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 >> 

要不要和我们先生拼个婚?

第1章 要不要和我们先生拼个婚?

离民政局下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苏沫裹紧了身上的大衣,一双杏眸冷冷的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信息。

“苏沫,看到了嘛?经纶哥哥是我的。”

文字下面还配着一张一男一女肢体交缠的图片。

发信人来自她曾经的闺蜜,左新雨。

今天原本是她和相恋五年男友程经纶领证的日子,然而她在民政局门口等了六个多小时,给男友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无人接听,却先收到了来自好友的信息。

一条让她彻底心灰意冷的信息。

这是她给男友最后的机会,也是给这段感情最后一次机会。

苏沫忍下心头的剧痛,眨掉眼底的泪花,转身准备离开,然而还没走上两步,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位小姐稍等一下!”

一道温和有礼的嗓音响起。

苏沫微微拧眉朝身后望去,就看到一个模样俊秀可亲,穿着红西装的男人笑着朝她走了过来。

红西装男人走到她面前站定,微微打量了一下她,便露出一抹标志性的商业微笑,“这位小姐是过来领证的吗?”

闻言,苏沫秀丽的眉微微拧起。

红西装男人面色也有些尴尬,“是这样的,我们先生今天也是来领证的,但是因为出了点意外,另一位没来。我看您也孤身一人,要不要……和我们先生拼个婚?”

拼个……婚?

苏沫长这么大,只听过拼鞋子拼衣服拼多多,从来没听过还能拼婚的。

那人也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荒唐,又连忙开口解释,“这位小姐请您放心,如果你愿意的话,先生将会满足你的一切需求。并且六个月后,根据您的意愿,可以恢复自由身。我们先生就在那辆车上。”

说着,这人侧了侧身,手掌摊开侧向似乎在她来之前就已经停在路边的黑色捷豹。

苏沫顺着视线看了过去。

车里的人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一般,车窗缓缓降落,渐渐地露出一张陌生却惊人眼球的脸。

明明是亚洲人的皮相,却有着欧洲人的骨相,凌厉漂亮,尤其那双漆黑的冷眸,看似淡漠,却又透着致命危险的气息。

只平平淡淡的一个眼神,却让苏沫有瞬间的窒息感。

之所以是瞬间的窒息,是因为那男人很快便将车窗升了上去,隔绝了那如有实质般的视线。

“小姐?”面前男人的呼唤,唤回了苏沫的思绪。

苏沫眨眨眼,神色恢复如常。

她从小到大接触过很多人,但还从未有人让她有这样强烈的压迫感,让她的心绪竟然也跟着乱了几分。

奇怪……

“苏小姐,离民政局关门还有五分钟,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男人低头看了眼手表。

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一丝急切,但是他整个人还是绅士有礼的,可见素养极佳。

“我同意,不过我有要求。”苏沫从容不迫的开口,这句话一脱口,她感觉心底最后的那一丝伤也化为齑粉,随风飘散了。

既然程经纶可以那么轻而易举的放弃她,那么她也可以。

她要程经纶后悔!

红西装男人面色一松,“您尽管提。”

苏沫视线看向黑色捷豹的方向,“不,我要当面提。”

这自然是指当着车里的那位面提。

红西装男人又低头看了眼时间,“您现在要见我们先生?”

“不必了,时间紧迫,而且既然做了夫妻……”苏沫朝着男人所在车窗的方向微微眯了眯眼,“便迟早会见面。”

她倒也好奇这位相貌气度不俗的男人,究竟是谁,不过来日方长,她有的是时间,现在她的当务之急是回去收拾渣男贱女。

那位红西装男子办事效率很高,即便车里那位先生没有下车,也顺利的领了证。

看着手里的红本本,苏沫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竟然真的就这么成为了有夫之妇。

下一秒手机铃声响起。

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苏沫小姐您好,我是郁司辰,是你的新婚丈夫。”

嗓音清冽,如泉水过耳。

除了出众的样貌,这人还有醉人的嗓音。

这是郁司辰给苏沫的第二印象。

苏沫微勾了下红唇,“郁司辰先生您好,我是苏沫,是你的新婚妻子。”

那头男人似乎轻笑了一声,“这是我的号码,下次见。”

“下次见。”

看着那抹窈窕的身影转身离开,车内的郁司辰缓缓将手机从耳边拿开,薄唇勾起一抹有些邪魅又有些温柔的弧度,“好久不见,小东西还是一如既往的大胆。”

一旁的红西装男人,郁司辰的专用助理许默,长吐了口气,“先生,不过你怎么能肯定苏小姐会答应呢?”

“因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郁司辰的眸光紧紧的盯着车窗外刚才苏沫站过的地方,像是陷入了某种长久的回忆。

一阵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许默拿起手机,“是老夫人的电话。”

闻言,郁司辰的眸底瞬间爬上一层阴霾,嗓音里却带着一丝诡谲的笑意,“回老宅。”

……

苏沫回去的路上,上网百度了一下郁司辰这个名字,然而百度的结果却是一片空白。

要么这个人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所以百度没有记录,要么这人是个牛逼的大佬,普通途径根本调查不到。

她还来不及细想,手机界面跳转,一通电话打进来了。

她没急着接,而是瞥了眼手机左上角的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半了。

呵!

苏沫不急不忙,一直等到电话自己挂断。

很快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苏沫这才慢条斯理地按了接通键。

刚一接通,那头程经纶火急火燎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沫沫,对不起,我昨天巡演太累了,一直睡到现在,手机静音没听到。”

“哦。”苏沫冷冷的应了一声。

又是类似的借口,她以前还以为他是真的忙工作才没时间陪自己,现在想来恐怕都是陪着左新雨,忙到人家床上去了。

那头似是没想到她会是这副反应,先是愣了一下,以为她没生气,便紧接着开口,“不过沫沫,你是不是带走了新雨晚上要表演的曲谱?你知道我们两个晚上要参加学校的庆典,你现在在哪?快点把曲谱送过来。”

当年为了和男友在一个学校,苏沫放弃了自己喜欢的表演专业,凭借着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来到了帝城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制作。

虽然学习的时间不算长,但是苏沫大二时便可以作词作曲。程经纶却说喜欢什么不希望她抛头露面,把她的词曲都拿去私用了。

谁曾想歌一出,便在网络上小小的火了一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