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霸道宠妻之娇妻休想逃 > 

神秘的男人

第1章 神秘的男人

“少爷!这个女人我已经打听到了,她就在东明酒店!”

“我们去东明酒店!”男子用他低沉声音说到,然后他将照片随手放在了自己钱包里。

“可是少爷!公司里面的会议需要你……”

“直接用微信视频!他们要的是我脑袋,又不是我的人。”男子极其不耐烦的说到。

……

孙晓玉看着那已经喝醉了的张雅心说,“你不喝,就不是把我当闺蜜!”那杯红酒已经递到了张雅心的面前。

“我已经不能喝了!”她摆手拒绝,但是最终还是喝了,她的脸变的很是绯红。神情变的有些呆滞,整个人在那里趴了下去。

“再喝呀!今天我订婚值得庆祝的日子,你要陪我这个好姐妹尽兴呀!”

张雅心接连摆了摆手,此时的她已经喝不下任何酒了。她站起身子,整个身子连步都走不稳。高跟鞋让她走的路更加不稳,那踉踉跄跄的样子让孙晓玉不得不扶着她。

这时候孙晓玉接到一个未接电话,她的脸色不好看。她心里想着不是催债的吧!她恨自己的这个姐妹,如果她的父亲拉着她自己的父亲一起,她也不会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

“喂!哥,我欠你的钱在我结婚之后不用还了!”

“你的欠的钱我帮你还,不过你要先帮我一件事情!”

孙晓玉听到这声音很是熟悉,她想不起来是什么人。但是如果能有人帮自己还债,那是她自己求之不得的事情!

她听到那电话那头的声音,她看了看那已经喝醉的迷糊糊的张雅心。她看着她说,“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家我们家也不会变成这样,日后你要怪就怪你父亲吧!”

即使她知道她是她的闺蜜,但是她不这样做,她就真的嫁给那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了!

她按照电梯没有下去,反而是上楼顶套间去。

“晓玉,我要回家!”张雅心趴在眼前的女人说到。

“好,我知道!一会就到家了。”孙晓玉知道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个女人送过去。电梯门打开,而在那旁边一个女服员在那里等着她。

“女士,你的房卡!”

孙晓玉拿着房卡,然后在女服务员的帮助下将张雅心带进那房间里。她躺在那床上,一直在说着酒话。

随后张晓玉看着女服务员说,“我的另一间房间开好了吗?”

“那个先生给你安排好了!而且你要东西,那位先生他说第二天早晨就给你送来。”

“好,我们走!”

随后这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躺在那床上。“这里是哪里呀!晓玉!”

她喊着却没有人回答,她慢慢的站了起来,昏昏沉沉的看着周围。这里一切东西让她知道她在酒店里某一间房间,但是她不记得自己在这里订了房间。

那大床、最新款式的灯,还有那软椅子,整个配置就像那一次自己在画室里画的高级套房。

“孙晓玉,这是怎么搞的!将我带错房间了!”她走到房门前,而这门是锁着的。

“噫!这门是坏了吗?”

她扭动着门,最后放弃了,突然门开了,她想上外面走,结果一下子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那么主动!”

她看了看眼前的人,她感觉他是她认识的一个人,但是说不上来。她看着这男人说,“对不起,我朋友带我来错房间了!”

“这房间没有错!”

她踉跄的退了退,“我不记得我订了这房间了!”

“这是我专门给你订的!”

张雅心听到这句话笑了,“专门给我订的,你在给我开什么玩笑吗?我们认识吗?”

男人的脸顺时间变的铁黑,他心里一团怒火,“我时时刻刻想着你,你却忘记了我。”

张雅心看着那冷脸变的更冷了,她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但是自己也没有说错什么。

“我要走了!”

男人看着他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你要走!谁允许你走了。”说着男子将门关掉了。

张雅心看着眼前的男人松开了自己的领带,扔掉自己的褂子。她知道自己遇到坏人了!

“你要做什么?”她酒此时醒了一些。

男子看着她说,“能干什么?睡觉!”他一把大手将她抱了起来。男子抱着她,他没有想到她是那么轻。看着她脸红的样子,他才知道她也是一个女人。

他将她放在床上,她哭了。

他在那一时刻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这样做。他找这个女人已经找了几年了,身材、样貌她都是一般般,为何自己对她如此执着。

她已经近在咫尺,他想要放弃,但是一想到她在他上大学之后不在和他联系,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他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

张雅心自己却没有抗拒,她任由眼前这个男人对于做什么。

他对于她的一切要求都准许满足。天还没有亮的时候男人就起来了,他想要多陪一些她的。

“少爷,你还有要紧事要去处理!”

“知道了!你先出去。”

那人走后,他走到那还在熟睡她的她身边亲吻她的额头,然后低声的说,“我会负责的!”

门关上了,那个男人离开了,张雅心还在裹着自己的被子睡着。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她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她喊着,“妈,帮我拉一下窗帘!”

这么大声音却没有人应,她坐了起来,看着周围,“这是什么地方?”

而且此时张雅心感觉到自己身体浑身上下酸痛,她想着自己昨天不就是喝个酒而已,也没有做什么。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脸顿时间红了!想到自己昨天的疯狂,而且是自己不认识的男人过了一夜。

“我昨天怎么可以喝那么多酒!”张雅心揉着自己的头发,她抱怨的说到。

她看着那床单,想到自己昨天对那陌生男人的话,她此时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张雅心闻了闻自己身上,全是那男人的香水味!

她用这套房里的洗澡间泡了个沐浴澡,她心里想着,“那个男人是谁?”由于酒喝的多了,她记不清楚那个男人的脸。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