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精分首席又不做人了 > 

奇怪的男人

第3章 奇怪的男人

她目光缓缓的下挪。

看到了——一辆被碾扁的共享单车。

紧绷的心,猛然松懈。

后背早已濡湿。

一阵清凉的风吹来,心头那点儿郁结之气也随之飘散,素白的指尖都在发颤。

“不是人,没撞死人,就是一自行车。”时未扶着车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忍不住仰着头吁一口气。

池心:“那......人呢?”

时未:“............”

后脑阔忽然有点儿凉。

对啊。

人——呢?

高架桥上,怎么会莫名其妙有一辆自行车?

要么是——卷进了车底?

脑海里忽然有了这么一个猜测,时未那张娇嫩精致的小脸都白了。

几秒后。

她呼吸浓重的低头,正准备弯腰。

***

“你破坏了我自杀的仪式感。”

不知名方向却忽然传来了一道冷冷淡淡的声线,尾音低而醇,夹杂些许性感的哑,似是陈酿的美酒,耳畔都呼过一阵怪异的燥热。

很好听。

时未:“......?”

她细软的黑色卷发随风飞舞,几缕发丝遮挡视线,侧目,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下意识摘掉耳机。

在高架桥护栏那边,一道清瘦的身影——坐在护栏之上,黑色西裤包裹的两条腿又细又长,线条笔直又好看,是一个男人,他身长还穿着一件白色风衣,衣领翩飞,高架桥上的灯光亮如白昼,角度使然,将男人上半身都笼罩在刺目的白光之下,隐隐能够看到傲人的雪白肌肤,以及那略长的黑发。

时未:“.........”

她眯起眼,透过白光想要看清那人的长相。

男人动了动,似乎后仰了一下,随时都要坠落桥下般。

时未眼眸睁大,瞬间跟着男人这个不要命的动作被迫灵魂出走。

但是下一瞬间,男人却干脆利落的从护栏上跳下,身高傲人,仍旧瞧不清面容。

他似乎仰着头,下颌线被莹润的光镀上一层浅淡的阴翳,漂亮,凌厉。

“你打扰到我了。”

时未:“......?”

打扰到——自杀?

这哪儿来的深井冰?

男人望了望过分璀璨的星空,随后,她清晰的感受到了一道极具侵略性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似乎在审度,琢磨。

时未心头划过一缕怪异的燥气,不知是不是这下过雨的天太过闷沉,浑身都粘腻不适。

她捏了捏拳,指甲深嵌:“你、需要帮忙吗?”

她也不是什么多管闲事之人,可这人出口惊人,真寻短见的话,她也算是唯一的接触者、见证人、牵连者,她冤不冤?

那边的男人似乎思索了一下。

竟又后退半步,双手的手肘慵懒的撑着护栏,黑发惹眼。

他微微歪着头,望着那边的女人,刺目的路灯之下,她身上宽大的白T随风舞动,勾勒出过分骨感的身形。一张白净的脸煞白没血色,明显是被吓的。

他抬手,哑着声:“过来。”

时未:“.........”

这人脑子应该真的有毛病。

她走了,这人真跳了,她可不想以后黑着红。

再三的做了心理建设之后,时未握紧拳头,壮士赴死似的朝着护栏前的男人走了过去。

越近。

男人那张脸的轮廓便越发的清晰,直到,坠入那双深渊般的黑目之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