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太子妃她总想和离 >> 

治病

第4章 治病

就在诗雯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苏颜开口。

“太子身体弱,不宜见这些血腥,把人带下去吧。”

诗雯,之后苏颜头也不回的离开,路过了石柱上的那些人,却不是往飞云阁走,而是转向镜月小榭。

谁也不知道,此刻苏颜背脊挺直的,不慌不忙,实际上却是双腿在颤抖,片刻都不敢停下。

这消息自然是第一时间传到了司徒煜的耳朵里,换来司徒煜的冷然一笑。

到了晚上,从苏颜那送来了两张写满了药材的纸,真的是满满两大张,且很多都是不常见的,饶是司徒煜身为太子,想要全部找齐,也需要费一番有力气,镜月小榭,苏颜从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直到列出药材的单子,才感觉到松了一口气。

她是个大夫,但是下午那样血腥的画面,她看了也会觉得不舒服,尤其是明白这是某个人故意让自己看,故意警告自己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人为刀俎,苏颜只能逼着自己尽快适应,马上接受。

早日给太子解了毒,她便早日解放了!

出了房间,苏颜将从苏相手里拿到的解药递给诗雯。

“帮我拿给封老看看,是不是给我解毒的药!”

饶是诗雯反应快速,这时候也有些懵。

在马车上的时候,苏颜什么都没说,才会让诗雯不满,以为她是听了苏相的话,故意要隐瞒太子的。

“我中毒了,苏相做的,让我监视太子和太子府,但是我不敢,这是他给我的解药,让三日回门的时候带着太子一起,再给我剩下的解药。”

“你去请示太子,看怎么做!”

说完,苏颜便打了个哈欠,“请示完了之后,把药拿回来给我服下,不然我死了也没人给你家太子解毒。”

诗雯,其实苏颜想的很简单,她要抱谁的大腿,那就抱的牢实了,左右逢源才会让自己死的更快。

司徒煜现在不相信自己也正常,谁会相信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但是没关系,为了自由,她有耐心。

司徒煜的动作也是快,药材第二天就准备了大半,苏颜挑挑拣拣了半天,抱着挑出来药材去了飞云阁。

因为要解毒,苏颜被允许自由进入飞云阁。

“准备一个大木桶,然后准备温水,要是温水才行!”进门之后,苏颜对着正靠在床边看书的司徒煜说。

司徒煜放下书,抬了抬手,有侍卫立刻出了门。

苏颜将药分门别类的放好,坐在司徒煜身边一边把脉一边询问,“药可按时吃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轻松了很多!”

“是暂时的,只是毒性被压制而已,今日我帮你逼毒,用药浴的方法。”

司徒煜,今天的苏颜和之前的不太一样,感觉好像是。有点生气了的感觉。

生气?呵呵!

“有把握吗?”司徒煜问。

“有!”

说实话,司徒煜没见过跟苏颜一样这么自信的大夫!

“若是失败,你便没了留着的必要了。”

苏颜收回把脉的手指,“那我们打个赌吧?”

“恩?”

“今日之后,你便可以下床走动,明日是三朝回门,你和我一起去!”

司徒煜没说话,看着苏颜。

苏颜能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似乎都冷了点。

“你跟苏相不和,我知道,但是三朝回门,你在所有人的视线里进了太师府,他敢把你怎么样?”

苏颜看着司徒煜,一脸认真,“最多也就是给你一下毒,但是有我在,下毒你不用担心。”

“你体内中毒,是苏相下的,不服解药就要死!”

苏颜点头,“服了也会死,那便宜爹就没想让我活着,他对付你若是得逞了,我的作用也就没了。”

“你倒是清楚!”

“他给的药,我一看就知道有问题,而且和他比起来,你更可靠!”

“哦?何以见得?”

苏颜身体僵了一下,而后吐了一口气,“有些话说开了就没意思了,我能说我是因为没选择?”

“而且,我也就是随口问你一下,你明天必须跟我去,不然我没有解药挂了,你也得跟着一起!”

司徒煜,“你不会给自己配解药?”

“那也需要时间啊,你以为我是神仙吗?”苏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正好这个时候,大木桶被送进来。

苏颜上前,往木桶里滴了两滴水,一边解释,“这是消毒用的,你脱了衣服,进去!”

“放心,我不看你!”

水是温的,身体进去的时候有点凉,司徒煜皱了皱眉,苏颜立刻说,“没事,马上就不凉了。”

然后,苏颜开始往木桶里扔药材,分着先后顺序,让司徒煜有种,苏颜不是在治病,而是在煲汤!

“好了,我们开始了!”

苏颜话音落下,手里的银针也同时落下,司徒煜一时不察,闷哼了一声。

隐藏在暗处的寒夜随即出现,手里的长剑已经横在了苏颜的脖子上。

“住手!”司徒煜开口,同时吐出一口黑血,心里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

苏颜瞪了一眼寒夜,没说话。

随着苏颜手里的银针落下,司徒煜不光是吐了血,连后背的下针处都开始流出黑血。

除此之外,司徒煜还感觉到自己身体越来越热。

明明知道水的温度是凉的,他却觉得烫!

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听到苏颜说,“好了,换水!用清水给你家主子的清理!”

司徒煜想要睁开眼睛,却睁不开,有一种很疲惫的感觉,让他想要睡。

事实上他也真的睡着了,且是很久没有睡的这么好,感觉身体似乎都在睡梦中恢复着。

所以他本能的陷入沉睡,摒弃了外界的一切声音。

从司徒煜昏睡过去开始,苏颜便被压在了司徒煜的身边,尤其是在苏颜预计的时间里司徒煜没醒来。

哪怕是苏颜一遍遍说,只是因为司徒煜身体虚弱,睡沉了,但是没人相信她。

苏颜直接被侍卫押着跪在地上,逼着她将司徒煜救醒。

“他只是睡着,生病的人,睡眠才是最好的恢复,你们这都不懂吗?”

“一派胡言,殿下绝对不会睡得如此人事不知!”

说话的寒夜,苏颜狠狠的瞪过去一眼,“你别后悔!”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