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太子妃她总想和离 >> 

记仇

第5章 记仇

寒夜对苏颜的威胁,半点都不在意。

“按照你刚才所说,殿下早该在半个时辰之前就醒来的,然而时间到了殿下未醒,你还敢说你没有居心?”

“我有什么居心了?我的命都绑在他手上了,他死了我殉葬吗?你有没有脑子?”

寒夜面无表情。

苏颜气结,“你家主子只是睡着,他睡着是好的,睡的越久越好,那是身体在恢复,你怎么就不信呢?”

“因为没听说过,睡觉能恢复身体。”寒夜冷声的说,“太子妃还是不要再白费口舌了,等我家殿下醒了,太子妃自然没事。”

苏颜的一双眼睛都气的要立起来了,“我等着,你也让我站起来等,你让我跪着?”

“若是我家殿下有什么意外,太子妃以为跪着就行了吗?”

恨得一口银牙都要咬碎,苏颜看着寒夜,“我再强调一遍,你家太子只是身体疲惫,很快就能醒,你现在羞辱我也没用,而且我是个非常记仇的人!”

不管苏颜说什么,寒夜都是完全不受影响,没有任何商量的,苏颜被压着跪了四个时辰!

对,四个时辰,八个小时,苏颜的膝盖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心情从刚开始得愤怒,到现在的冷漠。

心里把之后怎么收拾寒夜,想了一百零八种方法。

四个时辰之后,床上的司徒煜动了动,随即慢慢的睁开眼睛,苏颜立刻一屁股坐在地上,拉开裙摆,看自己的膝盖。

“殿下?”寒夜立刻上前问,“王爷可是身体有什么不妥?”

司徒煜看着寒夜,脑子快速的清醒,“没有!”

“那殿下可绝对身子好多了!”

“是,从未如此轻松过!”

寒夜把司徒煜扶起来,看到了毫无半点形象,坐在地上的苏颜。

司徒煜疑惑的扬眉,看了寒夜一眼。

就见寒夜噗通一声跪在苏颜面前,硬声的说道,“是属下错怪太子妃,请太子妃责罚!”

“哼!”苏颜哼了一声,“我不接受!我膝盖都要断了,你一句错怪了就完了吗?”

“请太子妃恕罪!”

“我不恕罪!”苏颜说,“凭什么恕罪,你看看我的膝盖,你看看!”

寒夜自然是不敢看的,连忙低下头,“是属下的错,属下甘愿领罚!”

“不接受,就像是你当初不接受我的解释一样,不要再说了,以后我们就是死仇!”

寒夜,

这边司徒煜看着苏颜气的满脸通红,认真仇视寒夜的样子,竟然莫名的觉得。。。。。好看!

不过瞬间司徒煜就将这感觉给挥散了。

什么可爱?他连这个人到底是谁都还不知道呢!

“行了,寒夜也都是为了保护本宫,即便是有错也是情有可原!”

司徒煜刚说完这话,苏颜一下子就爆炸了,“他是情有可原,那我呢,你知道我被押着跪了多久?我的膝盖都要废了!”

“是属下愚昧,请太子妃责罚,属下绝无怨言!”

见苏颜咄咄逼人,司徒煜也皱了眉,“你说想要如何!”

适可而止这个道理,苏颜是知道的,所以听到司徒煜这么问,也顺势收了回来。

“第一,以后他见了我,得客气点,绝对不能使用暴力胁迫,必要时候还得保护我!”

这要求不过分,苏颜真的能救司徒煜,寒夜保护她也是必然的。

“第二,这件事怎么说也是因你而起,明日你必须跟我回门,且必须给足我面子,不能在外人面前让我难堪。”

苏颜说完看着司徒煜,“你若是同意,这件事就暂时算了!”

说起来,这两个人要求都不算是过分,但是。

“暂时?”

“暂时,因为的膝盖很疼,预计疼很久,而且我是个非常记仇的人,这点我刚才已经无数次的跟寒夜大人说了!”

寒夜,

刚才有多冷酷,这会儿就有多尴尬!

司徒煜看着气的脸都鼓起来的苏颜,鬼使神差的竟然点头同意了。

看到司徒煜点头,苏颜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离开的背影还一瘸一拐的。

“殿下可是身子真的好多了?”苏颜离开后,寒夜还是不放心的问。

司徒煜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是,好多了,只是一次清理毒素,比之前吃过的那些药都有效果。”

“也许她是真的可以帮本宫解毒也说不定。”

“可是。寒夜皱着眉,“太子妃终究是苏相的女儿,而苏相。。。。。过于诡计多端!”

司徒煜沉默了。

是啊,她是苏相的女儿,纵然是已经打算被舍弃的,如今到底还活着,成功的待在了自己身边,苏相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三朝回门。。。。。

苏颜第二天一大早就被诗雯给拉起来了,闭着眼睛任由诗雯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然后又被拉去换了衣服。

等一切都弄好了之后,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司徒煜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苏颜出门见到司徒煜有一瞬间的惊艳,这个男人真是极适合穿白色的华服。

不单单是将他一身凌厉的气势给隐藏了,更是将人衬托的衣服温文尔雅,平易近人,是女人一看就想要托付终身的类型。

但是。。。。。

眨巴了两下眼睛,苏颜又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阿弥陀佛,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美好的东西下面总是带着剧毒的。

“在想什么?”

思绪间,苏颜已经走到了司徒煜的身边,听到司徒煜说话,看到司徒煜伸出来的手。

那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真的。。。。。好看啊!

心情有些激动!

“苏颜?”

听到司徒煜略带不耐烦的声音,苏颜瞬间清醒!

想什么呢!想的多,死得快!

而后将自己的手,放在司徒煜的手心,扬起笑脸,“太子丰神俊朗,臣妾一时看花了眼!”

司徒煜,

即便是自家夫君,寻常女子有说话这么直接的吗?

扶着苏颜上了马车,司徒煜自己也跟着上来,就看到苏颜伸长了退坐在那,姿势看着有些怪异。

“膝盖疼,不能打弯,太子见谅!”

司徒煜,

之后便是两人各自沉默,因为没睡醒,苏颜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几次闭上眼睛,最后索性就直接睡了过去。

直到咚的一声,脑袋撞在车壁上,瞬间清醒,听到了外面的声音。。。。。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