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零灵城的小无赖 > 

好香的男人

第1章 好香的男人

朔月之夜,繁星高悬,万籁俱寂,整座长安城早已陷入沉睡,青石大街上一片漆黑,只有一座红灯笼高高挂起,安静的照亮着脚下的一寸之地,灯笼上的“囍”字分外显眼。

突然,一阵清风吹过,灯笼轻轻摇摆,很快便归于沉寂。

一道黑影划过天空,越上一座高耸的屋顶,转眼便消失不见。

正是出来“觅食”的归海千,此时的她穿着夜行衣,身材娇小,像是一只野猫在黑夜里来回穿梭,仅凭着自己对于食物的渴望,依靠嗅觉,疯狂搜寻着欲望的踪迹。

突然,一丝奇异香味溜进了她的鼻孔,她不自主的吸了吸鼻孔,“呲溜”一声咽了口口水,“哎呀,真香!”

跟随着味道的指引,她纵身越上了一座屋顶,香味便是从这里面传来的。

掀开瓦片,透过烛光,她看见内有两人,一人躬身而站,一人笔直坐于上好的木椅,拿着些许纸张翻阅。

坐着那人戴着银灰面具,看不见长相,但他的味道归海千绝不会认错,正是两天前,杀死自己的男人。

归海千坐在屋檐上,耷拉着脑袋,神色忧郁,想想两天前,自己还在灵阁外,穿着精致的衣服,画着美美的妆容,等候着自己的觉醒仪式。

——超强分割线——

两天前零灵城灵阁

灵阁位于零灵城中央,是一座挺拔的木塔,高耸如云,无人知其高度。

它既是零灵城的象征,也是零灵城供奉仙人与举行重大仪式的场所。

此时的灵阁外围,灵声鼎沸,早已挤满了被灵力吸引而来的散灵。

突然,灵阁大门大开,现任城主归海兰身着正红色束腰长摆裙,手持金色琉璃镜,头发全部编发挽起,金色皇冠发饰收拢黑发,黑色远山眉勾勒至鬓角,高挺鼻梁,红色朱唇显得威严十足。

她红唇轻启:“敬历任城主,归海潮生,今朝天葵,出世在即,特请除印,铭其心命,定其神魂,望得真义,幸渡己渡它,佑零灵,现任城主归海兰敬上”。

说完,归海兰神情肃穆,双手结印,灵群中赫然出现一条金色之路,上面是用黑色小楷撰写的零灵城规。

在路的尽头站着三位女子,各个容颜绝美,倾国倾城,她们便是归海一族的新一代之灵。

大弟子归海月一身紧身束腰白衣,身形修长,高冠长发,明眸皓齿,宛如盛夏明月一般,耀眼夺目。

二弟子着归海瑾蓝色抹胸流沙长裙,梳水蓝琉璃花瓣百合小髻,额前两抹龙须,衬得杏眼樱唇更加典雅清秀。

三弟子归海千则是粉色束腰长裙,外罩白莲大袖纱衣,略微卷曲的及腰长发,由素丝银环固定两侧,鬓发如漾,含水眼眸,高挺鼻梁,嘴若含丹,肤如凝脂又带着些许婴儿肥,左眼一颗泪痣为了这张清纯小脸更添了几分魅惑。

“行律”,随着归海兰一声令下,三人闻声踏步,一字并排,缓缓移向大殿高台。

“告祖”,三人面向灵阁,三跪,起身。

照例,由大弟子归海月先行觉醒。

“除印。”

归海兰手中明镜发出金色光芒,瞬间包裹着归海月,一股银色光芒自她胸口发出,逐渐放大,那是一把剑,

“是上古名剑,纯钩。月儿,有了它,你可以以一敌百”。

下面轮到二弟子归海瑾。

“除印”。

归海瑾胸口出现了一抹淡青色光芒,“是水心玉露草,是草中之王,瑾儿以后便可通百草语”。

最后,是三弟子归海千。

归海千双眼眨巴眨巴,深深呼吸,来缓急自己紧张又欣喜的心情,

随后,她跪坐于地,双手合十,用最虔诚的姿态迎接自己朋友。

“除印”

突然,灵阁顶角铃铛大振,楼层红色幔纱飘起,飞出灵阁十几丈远,红纱,白雪,古城汇成一副绝美之景。

丝丝红色光芒舞动,猛地由灵阁集中于归海千,归入眉心,瞬间,她全身散发出黑色光芒,冲击着整座零灵城,

然而霎那间,光芒又转为白色,十分刺眼,大家忙捂着眼睛。

直到铃声停,风声止,放下手臂,便看见黑白两道飘渺无状的烟围绕着归海千。

归海千左手持一座佛莲灯,右手持一朵黑莲,盘坐于高台中央。

众人诧异,唯有此时的归海千双眼紧闭,沉浸于自己灵器的磨合之中。

“这是?佛莲灯与黑莲,千千有双灵”。

归海兰情绪激动,这两种灵其中任何一个都会是毁天灭地的存在,如今竟然双双出现在千千身上,便注定这孩子的以后非生及死。

现在的场景不允许她胡思乱想,归海兰调整心态,稳住情绪,随着眉间紧张划开,她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授冠。”

黑白双灵便缓缓上升至归海千头上,合成一顶黑色为底,白色为顶的奇异皇冠。

归海千睁眼,像是抱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般,轻轻摸了摸手里的佛莲灯和黑莲,她终于有了自己的灵器,指尖微微发麻,这是灵器与自己的共鸣。

她会心一笑,终于有了可以陪伴自己一生的伙伴。

结束仪式后,众灵散去,四人刚入灵阁,归海兰便迫不及待的握住归海千的手。

“你听着,佛莲灯与黑莲分管生死,如果你能成功,便是仙佛也是可以管的,但是以你现在的实力,不到万不得已,不可让任何一样现身,否则等待你的便是所有仙魔人兽的致死追杀,没有人愿意自己的把柄握在别人手里,所以今天,我必须封住你体内的双灵气息。”

归海千诧异,师傅的话顿时惊的她哑口无言,自己的莲花竟有这逆天之力,但这终究是自己的灵器,是唯一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东西,她怎么会嫌弃呢!

为了让归海兰放心,平常一向不正经的她,此刻认真的说道:

“好,我会谨记。”

归海兰唤出琉璃镜,一道红光自镜中发出,直射入归海千眉心,映出一多栩栩如生的红色莲花,红光消散,莲花也随之消失。

归海兰收回琉璃镜,神色严肃,看着眼前三人,

“我们灵,是从万物之欲中孕育而生,因此,万物不伤我身,能杀死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但归海灵只有一灵,如若死了,没有转世轮回,没有凝神聚魄,只有纯粹的死亡,会永远消失。”

“我说这些,是因为你们三个都是在我身边长大的,既然是归海一族的灵,就必须走归海一族的路,出城觅食,这是你们出生便注定不可逃脱的法则。”

归海兰转身,一滴清泪划过眼角,她强忍心中悲痛,不敢再回头看她们,轻轻道了一声:

“去吧”。

归海月擦擦眼泪,深吸一口气,跪下。

“多谢师傅多年教诲之恩,归海月无以为报,出城后定好好修炼,回来守护零灵城”。

说完,向归海兰磕了三个头,站起,转身,离开。

归海千看着大姐离开,一张小脸早已是泪如雨下,她哭着走到归海兰身边,跪下,哽咽的说道:

“师傅,我们灵虽然生于无形之物,但是在千千心里,您就是我的母亲,我以前真的很不懂事,总是惹您生气,跟您抬杠,练功时间跑出去瞎玩,对不起,我归海千在此发誓,我一定会回来!”

归海千心里十分难过,眼泪早已不听使唤的哭出来,自己没有早点珍惜跟师傅在一起的时光。

如今,临到分别,才发觉眼前的女人对自己有多么重要,对自己有多好。

一旁的归海瑾看着小妹,自己天生无泪,但是和妹妹的感受却是一样的。

“师傅,我从小便不会说话,我跟小妹一样,早就把您当成了母亲。”

归海兰听着,心都碎了,但是她必须强硬,甩开拉着她衣袖的手,用冷漠的声音回了一句,

“都走”,转身走出了大殿。

归海千看着归海兰离去,心里明白她的苦衷,拉着旁边的归海瑾,站了起来,

“走吧,二师姐”。

二人缓缓出了大殿,零灵城街道空无一人,只有满天鹅毛大雪,姐妹二人互相搀扶,走到零灵城城门口。

走出这个大门,她们就会奔向不同的时空,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相见。

归海千拖着满是泪痕的小脸望着,担忧的望着归海瑾。

“二师姐,你是我们三人中最单纯的一个,出城后一定要记得师傅的话,好好保护自己。”

“小妹,你也是,你永远都是我的亲妹妹”。

她们终于离开了这个地方,她们安稳生活了十四年的古城,再次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归海千眼里望着这城,心底想着城中的人,她在心底暗暗发誓;

“我归海千,一定会回来的。”

转身,踏上了第一站,人间之旅。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