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宠妻至上:封太太,一起拼四胎 >> 

能动手别哔哔

第6章 能动手别哔哔

鱿宝正要回复时,听到了云卿卿近了的脚步声。

他立刻合上笔记本,飞快的钻进了被窝。

云卿卿悄悄的走到了两个宝贝的床边。

只见糖宝睡得香甜,唇角露出晶莹的液体,怕是梦到了美食。

她笑着帮女儿擦干净嘴角。

小家伙的唇瓣翕动,似乎在说梦话。

她俯身将耳朵贴近,只听到含糊不清的两个字:“爹地。”

小家伙在梦中抽泣起来。

云卿卿的心中一阵抽疼,抬手将糖宝脸上的泪水擦干。

她这辈子都不打算将事实告诉两个小家伙。

当初封九枭对她厌恶至极,是她一意孤行生下了他们。

这些年她漂泊在外,诸多磨难,唯一的幸福就是这两个孩子。

“糖宝,对不起......”

云卿卿带着愧疚吻了吻糖宝的脸,又帮鱿宝掖了掖被角。

此时艾姨打来了电话。

她脚步轻轻的走到了阳台。

“卿卿,老元那边传来了消息,你母亲在炎都的私人别苑要在明天被拍卖了。”

“艾姨你放心,我会赎回属于妈妈的一切。”

“她曾经打算将一本医书送给你做十八岁的礼物,只可惜你还未长大,她就已经......”

“艾姨,你怀疑那本医书就在兰苑?”

“自从小姐发现你父亲的不轨之事后,就没有再踏入云家半步,唯一落脚点就是兰苑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无论那本医书是否被藏在了兰苑,她都势在必得!

云卿卿正要挂掉电话时,艾姨担忧的声音传来:

“卿卿,你真的要走那一步险棋吗?封九枭这个人可不好对付,更何况他对你怨念至深,万一你被他认出......”

云卿卿的思绪翻涌。

封九枭确实对她厌恶至极,否则那道追杀令也不会一直存在。

不过,封九枭从未见过她这张脸。

“放心吧艾姨,我会小心行事。”

云卿卿离开房间后,鱿宝睁开了眼睛。

他知道妈咪是为了他才回到炎都,也是为了他才有接近爹地的打算。

并非她的本意。

他只恨自己这副不争气的身体,成为了妈咪的拖累。

一想到白天机场发生的事情,鱿宝蹑手蹑脚的爬起来。

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守护妈咪。

片刻后,几张照片立刻被挂在了网上,下载量瞬间飙升。

......

云卿卿带着两个孩子早早的来到了拍卖会现场。

一袭红裙的她气场全开,青丝挽成发髻斜斜的坠在一侧,既美又媚。

糖宝扎着哪吒发髻,穿着粉色的泡泡裙,很是可爱。

鱿宝因为身体免疫系统差,只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连口罩都要戴着。

在场的男人无不被云卿卿的颜值吸引,只不过看到她身边的两小只,忍不住一阵惋惜。

美人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只可惜已经结婚生子。

也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服气。

贵宾席位。

云梦柔一眼就锁定了云卿卿的身影。

她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撕烂。

昨晚,她在轮船被打的照片在网上被传得沸沸扬扬。

今早就喜提了热搜的位置,害的云氏药业的股份下跌了几个点。

她笃定这件事情一定是云卿卿所为。

所以一听到兰苑被拍卖的消息,她立刻缠着封九枭来到了拍卖现场,势必要扳回一局。

她扭头看着身边这个矜贵俊美的男人,柔声道:

“九哥,这座宅院有些年月了,就算转手一卖也能大赚一笔。”

封九枭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并没有听清云梦柔在说什么。

从昨天到今天,小魔王的情绪就有些不对劲。

他明明晚了三分钟,小魔王竟然没有炸。

今天一大早,云梦柔出现在封宅,小魔王竟然没有赶人。

向来不喜欢画画的小魔王,今天一大早就拿着画笔涂涂画画,甚至抱着画像露出惊悚的微笑。

这简直不像他的风格,倒像是中了邪。

云梦柔见封九枭没有任何的回应,便晃了晃他的手臂。

“九哥,只不过这座别苑是卿卿妈妈生前的居所,我想着......。”

听到这两个字,封九枭的脸色骤然阴冷。

一想到这个女人,他便恨得咬牙切齿。

“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起她!”

云梦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忍不住勾起了唇角,他果然一如既往的讨厌云卿卿。

单凭这一点,云卿卿也不敢撕开过往。

“九哥,我真的很喜欢这家别苑的设计风格。”

“喜欢就买。”

“谢谢九哥。”

云梦柔娇羞的献吻,却被封九枭错开了身体。

她忍不住握紧了手指。

这五年来,封九枭虽然对她很好,只要她想要的,他必然会捧在她的面前。

唯独对她的碰触,避之不及。

金锤被敲响,拍卖会正式开始。

起初拍卖的物件不过是首饰古董,云卿卿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她单手撑着脑袋昏昏欲睡。

两小只则在场地的儿童区玩得不亦乐乎。

拍卖了十几件物件后,主持人宣布中场休息。

封九枭已经被商界的几位大佬围住寒暄。

云梦柔戴着封九枭为她拍下的珠宝,走到云卿卿身边,炫耀道:

“这是九哥送我的首饰,只要我喜欢,哪怕是天上的月亮他都会摘来捧给我。”

云卿卿漫不经心的掏了掏耳朵:“一大早就听到狗吠,还真是晦气。”

云梦柔忍着怒气,压低声音道:

“云卿卿,你来这里不就是想要买回你那个短命妈的别苑?但我劝你最好不要出手,免得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但凡你在意的,我都会抢到手!”

她的目光旋即落在不远处的身影上:

“我听说你儿子是个病秧子,与其跟我叫板,倒不如留着这些钱给你那病秧子买块墓地,说不准......”

云卿卿的眼眸中瞬间泛起杀意,她猛然攥住云梦柔的手腕: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乱吠,今天我就教你一招,能动手千万别哔哔!”

只听咔嚓一声,云梦柔的胳膊脱臼。

“啊!”

一声尖叫破空而出,所有的寒暄戛然而止。

封九枭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

红衣张狂,身段曼妙,可那女人的身上却弥漫着令人无法逼视的杀意。

当他看清女人的眼眸时,瞳孔剧烈一缩,迈着大长腿疾步走过去。

“云卿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