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在他至恶的皮囊下 > 

厉霄珩的前任

第1章 厉霄珩的前任

眉眼轻抬,略含万种风情,左眼下的泪痣,恰到好处。

一身嫩粉色刺绣旗袍,轻拢细发,极致风雅。

十八岁的花与一身清秀踏入灯红酒绿之中,格格不入,却带着这个年纪少见的清高孤傲。

路过的人不觉得她装腔作势,只因南城第一名媛花与的才华与风雅人尽皆知。

南城……

【琅珏】娱乐会所……

花与迈着轻盈的步伐,踏入包间内。今天是她与厉霄珩交往一周年纪念日,也是他的生日。

包间内都是熟悉的面孔,却也多了一个不熟悉的面容。

“小与,你来了,快来坐,阿珩没有跟你一起来吗?”堂姐花容第一个牵过她的手。

花与纵然排斥着她的触碰,但却保持着该有的礼貌和优雅。

这是花容,她的堂姐,虽然在人前对她极好,但在花家便原形毕露。她不愿理会,也不曾理会。

“阿珩说,先让我过来”花与轻声回应,如碧玉清泉,精致动人的浅浅一笑,随后侧身看向那抹陌生的面容:“这位是……”

“这……”花容故作有些难为情,未等她解释,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

花与转身,映入眼帘的依旧是一双清冷深邃的墨色瞳孔,穿着精致剪裁的西装,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穿着,俊容傲姿,不苟言笑。

这是她喜欢了五年的厉霄珩。也是她的男朋友。

她走到他的身边,将手中的礼物送给他:“生日快乐,阿珩”

厉霄珩没有立刻接过,目光直视着她的身后。

“阿珩,好久不见,我回来了”那个陌生女子站了起来,目光柔和地看着花与身边的厉霄珩。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一个冷漠,一个温柔,花与没有忽略厉霄珩眸底闪过的一丝悲伤。

“紫灵,先坐下,今天阿珩生日,一会儿再叙旧”厉霄珩的表弟黄奇羽打破这份异样的安静。

那份礼物,厉霄珩终究是忘记接过,径自走向沙发的某处。

花与寻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坐了下来,她与这些人相聚甚少,大都是因为厉霄珩和花容,论家世她足矣与他们比肩,论才华她仍能与其媲美,甚至略胜一筹。

或许过于清风明月,才难以与这些人交谈甚欢吧。

花与看着被他的朋友们簇拥的厉霄珩,满足一笑,这一年她忙于学业,他攻于事业,他们相聚时少,不似其他情侣般如胶似漆蜜里调油,但却很是心安。

“阿珩,你胃不好,少喝点酒”裴紫灵的声音传来,吸引了包间内所有人的视线,也包括花与。

花与从容地拿起面前的果酒轻饮一口,犹如细品一杯茗茶。

她的视线移至裴紫灵的脸上,貌似所有人都等着她的反应,也期待着厉霄珩的反应。

这里的每个人都对裴紫灵很是熟络,唯独她朦朦胧胧,不解人意。

她隐约猜到那人的身份,想必这位紫灵小姐便是曾经抛弃厉霄珩的前任,裴紫灵了。

因着她相信厉霄珩,便也不会觉得危机四伏,对于感情,她是信任的,如果没有信任,又如何保持感情的长久呢。

花与站起来,走到放着蛋糕的推车面前,笑看着厉霄珩:“阿珩,该切蛋糕了”

厉霄珩愣了片刻,好似发觉这位才是他的女朋友,才应该是他现在所在意之人,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缓缓起身,走向花与身边。

……

后来,生日不知如何结束的,起哄声游戏声,在花与的耳边渐行渐远,嘈杂迷离,她隐约听到了裴紫灵与厉霄珩交谈的声音。

丝丝哭腔,让人心软。不知是七分醉的真言,还是三分醒的表演。

她醉了,再次醒来,是在车中。

她头痛欲裂,街边的霓虹灯让她觉得恍惚。

她推开车门,走下车,才发觉手上都是血,连嫩粉色的旗袍上也沾染了血色,而车前是一位中年妇女,躺在血泊中。

她顿时清醒,跑过去查看情况,人群却聚集地越来越多。

花与跑到中年妇女的身边,这才发现竟然是厉霄珩的母亲黄梓香。

“阿姨!阿姨!”花与的从容与淡定变得慌乱不堪:“快叫救护车!”她大声地对四周的人说着。

突然几个熟悉的身影落在她面前。

花容不可思议的看着花与,几滴眼泪流下,一个踉跄跌进了男朋友韩宙的怀里。

“小与……你到底做了什么,小与,为什么……你疯了吗?”花容靠在韩宙的身边哭泣,韩宙已经拨打了120急救。

花与一直在对黄梓香采取急救措施,她无暇顾及太多,直到厉霄珩和裴紫灵他们也站在了她面前。

黄梓香被送进医院,花与身上都是血,她此刻狼狈不堪,血色与这份纯洁交相辉映,透着丝丝冷艳危险。

就算如此,她竟也让人觉得如尤物一般。

可她还未反应过来,便迎上了厉霄珩冰冷蚀骨的眼神,他脚步略微急促,与她擦肩而过,裴紫灵和黄奇羽跟在他身边。

他们驱车跟随着救护车去往医院。

韩宙和堂姐花容以及花与的某位同学杨依晓一直站在那里。

花与不明所以,不明白他们看她的眼神,更不明白厉霄珩对她的态度。

在那一刹那,她感觉厉霄珩是怀疑她的。

“小与,你快跟我走,厉霄珩是不会放过你的”花容匆忙的拉扯着她,将她带回花家藏了起来。

夜已深,天空一片漆黑昏暗,月色都隐藏在云层之下。

花与被花容强制性锁在了家里,身上干涸的血液,夹杂着血腥味。

到底怎么了,她们不是在给厉霄珩庆祝生日吗?为什么她会在车里醒来,又为什么浑身是血,黄阿姨为什么会在她车前。

花与很是疑惑,但清者自清,她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正准备去看看黄阿姨的情况,却发现门被锁了。

无论她如何敲打,都没有人来开门。

翌日……

微风从窗外吹进室内,柔和的阳光洒进的雅致房间。

“砰!”

房门被猛然踢开!

花与正庆幸着房间被打开了,厉霄珩与黄奇羽走了进来。

他们的面色阴沉,笼着乌云密布,目光黑沉的望着不明所以的花与。

花与走过去,轻扯厉霄珩的衣袖:“阿珩,阿姨情况怎么样,昨天我——啊!”

还未等她说完,花与便被厉霄珩和黄奇羽身后的人带走了。

没有一丝丝的温柔,扯得花与生疼,她被扔进车里,带去了医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