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 >> 

要他们身败名裂

第2章 要他们身败名裂

程经纶从此走入小众的视野,成为了学校的名人,也吸引到了白富美校花左新雨的注意。

左家在帝城也是小有名望的家族,左新雨身为名门千金,即便看上了程经纶,也不会像别的女生主动追求。她只是借着各种机会接近程经纶,和他同台演出。

两人一个弹钢琴,一个拉小提琴,配合的相当默契,很快成了大众眼里的校园cp,炒的火热。

有人将他们的表演视频发到了网络上,吸了一大波粉。

即便两人从未公开承认过彼此的关系,但是大家早就默认两人是情侣。

这也是左新雨敢肆无忌惮挑衅她的原因。

“沫沫,我说的你听到了吗?”

程经纶见苏沫半天不回复,催促了一声。

“听到了,我还没到学校,等到了学校我把曲谱送去大礼堂。”

听到苏沫的肯定答复,程经纶语气这才轻缓了下来,“乖,我也是为了咱们的未来。”

苏沫挂断电话,秀白的面庞一点点变冷。

程经纶,咱们没有未来了。

苏沫到宿舍的时候,迎面撞上了舍友秋雪儿,后者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神色严肃的看着她,“沫沫,我有话对你说。”

在此之前,秋雪儿就几次三番提醒过苏沫,要她提防左新雨,可是当时的她被程经纶的花言巧语蒙蔽了双眼,即便心里起疑,也愿意相信他。

秋雪儿盯着苏沫面容,似是有些不忍,“沫沫,我看到程经纶和左新雨去开房了。”

苏沫胸口一钝,眼神却已经没有丝毫的波动了,只“嗯”了一声。

秋雪儿一愣,她原以为苏沫会难过会愤怒,反正不该是这么平静。

“沫沫你……”

不等秋雪儿把话说完,苏沫直接从手机里翻出左新雨发给她的那张照片,“我都知道了。”

秋雪儿看了照片,气得嘴角抽了抽,忍不住怒骂,“混蛋!沫沫,我陪你去揍两个混蛋一顿!”

“不急,只是揍一顿太便宜他们了。”

而且也不实际,毕竟左新雨在大众眼里可是程经纶的正牌女友呢,她以什么身份苏声讨二人。

看着苏沫冷静的模样,秋雪儿也跟着冷静下来,“沫沫,你想怎么做?”

“我现在要去给左新雨送曲谱。”

秋雪儿不解,“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把自己的成果拱手让人?”

“不,我有计划。”

看苏沫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秋雪儿也就没再多说什么,毕竟谁受了这样的背叛,都不可能轻易选择原谅,而且苏沫明显彻底醒悟了。

“沫沫,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苏沫一双杏眸蒙上了一层冰霜,“你还记得我每次写完曲子都会让你帮我录像的事情吧?那些录像都还在吗?”

因为秋雪儿也是拉小提琴的,和左新雨一个专业。所以每次苏沫写完曲子都会和秋雪儿探讨一番,顺便录个像或者录个音,方便后面自检和修改。

秋雪儿眼睛一亮,“在!我都好好留着呢。”

她当初就很不甘心苏沫把那些曲子白白的拿给秋雪儿和程经纶使用,而且一直觉得只有苏沫才能表演出曲子最原始的韵味,所以一直好好保存着。

“那就好办了,等今天晚上过后,找个机会把那些录像匿名发到学校的论坛上。”

她知道这些东西不足以毁掉程经纶和左新雨,不过她要的就是一步步慢慢摧毁。

她受到了这么久的欺骗,现在她不仅仅想要程经纶和左新雨受到该有的惩罚,还要他们身败名裂。

虽然今晚不过是学校的周年庆,但是帝城音乐学院作为华国的最高学府之一,一场周年庆也会吸引到不少圈内大家。

更何况左新雨和程经纶作为小有名气的网络情侣,有着一大波粉丝前来买票支持。

苏沫带着曲谱,从礼堂内部侧门进入程经纶和左新雨所在的休息室。

她刚一进去就听到里面同学们的打趣声,“二位至今没有公开,是不是想直接结婚啊?”

好几个同学把左新雨和程经纶围在中间,左新雨穿着一袭漂亮的裸粉色礼裙,俏脸染上一层薄红,一脸娇羞的看着身旁的男人,语中含笑,“哎呀,大家别闹啦。”

程经纶轻笑着,一只胳膊微微抬起,虽然手没搭到左新雨的肩膀上,却是一副维护的姿态。

站在门边,苏沫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苦笑。

忽然,被程经纶护在怀里的左新雨瞥见了苏沫,便直接挤出人群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

“沫沫,你来啦!”

在人前左新雨还是要操所谓好姐妹的人设。

左新雨贴到苏沫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苏沫,你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吧?”

苏沫无论是接下来要实习的单位,还是保研的名额都是左新雨推荐的。

所以左新雨自以为捏住了苏沫的命门。

在接近程经纶的时候,她就调查过苏沫的背景。父母双亡,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除了学习好一点,骨子里带着穷人的温吞和软弱,所以左新雨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当她得知苏沫把自己创作的词曲都交给程经纶之后,更是确信苏沫成不了大气候。

她要把苏沫从程经纶身边逼走,不过在那之前,她需要榨干苏沫的最后一点价值。

“我当然清楚。”苏沫娇软的唇角冷冷一勾,意有所指的开口。

或许是左新雨太过自信,根本没有听出来她话中有话。

“算你识相。”左新雨松开苏沫,又恢复一副姐妹情深的神情。

程经纶不放心的从后面走过来,拉开了二人。

他不知道苏沫是什么时候过来的,有没有看到刚才的那一幕,所以现在有些心虚。

单独把苏沫拉到角落之后,程经纶一副有愧样子,压低声音,“沫沫,今天的事对不起,我也认真考虑了一下,我们现在还是学生,太早结婚不合适,而且我现在事业处于上升期的阶段……”

“没关系,我能理解。”苏沫实在是懒得听他说废话,将谱子塞到他怀里,“这是曲谱,时间不早了,快去准备吧。”

程经纶看到曲谱,眼底的愧疚之色立马消失殆尽,“谢谢你沫沫。”

他想伸手抱一下苏沫,却被后者避开。

苏沫掩下眸底的冷芒,微微一笑,“祝演出顺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