀,我们现在是盟友嘛,叫亲近一点对于维护我们的盟友关系有好处。”

许延忍不住笑了,觉得这个小堂妹真是个宝藏:“谁跟你盟友?我还没同意。”

许摘星可怜兮兮去拽他袖子:“别啊哥。”

许延绷着脸:“你说的合作,基于资金到手的前提。没有钱一切都白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你需要我配合的计划是什么?怎么让你爸出这笔钱?”

许摘星高兴地说:“这个简单!你去跟我爸借钱,说你要创业!”

许延:“?”

你说了那么多,最后要我去借钱?

就这你也敢说你资金入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