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娱乐圈是我的 > 

金牌经纪人

第4章 金牌经纪人

许摘星气势汹汹去找周明昱,最后在高三年级楼找到人。

多年不见,自己记忆中形象早就模糊的初恋,终于跟眼前这个流里流气的少年对应起来。

自己当年眼光这么差的吗!这个一脸老子天下最帅的自恋狂神经病,完全不是自己的理想型啊!

眼见他牛皮哄哄地要踹教室门,许摘星吼他:“周明昱,你要干什么!”

周明昱一见她来了,五官都气扭曲了:“好啊许摘星,我找你你就躲着我,我一找那个叫岑风的狗东西你就出现了?”

许摘星差点气疯了:“你骂谁狗东西!你骂谁!我杀了你!”

紧跟着跑上来的程佑:“……”

早自习铃及时响起,程佑赶紧拖着要跟周明宇拼了的许摘星往下走,“上课了上课了,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啊!”

许摘星深吸两口气也冷静下来了。

自己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幼稚到跟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一般见识!果然一到岑风就是她的死穴。算了算了,懒得管他。

她瞪了周明昱一眼:“高中生要以学习为主,别一天到晚搞些有的没的,再乱来我告诉你班主任!”

周明昱:“?”

回到教室,许摘星继续背自己的文言文,程佑拿书挡着脸,满眼惊叹地打量自己这个同桌。

那个叫岑风的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让她这个一向不喜欢跟人吵架的同桌差点跟人干架?有机会一定要让摘星带她去见见!

经过早上那一幕,接下来几天周明昱都没再来找她了,估计是小男生的面子受损,兴许过段时间就会换人追了。

许摘星解决了自己当年的孽缘,将全部精力都投在整理资料上。因为再过一天,就是她第一个大计划实施的时候了。

当晚,许摘星还在房间写英语卷子,许母接了个电话后神情悲伤地走上楼来,跟她说:“摘星,你大伯走了。”

许家大伯,许父的大哥,因肺癌晚期已经在医院化疗了大半年,于今晚病逝。许摘星记得当年去参加大伯的葬礼,看见棺材里的人被恶疾折腾得只剩下一把皮包骨。当时许家亲戚都说,走了也是种解脱,他太疼了。

这件事许摘星无能为力,就算早有心理准备,此时听到母亲说出口,还是忍不住难过。

许母叹了口气:“你爸今晚赶飞机回来,明天一早咱们要回老家,一会儿我给你老师请个假。”

许摘星点点头。

许母边叹气边转身出去了:“你小时候大伯对你挺好的,总给你买糖呢。”

许摘星本来还想把剩下的英语卷子写完,但心里乱糟糟的,一面难过大伯的过世,一面想到自己要趁这件事实行大计划,试了几次都看不进去题,最后还是算了,收起卷子拿出了自己的新人生计划本。

翻到第三页,上面写了一个名字:许延。

许延,大伯的儿子,后来娱乐圈里非常著名的经纪人,带一个火一个的那种。

许家大哥很早就跟发妻离婚,五岁大的许延判给了母亲,跟随母亲出国,这么多年从未与许家有过联系。

许摘星只知道,大伯这大半年化疗的费用基本都是许延那边出的,但是人在国外没回来过。上一世,许延在大伯过世后才回国,参加了丧礼。

但是在丧礼上跟许家这边的亲戚闹得非常不愉快,大伯离婚后又再婚了两次,最后都离了,除了许延没有留下一儿半女,现在人不在了,留下了老家的一块地基和两栋房子。

当年许摘星还小,性子爱玩又天真,根本听不懂大人之间的争论,跟着乡下几个小堂弟小堂妹上山爬树摘花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现在想想,应该就是为了那份遗产。

丧礼之后,许摘星再也没见过许延,以前的联系本来就少,现在就更没有了。直到许母过世,许父瘫痪,许摘星负重前行时,收到过两次许延的电话。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找她要银行卡号,要打钱给她。

那时候许摘星刚跟许家亲戚断绝了往来,恨极了这群虚伪冷血的亲戚,连带许延也一起拒绝了。

许延没再打过电话,不过后来许摘星的银行卡里还是多了两笔国际汇款。她记下数字,写了欠条,发誓将来要还给对方。

直到她开始追岑风,了解了娱乐圈后,才知道这位堂哥在圈内是多么了不起的存在。

她感念他当年的恩情,一直默默关注,遇到堂哥手下的艺人出现了什么风波,还会帮着带带节奏控控评。

是那时的她唯一能为堂哥做的事了。

不久前她还在营销号爆料那里看到说许延有独立出来自己做经纪公司的想法,但还不知道后文,她就重生了。

现在这个时间节点,许延是她计划里最重要的一步。

虽然已经有了计划,但她两世从未跟许延有过接触,到时候能否顺利,还是个未知数。

满心怅然上床睡觉的许摘星,第二天一大早就被许母叫起来,收拾了行礼和作业,坐飞机回老家。

许家老家在南方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城市,发展虽然不怎么样,但环境空气好,小时候爷爷奶奶在世时,每年寒暑假父母都会带她回来。

阔别多年,小城风貌依旧,老家火葬还没推行,这次丧礼也是走土葬流程,许摘星一家到的时候,大伯的遗体已经从省城医院送回来了,灵堂就设在他自修的两层楼房外边儿。

许家亲戚七七八八都到了,许父一来,不少亲戚都围过来嘘寒问暖,要不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两父女还都不知道亲情可以冷漠到什么程度。

丧礼事情多又杂,大伯没有妻儿,主心骨就落在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身上。许父许母放下行李就去忙了,许摘星在安排的房间收拾好行李,又去灵堂前给大伯磕头烧了香。

按照她的记忆,许延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可是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人。

溜来溜去,没找到许延,倒是遇到了她那个败家子二堂哥,许志文的儿子许朝阳。

许朝阳在B市一所塞钱进的大学读大一,许家的小一辈年龄都还小,除了许延,最大的许摘星这时候也才高一。许朝阳是继他爹之后,许家第二个大学生。

在普遍没上过学的家族中,牛批得不行。

此刻的许朝阳夹着一根烟,依着草垛,在一众乡下亲戚中,满身的优越感。几个小堂弟小堂妹听他在那吹B市有多么好多么繁华,一脸的羡慕。

许摘星掉头就想走,小堂妹看到她,开心地喊:“摘星姐姐,你也回来啦。”

父母之过不殃及孩子,许摘星虽然厌恶许家亲戚,但对这些小孩没有多少恶意,转身笑道:“嗯啦。”

她看了眼许朝阳,从口袋里摸出几块许父昨晚从B市带回来的巧克力,朝小堂妹小堂弟招手:“来,给你们带了巧克力。”

几个孩子都开心地跑过来。

许朝阳在许摘星面前倒是有些收敛,估计他爹跟他打过招呼,笑吟吟的:“摘星,听我爸说你考上重点高中了?挺能耐啊,好好学习,争取考到B市来,到时候哥罩着你。”

许摘星眼皮都没抬一下,问小堂妹:“好吃不?”

许朝阳有点难堪,没再跟她说话,转头跟几个他同岁的亲戚聊天。

其中一个说:“你大伯的儿子回来了,你见到没?听说他从小在国外长大的,你大伯的医药费都是他出的,真有钱。”

说到许延,大家都是一副羡慕的语气。

毕竟对从小在城镇长大的他们来说,出国生活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许朝阳吐了个烟圈,冷笑一声:“他有什么本事赚钱,还不都是他那个嫁给外国人的妈的。用后爹的钱给亲爹治病,呵呵,不知道他后爹知道了还要不要他娘俩。”

另一个说:“许延也工作了吧,不知道在哪上班,待遇怎么样。”

许朝阳不待见他们用那样崇拜的语气提许延,把烟头一扔:“他读的那传媒专业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去国企扫厕所人家都不要。”

周围人都笑。

许摘星分完巧克力,拍拍手,大声道:“朝阳堂哥,别光聊许延哥哥啊,也说说你自己呗,你读的什么专业啊?”

许朝阳一愣,下意识道:“我读的金融。”

许摘星一脸惊讶,语气都上挑几分:“什么?居然是金融?我还以为你读的是长舌妇专业呢。”

她感慨地看着他:“我还想着你学的可真好,跟我们小区公园里那群纳鞋垫的阿姨们简直一模一样!”

许朝阳这才反应过来这丫头在讽刺他:“你……”

许摘星烂漫一笑打断他的话,“原来是自学成才呀。”

许朝阳气得七窍生烟,被周围亲戚看了笑话,都顾不上他爹的交代了,上前就想收拾这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

后边那个吃巧克力的小堂妹突然指着他身后尖叫:“着火啦!”

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吵架的两个人身上,哪注意到后边的草垛子。此时回头一看,才发现起了明火。

这草垛子是镇上人收了玉米后晒干秸秆堆起来的垛子,又干又易燃,眨眼之间火苗就窜大,一时间浓烟滚滚。

一群人惊慌失措,其中岁数最大的许朝阳跑得最快,一溜烟躲到后屋里去了。许摘星想到他刚才随手扔的那个烟头,简直要气死了。

这地方在后院,大人们都在前面忙,她拉住身后两个慌张的小堂妹:“快去找你们爸妈,说朝阳堂哥乱扔烟头把草垛子烧了!”

话落,视线在周围一扫,看到院墙角有一圈沾满了泥土的软水管,应该是平时拿来给农田灌水的,赶紧跑了过去。

好在后院筑有洗衣槽,许摘星用水软管接上水龙头,刚刚拧开开关准备去拿另一头,后面已经有人俯身拿起水管跑过去了。

草垛子四周没有可燃物,燃得快也熄得快,等大人们听说着火慌忙抱着水盆水桶跑过来时,火已经熄了。

大家一时有点愣。

许父许母反应过来,把盆子一扔,赶紧过去搂着许摘星:“烧着没?啊?烧着哪儿没?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跑啊!还有许延你也是!没事吧?”

许延笑着摇摇头。

许摘星蹭了蹭手上的水,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气鼓鼓道:“跑了谁灭火啊,烧到房子怎么办!二堂哥跑得比兔子还快,要不是大堂哥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刚才被许摘星赶回去喊人的两个小堂妹已经哭着把“朝阳堂哥乱扔烟头烧了草垛子”的话传得人尽皆知了。

一众亲戚东看西看,议论纷纷。

许志文把躲在后屋的许朝阳拽出来,狠狠一巴掌打在他头上:“你一天天好的不学,学抽烟!还烧了草垛,老子打死你!”

成年人奉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都劝:“算了算了,没出事就好。”

又夸许摘星:“老三家这闺女教得太好了,就这临危不乱的稳重劲儿,长大了肯定了不起!”

许摘星露出了腼腆的笑。

没出大事,前面丧礼还忙,大人们把各自的孩子都警告了一遍,又回去忙了,许朝阳也灰溜溜地走了。

许延把水管卷起来收好,正要离开,打发了几个小堂妹小堂弟的许摘星追了上来,喊他:“许延哥哥。”

许延回过身来,狭长的眼角微微上挑,看着是在笑,但有种距离感。

许摘星朝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许延哥哥,我叫许摘星,你没见过我吧?你出国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许延若有所思:“是没见过。”

许摘星眨巴眨巴眼睛:“听说你大学是读传媒专业的,我以后也想学这个,你能跟我讲讲吗?”

许延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想说什么直说吧,我不是许朝阳。”

我不是许朝阳,你也别在我面前装。

后来能成为圈内的金牌经纪人,眼光必然毒辣。许摘星知道自己民间奥斯卡级别的表演已经被看透了,听他这么说,反倒松了一口气。

谁乐意装啊,还不是为了贴合高中生的人设。

她耸了下肩,大方地笑起来:“堂哥,听说你刚研究生毕业,现在国内工作不好找,有没有创业的想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