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零灵城的小无赖 > 

安息

第3章 安息

在跟归海千达成协议后,王妈妈第二天便在胧月楼前挂了巨大的横幅:“明晚胧月楼花魁:承欢,一眼万年终身误。”

她还打点了许多拖儿去坊间游说,见人便说这花魁是全长安最美的女子,是以当日,花魁承欢之名便传遍了大街小巷。

首秀当日,胧月楼外万人空巷,胧月楼内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更有不少达官贵人悄悄从后门进了这胧月楼,二楼雅间第一次出现客满,不少贵人被迫去了次等座,大家都想看看这传闻中的长安第一美人究竟有多美。

“承欢姑娘,还不能登台吗?外面都快吵翻了,妈妈我快控制不住了。”王妈妈一脸着急,谁也不知道这位祖宗的意思。

“找两个擅长艳舞的人先去表演”。归海千坐在软榻上,悠哉的喝着茶水,一点也不着急。

“为何?”

“没有对比,哪里来的好坏”。

王妈妈一听,这主意甚好,便找了两个跳的中规中矩的女子上去跳了一曲艳舞,曲毕,台下再次乱成了一锅粥。

“第一美人呢?怎么还不出来啊”。

“不会是逗我我们玩的吧,根本没有什么第一美人”。

瞬间,台下七嘴八舌的附和着,“就是就是…”

王妈妈见状,赶紧上台缓和气氛,“大伙儿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美人有的有的…”

话未说完,台下再次喧嚣了起来,“那让人赶紧出来啊”。

场面霎时间难以控制,突然一丫鬟小跑上台,跟王妈妈耳语几句,只见王妈妈含笑挥手,“各位爷,美人来啦”!

话音刚落,红色玫瑰花瓣从天而降,飘向全场,花瓣中,一美人坐着玫瑰花装饰的秋千,美人一身红色紧身舞裙,纤细长腿令人遐想,一双玉足小巧玲珑,面戴红纱,长发弯曲随意散下,银丝水晶额饰闪闪发光,一双黑眸如浩瀚星辰般神秘,台下静的时候没有一丝声响,所有人都被台上吸引目光。

归海千走下秋千,背对台下,红唇轻起:“哈~啊~哈,哈~啊~哈,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她随歌而舞,或掩面轻旋,或垫脚长跳,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颠倒众生。

二楼的人也全然不顾面子出来观看,只剩两间门前轻纱还未动过。

歌停舞止,舞台突降大幕,切断了一切视线,众人写才反应过来了,“美人美人”“我要承欢,啊,我要她”。

王妈妈见状便上台主持,“各位各位,老规矩,价高者得,承欢姑娘起价,一万两”。这价格一出,台下顿时沸腾,但长安城最不缺的便是有钱人,也有不少人愿意倾家荡产就为了这一次,“二十五万两一次,二十五万两两次,二十五万两…”

“三十万两”一阵低沉声音从二楼传来,“黄金”。

“什么?三十万两黄金。”王妈妈顿时晕了过去,气氛开始嘈杂起来,看来这人很有来头啊。

王妈妈被身旁丫头扶着站起,用颤抖的声音高喊“三十万两黄金一次,三十万两黄金两次,三十万两黄金三次,成交,今夜,承欢姑娘属于天字号房贵客”。

地字号房内,“公子,这人还真是舍得,三十万两黄金普通人要几辈子才能得到啊”。

“呵,钱财哪里比得上美人”,江沧浪抿茶一笑。

“那公子您就不想要这美人?”

“美人虽美,也不过是红尘之物,若是与天仙相比,只有俗不可耐。”

说罢,他放下茶杯,转身离开。

此时的归海千正襟危坐的在云阁等着她的第一位客人,门外脚步声传来,房门轻开,隔着屏风,一黑色人影缓缓步入。

归海千睁眼,这个味道是?

徐行,她眼角扯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真是送上门的羔羊。

归海千收笑站起,换上魅惑笑容,走出屏风,坐在徐行身边。

他戴着银色面具,眼神犀利的盯着她,让她心里有点发毛,但也很快就转换了情绪。

“小女子承欢,年芳十六,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等了半天,见这个男人还是一脸冷漠,一句话也不说。

“小女子因为父母生病,家里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家里没有钱医治,只好被迫卖身这胧月楼。”归海千说着说着留下两行清泪。

这人竟然还不看她。

“公子可能不爱说话,承欢还会弹琴,不如给公子弹奏一曲可好?公子想听风雅的?还是民间的?”徐行还是面无表情,仍旧不看她,气氛略微有些尴尬。

“公子为承欢豪掷千金,承欢真是倍感荣幸”,她一边说一边倒了一杯酒递给徐行,“特意为公子略备薄酒,表示承欢的感激之情,公子请”。

徐行看着面前的酒杯,伸手接过,指尖相触刹那,归海千顺势抓住他的手,坐在他怀里,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归海千故意靠近他耳朵,轻轻呼气,带向他的脖颈,用魅惑声音说道:“不知公子可有经验,若有,甚好,若没有,承欢可以教公子。”

徐行没有意识到这女子会做出如此举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又听到这么些这话,顿时心里一紧,感受到了身上坐着的柔软,一股燥热袭来,他赶忙推开归海千站起,一把撤下她的面纱,手指勾起下把,左右摆动,细细看了她的脸,便夺门而出,留下归海千一人。

见公子出来,徐行贴身侍卫魁青赶紧跟上,“公子如何?”

“不是她。”

徐行沉闷着说了一声,脚步却越走越快,魁青注意到主子异样,不敢多说什么,转身跟上。

屋子里随着徐行的开门,一股凉意进来,干燥空气瞬间湿润了几分。

归海千没有太过关心徐行的样子,飞快的跑到床上躺下,“啊,好饱啊。”

徐行的味道好香,刚刚吸收了好多权欲,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灼热~欲望,归海千不怀好意的笑着,这些力量够她用上一段时间了。

这天晚上,她终于睡了一个不用饿肚子的觉。

一转眼,距离恩科考试还有半月,长安城郊外深夜,两三人正在河边沉睡,这一行人正是进京赶考的莫清,身边小侍已经睡沉,只有莫清还借着火光翻着手里书籍。

“莫清~”一声诡异的女生来。

“谁?”

莫清起身,惊恐的望向四周,这样的声音在这幽黑昏暗的显得着实可怕,“莫清,我要借你身份一用,作为报酬,我可以让你的下一世富贵平安。”

“我不信人,更不信鬼。”

话刚说完,他顿时觉得喉咙被一双手掐住,但眼前却空无一人,任凭他如何用尽力气拍打,也扯不开那看不见的手。

“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只是为了可以让你安息,你的母亲在下面很想你,你在翼洲的仇我来报”。

声音说完,莫清感觉喉咙松开,大口的新鲜空气进入,一个药瓶落在脚边,他弯腰缓缓捡起。

“我要杀死我母亲的凶手永世不得超生,我要那个男人不得好死。我恨他们,恨那个家,你,可以办到吗?”

“可以”。

一阵凉风吹过,莫清看着手中的瓶子,两个小侍还是熟睡,他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既然有人愿意替他冒险,他何不放过他自己,死是他从来不怕的东西,因为那里有他的母亲在等着他。

莫清轻靠着树坐下,倒出瓶中的毒药放在嘴里,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他生活的世界,对他一点都不公平的世界,讽刺一笑,闭上了眼睛。

归海千走到莫清身边,双手合十,一道符咒印入莫清眉心。

“这是佛道恩符,这一世,辛苦了,下辈子,你会有个幸福的家庭。”

说完,莫清的身体化为金色颗粒,归海千收起,走到江边,挥手一撒,金色颗粒随风沉入江中,逐渐消失与江水融为一体。

归海千转身看着两个小侍仍在熟睡,灵力一挥,变成了莫清的样子,她轻轻走到莫清原来的位置,拿起书本,靠着柳树,一会便睡着了。

刚才施展幻术耗费了太多灵力,加上借助佛莲灯给莫清下符,身体顿时支撑不住,果然,现在的她还是太弱了。

第二天一早,归海千和两个小侍便早早赶路,他们本就是临时排个少爷做书童的,对莫清根本不了解多少,自然也发现不了身旁的主子早就换了个人。

归海千跟在后边晃晃悠悠的走着。

“香喷喷的小羔羊,我来了”。

过了三天,终于快到长安城了,归海千伸伸懒腰。

“公子,先喝点水吧,这天气阴沉沉的,快下雨了,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避雨啊!”

归海千拿起水壶,故意学着男人的样子,霸气的喝了一大口水。

“行,我们先赶紧赶路,看看前面有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

一行人赶着马车走了大概二三里路,远远的便看见前面有灯光。

“公子,前面有家客栈。”

“走”。归海千拉开车帘望了一眼。

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归海千他们前脚刚进客栈,后脚天上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见有客人来,店小二赶紧迎了上去。

“呦,几位客官,快进来快进来,这雨啊说来就来,还好没淋着各位”。

“小二,还有房间吗?”

“还有两间上房,几位看看可以吗?”

“可以,开吧!”

归海千随着小二上楼住了一间,两小侍住了一间,到了房间后,便叫了热水,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她最喜欢泡澡了。

睡到半夜,归海千突然闻到了一丝香气,“不好,是迷香。”

她虽然察觉,但并未有所动作,她倒想看看是什么人?

房门打开,来人轻手轻脚的进入,突然外面火光冲天,归海千疑惑,被惊的坐起,一起来,便看到了房中人竟是店小二,

“这是黑店,啊~你不要过来。”

店小二听见外面有官兵的声音,知道是官府发现这里是黑店来抓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提刀扑向归海千,

“那就一起死吧,呀~”

归海千急忙躲闪,可是床上就这么小的地方,他能躲哪里去,慌乱之间,只好拿着枕头抵挡,但还是被他划伤了胳膊,她忙用手捂着,店小二见她没了遮挡物,再次铺了过来。

突然,一只飞箭直直插入店小二胸口,他就这么倒在了归海千面前。

归海千望着门口,黑衣男子头戴斗笠,斗笠还有水滴,显然是冒着大雨赶了过来,他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抬起头,竟是徐行。

“官府办案,奉命扫除长安城周围作乱之人,你没事吧?”

徐行走到莫清身边,看着眼前只着中衣,发丝凌乱的人。

归海千虽然并未受到惊吓,但还是装出一副受惊的表情,她楞楞的张着嘴看向徐行,

“多,多谢大人救命之恩,敢问大人是?”

“我是徐行。”

“徐行…丞相大人,拜见大人”。归海千单膝跪地,握拳相拜。

徐行见状,轻抬着她的胳膊扶她,“无事,这里已经被官府接管,犯人全部被浮诛,你好好休息,我还要出去办事,待会让人把伤药给你送来。”说完,他轻轻颔首告别,转身离开。

望着徐行离开的背影,归海千现在的内心简直是乱糟糟一片。

“这什么啊,我当初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一刀给杀了,那么的无情冷酷,现在,他竟然还给莫清送药,话还这么多,真的是势利眼,就算刚刚英雄救美的样子很帅,也抹杀不了第一次见面就捅我一刀的情分”。

归海千越想越烦,算了,还是睡觉吧。

明天还要准备下恩科考试,虽然对于她这种级别的灵来说,非常之轻松,毕竟过目不忘是必修的灵术,但也得把那些书全看一遍,那么多,可不是个小工程啊。

于是,接下来的归海千,特别的勤奋,吃饭看书,洗澡看书,上厕所也要看书,活脱脱一幅认真学习的书生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