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生后,她却成了四爷的心中宝 > 

以色侍人

第3章 以色侍人

“前几日叶氏侍寝,爷没打赏?”四爷是忙忘了,那天早上就走的急。

但是四爷这会子想着,没给赏赐,还不知道那叶氏这几日如何叫人嘲笑呢。

他虽不管后院之事,却不代表他不懂后宅女人之间的把戏。

“回爷的话,这几日爷忙着,也是奴才的不是。”苏培盛忙低头。

“嗯,罢了,把人接来吧。”四爷想了想,好几日了呢。

苏培盛哎了一声,出去叫人办差去了。

还是小桂子去的,叶早早照例给了赏赐,其实都不算赏赐,顶多是买路钱……

换了一身桃红色的夹袄,还是素银首饰,甚至还是那一套。就往前院去了:“红桃你别去了,我一会自己回。”

想着上回,就是四爷忘了,这回可不能在前院里睡过夜了。

勾搭四爷是必须的,但是不是现在。如今四爷还没记住她这号人,就开始勾搭,那是作死。

那些女人估计会想方设法弄死她,四爷也不会为她做主的。

至少得是四爷心尖上的人时,才能想做什么做什么。

到了前院,四爷又在看书。

叶早早不露痕迹的皱眉,不会又要读书吧?

“奴才给主子爷请安,主子爷吉祥。”叶早早跪下道。

“嗯。”四爷的心,就被轻轻地挠了那么一下,酥酥的。心说这叶氏,只是一句请安,就如此勾人,真是尤物啊!

四爷只是嗯了一声,叶早早就不敢起来,只是还跪着。

四爷见此,又说了两个字:“起吧。”

叶早早这才谢过四爷,站起来。

“会下棋么?”四爷问道。

叶早早本身是会的,话到嘴边却一转:“回爷的话,不会。”

嗯,她是侍妾,以色侍人的那种,您别跟她聊什么琴棋书画,累人。

“那就就寝吧。”侍妾么,最大的作用……还是侍寝,果然不能奢望她能懂什么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好,奴才这就伺候主子爷更衣。”叶早早上前一步,伺候四爷进了内室,先脱了衣裳,然后擦了脸和手。

等众人出去了,拉了帐子,吹了灯,叶早早就被一把抱住了。

四爷呼吸很重,显然是急色了。

叶早早作势轻轻的推了一下四爷,只是略微将声音变得有一丝丝的娇媚:“爷……怜惜奴才些,前儿疼的厉害,涂药涂了好几日呢。”

她的身体也不知是因为害怕亦或是紧张,微微的颤抖着。

他有如此可怕吗?四爷微微蹙眉,不过也轻轻嗯了一句。

这一声嗯却没有让叶早早放松,帮着四爷解里衣的手还是颤抖地厉害,白嫩的手有意无意的碰到了四爷的肌肤。

四爷身子一震,闷哼出声,伸手一扯,就将她扔在了榻上,随即俯身压了过去。

窗外月朗星稀,屋里缠绵旖旎。

虽已不是第一回了,叶早早还是疼得哼出了声音。

孰料,她那娇媚轻柔的声音对四爷来说,更像是火上浇油,烧灼着他的四肢百骸,胀痛难忍。

时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四爷尽兴之后,叶早早忍着酸痛坐起来:“奴才伺候四爷。”

四爷只说了两个字:“不必。”

就转头叫人进来了。

叶早早心里吐槽,您还真是惜字如金啊!

玉宁带着两个小宫女进来,伺候四爷洗漱了,叶早早不敢叫她们伺候,便自己洗漱了。

来了榻前道:“主子爷要是不用奴才伺候了,奴才先告退?”

“留下吧。”四爷慵懒的躺着道。

玉宁就狠狠的剜了叶早早一眼,然后带人出去了。

叶早早莫名其妙,又不敢上塌,一时间,就有些无所适从。

四爷看了她一眼,心说上来还得折腾,既然她疼了,就叫她歇着:“那边睡去吧。”

叶早早道了谢,忙过去另一旁的榻上睡了。

醒来的时候,叶早早就见那边玉宁和玉静正伺候四爷更衣呢,外头天还黑的,这是要去上朝了。

她忙起来,帮不上忙,就跪下道:“奴才睡过了,求主子爷责罚。”

四爷正伸手叫玉宁套衣裳呢,低头看了她一眼,就看见她凌乱的长发下,白皙的脸,和脖子。

“起来吧,梳好头回去歇着。”

叶早早忙应了一声。

自己不会梳头,红桃没来,想了想,将头发理顺了,编了个辫子。

见四爷也穿戴好了,忙过来:“奴才好了,这就告退。”

四爷看了一眼她的辫子,嗯了一声,表示可以走了。

叶早早这才出了门,往自己的阁子走去。

四爷临走的时候,吩咐了人:“赏叶氏,厚一些吧。”

苏培盛应了一声,出去就琢磨,厚一些是个什么意思呢?

等到赏赐送来的时候,已经天蒙蒙亮了。

叶早早没料到会有赏赐,回去便又继续睡了,听闻来赏赐来,起身谢恩时也来不及打扮,就那么跪着接了赏赐。

最后又拿出了十两银子赏给了过来送东西的李公公才算完事。

送走了人,回头看着赏赐的东西,叶早早扯扯嘴角笑了,却笑不达眼底。

看来离目标又进来一步。

叶氏又伺候了一回,主子爷这回赏赐许多东西。

这可了不得,后院里,不出半个时辰都知道了。

正院,乌拉那拉氏笑了:“这回,李氏可尴尬了吧?她上回故意不赏赐,今儿是给了也不好看,不给也不好看。”

给了,人家说你墙头草,不给,四爷都给了,你不给像话么?

她知道自己在四爷心中什么分量,是不奢望了。

但是只要有人让李氏不痛快了,她便开心。

果然,李氏在自己的院里气得摔了好几个茶杯,一个劲的骂着叶早早狐媚子。

“主子别生气,就是个侍妾,能翻天不成?您眼下最好是再生一个阿哥才保险。来年可就是选秀了!要是再进来新人,那才是您的对手呢!”太监赵富贵赔笑道。

“主子可别如今动那叶氏,主子爷喜欢好啊!喜欢她,就没空喜欢格格们,主子您是谁?如今府里就这两个孩子,可都是打您肚子里爬出来的,您怕什么?您还是侧福晋呢。等着来年新人进府了,那叶氏要是挡着路了。自然也就被搬开了不是?到时候您只管生孩子,只要有了孩子,您坐的稳稳的。”

叫赵富贵这么一说,李氏心里就顺溜了不少:“你这狗奴才,倒是会哄着我。”

“哎哟,奴才哪敢呢!奴才可是一心为了您!”赵富贵一副狗腿子样儿。

李氏哼了一声:“得了,那就赏吧。”

赵富贵应了一声,自己不去,吩咐一个小宫女去了。

李氏赏赐送来了之后,宋格格和尹格格这才能送,两人前后脚,倒是没有刻意为难的意思。

叶早早扒拉了扒拉赏赐之后发现,不少东西都是可以拿出去换银子的。

到了傍晚,红桃去拿晚膳的时候,就将宋婆子叫进来了,吩咐她拿些赏赐的东西出去换成银子。

毕竟只有银子才能让人安心。

伺候了四爷两次之后,叶早早暂时就被四爷放在脑后了。

因为快过颁金节了,四爷本来就忙,又赶上了二阿哥病了。

这一来,四爷每日里回来,就会去李侧福晋的屋里,照顾孩子也顺便留宿。

叶早早无所谓,她横竖是不会跟李侧福晋争宠的,那太不明智了。

于是,关起门来过日子,暂时也没有人难为她。

下午的时候,正院里来了人,说是福晋有请。

叶早早眉心一跳,心里就有些不好的念头了。

一个福晋,召见一个侍妾,能有什么好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