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枕上钢琴师 > 

破罐破摔

第5章 破罐破摔

见我没说话,余鑫凯紧了紧手上的力道,再度重复了一遍:“阿顾,我喜欢你,真心的。自从我见你的第一面起,就已经没办法把你从生活里抹去了。我真的是特别喜欢你,想一辈子都跟你在一起……答应我,好吗?”

声音低低地回响在楼道里,但没有在我心里泛起波澜。说实话,涟漪还是有的,毕竟我也感动于他这几年来的照拂。

可是喜欢和爱这件事,是化学反应。而我的原料,早在八年前就已经消耗殆尽了。

我垂下眼睑,把手从余鑫凯掌中抽出,歉然回道:“鑫凯哥,我很抱歉。”

“阿顾,如果你是因为我妈才……”

“不是的。”我抬头看着他,打断了他的设想,“你值得更好的人,我不是你的归属。同样,你也不是我的。谢谢你。”

说完,我继续扶着楼梯的栏杆往下走。楼道里的灯光忽明忽暗,偶尔投射下飞蛾盘旋的影子。

如果抛开一切来说的话,余鑫凯真的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他长得周正,为人尚可,稍有木讷,收入可观。他就像很多女孩所期待的,可以携手终老的对象一样,没必要迁就一个残缺不全的我。

……

站在我们家的门口,我稍稍整理了一下围巾,调整了一下角度,半拎着心打开了门。

小煜闻声从屋里出来,开口对我说:“姐,你回来了!那个姓刘的女人没有欺负你吧?妈的戒指拿回来了吗?”

我没有开灯,侧身站在玄关处,等小煜坐着轮椅来到我跟前时,把手里的戒指交到他手上。

“拿回来了,你不要担心,我没事。妈怎么样了?”我站在原地没动,卧室里的顶灯开着,我不能进去。

“好了一点,已经没有再哭了。”小煜微微叹了口气,似乎带着满怀心事,“姐,你说这只戒指是咱爸送的吗?如果是的话……那你说为什么妈看着爸的照片都不会哭,偏偏会对着戒指哭出来?”

我的心沉了沉,表面上却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是爸送的还能是谁送的?小孩子家家的,别胡思乱想。另外,我刚接到单位的电话,有事情需要赶回去加班处理。外卖已经叫好了,等一下就送到家来,你跟妈先吃饭,不用等我,不用留门。”

每说一个字,我左脸上的巴掌印子都会被扯动,神经一阵阵地疼。我决定先出门,想办法尽快处理一下脸上身上的伤,要不然肯定不好收场。

……

等我磨蹭着下了楼,发现天已经黑透了。冬天的夜里满是萧索,路上几乎没有人,只有老旧的路灯毫无生机地亮着,没有半点暖意。

我裹紧大衣,顺着巷子往小区外面走,一脚深一脚浅。在小区对面的马路上,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在它旁边,有一家私人诊所。再往前面走一条街,还有江城最大的医院。

这些地方我再熟悉不过,几年下来,我早就成了它们的常客。

再不济,我还可以继续走两条街,去和泽医馆找叶小昭。她总能有些办法解决我的问题,只是免不得要被狠狠数落一通。

但没想到,我刚转了个弯,迎面就毫无预兆地投射过来一道极其刺眼的车灯强光!

“有病是吗,在小区里开什么远光灯?还有没有点社会公德?!”

在这一瞬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被这个平日里完全不会在意的小事撩起了全部火气!

我顾如沉到底是冲撞了哪路神仙?倒霉的事情一件一件接踵而至,连半点喘息的机会也没有。

我凭什么?!

我干脆以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冲着那辆车所在的方向开始发泄。我越骂越爽快,边边角角的破事都被我翻了出来。骂着骂着,我甚至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单纯地觉得这种发泄的感觉好到爆炸!

我究竟压抑自己多久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车子的远光灯已经熄灭。事情没有我预想当中的那样,比如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男人冲驾驶室冲出来,狠狠地给我一脚。它静静地停在原处,如在黑暗夜里蛰伏的兽。

我知道,在看不透的挡风玻璃后有一双眼,只是不清楚他在以一种怎样的情绪,从头至尾观看我的这场拙劣不堪的独角戏,耐心非同寻常。

最终,我发泄到没有力气,发泄到内心空虚。

而作为结尾的最后两个词,是我恢复正常之后的对不起和谢谢……怂包一样。

然后我低着头,贴着墙边想趁人还没找我麻烦之前迅速溜走。

可没曾想!

就在我路经车旁的时候,驾驶室的门突然打开!

一只手从车内伸出,趁我不备精准地握住了我的手腕。我回头一看,在隐约看到那张脸的一刹那,瞬间石化。

莫……烨川?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