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宠妻至上:封太太,一起拼四胎 >> 

做我爹地,娶我妈咪

第2章 做我爹地,娶我妈咪

云卿卿趁机挣脱开束缚,捡起床上的麻药针,逼近对方的大动脉。

“云梦柔,你已经跟九哥哥订婚了,为什么还要用这种下作手段?”

云梦柔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慌乱。“这是情侣之间的情调,你懂什么?!”

她绝不会让任何人知晓,她在封九枭做手术时,动了手脚。

如今的封九枭已经被催眠师进行记忆覆盖。

他只记得她。

不过催眠大师说过,这种催眠会随着时间的转移,渐渐的失去效力。

在此之前,她必须稳坐封太太的位置,抓住封九枭的心。

云卿卿手中的针管逼近:“为什么九哥哥对我就像是陌生人一样?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那是因为他已经爱上了我,所以不屑提起你,就连你们的过往都觉得恶心!”

“你撒谎!”

“啧,我的好妹妹,你也太天真了,男人都善变啊,他自从回到了炎都,早就忘了你,而且在国外,一直是我守在他的身边。”

云卿卿的胸口发胀,心脏一阵阵的痉挛。

看到她痛苦的模样,云梦柔顿时觉得痛快,只想狠狠的补上一刀。

“你不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啊,他肯跟我订婚,却亲手把你送上手术台,难道你......”

“够了,你去死吧!”

心碎与怒意直冲脑门,她猛然将麻醉针扎在了对方的身体里。

云梦柔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云卿卿推开窗子,向下望了望。

虽然这里距离地面足足有十几米,可一楼撑着用来暂时停车的遮阴棚。

她抚了抚腹部:“宝宝,你一定要乖。”

她决绝的跳下,瞬间消失在浓稠的夜色。

......

半小时后。

封九枭久等不来,有点不耐烦。刚要让人进去看一眼,就收到了云卿卿逃走的消息。

顿时怒不可遏!

很好!

这个女人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触碰他的底线。

简直该死!

“吩咐下去,守住炎都所有的出入口,势必要抓住云卿卿!”

方德想到云卿卿怀着九爷的孩子,问道:“那小少爷呢?”

封九枭的眉眼瞬间如刀锋一般,咄咄逼人:

“呵!她生下我的孩子,不过是为了日后的富贵荣华,这种女人也配?”

单凭这个孩子是云卿卿生的,身上已经被打上了耻辱的标签。

他在炎都是翻云覆雨手,怎能让人落下把柄。

封家几百年的世家容光,已经被这个女人踩踏了一脚。

决不能让这个孩子成为门楣的污点。

方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看来云二小姐确实触动了九爷的逆鳞,怕是必死无疑啊。

“属下明白。”

封九枭将手中的玉扳指碾碎,声音冰冷: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然而。

这一找,就是十个月。

人没找到,但方德却从医院里带回了一个啼哭的婴孩!

襁褓里还有两份文件。

一份亲子鉴定书,赫然显示两人是父子关系。

一份是病例,显示云卿卿因难产而死,就连遗体也捐赠了,骨灰撒在了大海里。

“云卿卿,你好样的!”

这个女人诡诈阴险,他可不相信她已经死了。

就连这个孩子,他也重新做了一份亲子鉴定书。

直到确认结果,他才相信这个事实。

在他看来,她当初肯保住这个孩子,不过是想要趁机敲诈。

如今见敲诈不成,索性丢下,方便与野男人私奔。

从孩子被抱来的那一天,封九枭就冷着一张脸,倒是陈管家跟柳妈欢天喜地。

“九爷,小少爷跟你长得多像,要不要抱抱?”

封九枭看了看皱巴巴的婴孩,一脸厌弃:“丑得要死!”

他不爱他的母亲,甚至深恶痛绝,对这个孩子也心存抵触。

柳妈笑道:“刚出生的小孩子都这样,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陈管家看出了他的心思,便道:“那九爷打算怎么处置小少爷?”

封九枭剑眉紧锁,那个女人虽然可恶,可虎毒不食子。

封家的孩子又不能流落在外。

他想了想便道:“送去老爷子那里,省的眼见心烦。”

“那我们还要不要找到云二小姐?”

一想到那个女人给他带来的屈辱与困扰,封九枭全身裹挟着戾气。“务必要找到那个女人,我要将她碎尸万段!”

......

五年后。

返回炎都的轮船上,站着一个俏丽妩媚的女人,而她身边席坐着两个精致可爱的宝宝。

一袭红裙衬得她肌肤瓷白,波浪卷斜斜的坠在一侧,风情万种。

一路走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拒绝了多个男人的搭讪。

她想这些人看上她,不过是因为这张精致的脸,还有曼妙的身段。

男人果然是视觉动物,就算知道她是两个孩子的妈,也敢上来撩。

若他们知道,她就是以前那个声名狼藉,满脸伤疤的云卿卿,又会怎样?

女儿云糖小一边吃着棒棒糖一边用肉乎乎的小手指向岸边。

“妈咪,这是我跟鱿宝出生的地方吗?我们快到家了喔。”

“是啊,等下船的时候,要乖乖跟在妈咪跟鱿宝身边,知道吗?”

小家伙乖乖的点了点头:“那我以后就要在这里走T台啦。”

“我们糖宝有表演天赋,在哪里都可以喔。”

小家伙被夸得晕乎乎的,嘟起小嘴给了她一个甜甜的吻。

云鱿则安静的敲打着那台经过特殊改装的笔记本。

黑客暗网屏幕上刷新了几个高价任务。

想到自己一时半刻是不会离开洛城的,倒不如接几个洛城的任务,还可以赚笔医药费。

望着码头上的车水马龙,云卿卿忍不住感慨万千。

原本她以为。

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回到洛城,毕竟这个地方赐了她一身的伤。

可云鱿的病拖不得,她必须赶回来。

更何况......

她也想念大宝。

当初丢下他,别无选择,否则以封、云两家的手腕,他们恐怕谁也活不成了。

也不知道那个孩子跟在封九枭的身边,会被养成什么性子......

想到一身暴戾的封九枭,云卿卿就忍不住犯愁。

旁边。

云糖小用那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扫视着人群,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时,忍不住一亮。

“妈咪,那个男人好帅,要不要拐来做爹地?”

云卿卿忍不住扶额,女儿大概太渴望父爱了,看到个帅哥就想撩来做爹地。

当她扭头看清那个男人的长相时,瞬间身形僵直。

有些缘分还真是可怕!

那个男人竟然是封九枭。

五年了,他一如既往的矜贵俊美,身上似乎沉淀了一丝岁月馈赠的成熟。

看到他,云卿卿心里一惊,飞快的帮云鱿戴上眼镜跟口罩,以遮住这张跟封九枭相似的脸。

至于云糖小那家伙,看到帅哥就冲过去。

转眼间,就已经蹦蹦跶跶的到了封九枭的身边。

她歪着脑袋道:“叔叔,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封九枭垂眸看着眼前这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英眉微挑。

这才是小孩子该有的奶萌,不像家里那个混世小魔王,整天把封宅搞得乌烟瘴气。

简直遗传了他母亲的劣质基因。

“小家伙,认错人了?”

“叔叔,我觉得你长得像我爹地耶,不如我把妈咪嫁给你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