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太子妃她总想和离 >> 

试探

第3章 试探

“昏过去了?”司徒煜扬眉,“未服用幻离花之前?”

诗雯点头回答,“是,封老去看了,说是本来就中了毒,且毒性霸道,需要按时服用解药才能续命。”

“幻离花也是一样毒性强烈,封老不建议同时使用,怕太子妃的身体承受不住。”

说完这些,诗雯又说,“殿下,这怕是苏相手段,用来控制太子妃的。”

“苏颜人呢?”

听主子问起这个,诗雯顿了顿,随即才开口,“太子妃昏了一段时间之后就醒了,知道自己中了毒之后愣了好一会儿,就对苏相破口大骂!”

“恩?对苏相破口大骂?”

诗雯看了一眼司徒煜,见他似乎是有兴趣的,便如实汇报,“说苏相缺德,不知好歹,为老不尊,也不怕坏事做多了遭了报应,断子绝孙!”

“呵!”诗雯话才一说完,司徒煜就笑了。

虽然笑容的弧度不大,但是诗雯确定自己看到自家主子的笑容,有些愣住。

多久了,没见到过主子的笑容?

“去看一下,身子若是没事就安排她进宫,让她见苏相。”

“是,殿下!”

即便是诗雯不提醒,苏颜也是要进宫的!给自己的女儿下毒,苏相这个人是有多恶毒?

她得去见见原主的渣爹,还要拿解药,然后分析成分尽快研制解药!

压制火气进宫,苏颜一直提醒自己要忍耐,毕竟是皇权至上的地方,毕竟太子的大腿她也没抱稳呢。

但是呢,显然她这太子妃也还是不招人待见的,在皇后的凤合宫等了半天,站到小腿都要抽筋了,都没等到人。

最后来了个嬷嬷,说了一句皇后身体不适,改日再召见太子妃,就把人打发了!

苏颜,“……”

这一句身体不适,是真的敷衍又好用!呵!

不见也刚好,苏颜马上就要离宫,准备去太师府找人,但是苏相是个配合的,人就在御花园等着了。

见到苏颜,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诗雯,说了一句,“为父有话跟你说,让你身边的人退下!”

苏颜对苏相的第一感觉就是嚣张,嚣张的连太子都不放在眼里,半分样子都不想做,所以对她这个太子妃才会一点客气都没有。

“诗雯要伺候我的,我进宫的时候,突然身体不舒服,太子不放心,叫诗雯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这话说完,苏相和诗雯都一起看向了苏颜,一个愤怒,一个诧异。

“我们父女之间说个话,还要外人在场不成?苏颜?”最后一句苏颜已经带了警告。

苏颜当然知道她现在应该听话,但是面对这么一个想要弄死自己女儿的便宜爹,她就是不想让他满意了。

“太子妃,奴婢在前面等着太子妃,若是有事,太子妃可随时传唤奴婢的。”诗雯体贴的说。

转头,苏颜看了诗雯一眼,“好!”

等诗雯走开,苏相才冷哼一声,“这太子妃的位置才做了一天,便觉得自己翅膀硬了?”

苏颜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纹身,忍着将毒针射过去的冲动。

作为一个异常熟悉各种草药和毒药的中医,无声无息给人下毒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苏颜暂时忍了!

“女儿不敢!”

见苏颜乖乖认错,苏相才满意,“可是知道了自己中毒?”

苏颜猛然抬起头,看向苏相。

“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为父不会让你死的,可还记得你嫁入太子府的任务?”

任务?什么任务?要不是她反应快,第一天晚上就要殉葬了,哪里来的任务。

不过苏相这么说,她便想起来,出嫁前一晚,苏相特意找了原主聊天,还给原主亲自斟了一杯茶。

那毒就是那时候下的吧,不过任务是啥?

苏颜的沉默让苏相再次皱眉,“怎么了?可是记恨为父给你下毒?”

难道我还应该感恩戴德?

但是这话苏颜不能说,毕竟眼前这位苏相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父女之情也更是没有,还是先拿到解药为好。

“不,女儿只是有些不解,为何父亲要……”

演戏嘛,她会!

“为了给你铺路,太子对我们相府向来防备,得知你被下毒,或许会生出怜惜,岂不是更利于你行事?”

苏颜,“……”

这理由竟然让她无法反驳!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是如果太子没有丝毫怜惜呢?她若不是会医术,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你如今毫发无伤,就证明了为父的猜测!”

苏颜,“……”

“行了,和从前一样,你只要听话,为父自然不会亏待你,这是解药!”一边说话,苏相一边扔过来一只瓷瓶。

“三天回门,你带太子回来,为父给下个月的解药,这个只能暂时压制而已!”

苏颜,“……”奸诈!

“为了不让太子怀疑,日后我们少见面,有任何消息,按照之前说好的,传递给为父就好!”

说完,苏相转身就走,之后有停下来,往刚才诗雯离开地方看了一眼。

“那个太子的眼线,想办法除掉她,不能让她坏了事!”

苏颜无语的看着苏相头也不回的离开,从头到尾的每句话都说的理所当然,包括给她下毒!

完全没有半点担心她会反抗!

为什么?是原主的记忆她没有完全继承?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和诗雯一起回太子府,一路上她都在想着是不是自己漏掉了什么记忆,所以面对苏相的时候,她才会这么被动!

苏颜聚精会神的想着,一点没留意到诗雯不动声色看过来的眼神。

到了太子府,才刚一进去,身后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庭院里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太子妃回来了,太子请太子妃到飞云阁!”说话的是太子府的管家。

说完便引着这苏颜进门。

苏颜本能的抗拒,因为知道去飞云阁是假,必经庭院才是真!

庭院里,几个人鲜血淋漓的被赤身绑在柱子上,如今夏日炎炎,黑色的石柱上温度高的吓人,苏颜甚至闻到了肉被烤糊的味道,生不如死。

“太子妃,这是太子府这两日找到的细作,意图谋害太子!”诗雯突然在苏颜的耳边小声的说。

苏颜闻言看过去,什么都没说,却让诗雯觉得那眼神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为什么熟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