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太子妃她总想和离 >> 

殉葬

第1章 殉葬

“传皇后口谕,赐太子妃鸩酒!”

“好吵!谁在看电视?”

苏颜睁眼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太监!

“神经病啊!你谁啊!”

“太子妃就不要再挣扎了,赶紧喝了酒,去地下等着太子爷吧。”

太子妃?太子?

大段大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苏颜一下子就清醒了!

她这是穿越了?还穿越成了天晟朝最倒霉的冲喜太子妃?

结果这倒霉催的太子,堂都没拜,就要挂了?!

身为太子妃的她一身嫁衣的被按在这里,就等着殉葬了!

“等一下,太子是已经死了吗?你们就给我喂毒酒?”

“太子妃何必浪费时间呢?杂家可还赶着回去给皇后娘娘复命呢!”

“我要见太子!凭什么你们说人死了就死了,我不信!”刚刚这个太监说,喝了酒下去等着太子爷,那就说明太子现在还没死!

身为一名优秀的现代中医师,她万一能救太子呢?太子不死,她就不用殉葬了啊!

闻言,公公的脸色突然一变,“太子妃这是想违抗皇后的口谕?”

“我什么时候说违抗口谕了,我见见太子不行吗?我今日大婚连太子面儿都没见着,我死不瞑目!”

“见着见不着都是个死,有什么区别?”

“我死也要死在太子身边,不行吗?”

最后公公不耐的挥手,“带她进去,见了一眼之后,立刻喂酒!莫要耽误时间。”

苏颜被两个宫女押着,走进了太子的内殿。

内殿里,一片白绫扎眼,竟是连一个下人都没有,一张大床上,安静的躺着太子。

苏颜挣脱开两个宫女就冲向床边,一下子就扑到了太子身上。

“太子啊,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大婚夜啊,我们都还没同房呢!太子啊,我怎么办啊!”

苏颜死死的扒在太子床边,一只手趁乱在太子胸前一一摸过。

一边嚎着,一边快速替太子把脉。

脉搏跳动缓慢,呼吸孱弱但也还算平稳,典型的心肌供血不足而已,怎么就要死了?

这不坑人吗!

“请太子妃饮酒!”

一个宫女一把拉开苏颜,捏住她的下巴就要灌酒。

苏颜一把夺了鸩酒,狠狠的扔在地上,“你们干什么,太子还没死呢!”

“御医都说了,太子活不过今晚,太子妃还是省点力气,上路去吧!”公公说完,两个宫女又重新端出一杯毒酒。

苏颜急了,“我说了,太子没死,我能救他!他就是心肌供血不足!”

可是这个公公根本不听她说什么,竟然说,“太子妃疯了,赶紧的把酒灌了,杂家得抓紧回宫复命。”

“你才疯了,你这是谋杀,你要谋杀太子!”

“灌酒!给杂家堵住她的嘴!”

宫女们领命上前,苏颜退无可退,眼看毒酒逼到嘴边,苏颜急的下意识挥出手臂,几根银针从手里嗖的飞了出去。

眼前的三个人定住了,是她的银针点穴。

苏颜狠狠的松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手腕,脉搏的地方有一个很精致的纹身,那是她们未来中医师每人都有的储药空间,便于储药,救人!

解决碍事的人,苏颜就要去救太子,一边想着对于心肌供血不足针灸方式,苏颜一边就去要去扯开太子的衣襟。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沉稳的脚步声响起,苏颜一回头就愣住了。

这个进门的人和床上的太子……居然一模一样!

男人进来之后,瞬间解决了多余的三个人,苏颜在一刻清晰的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

“你受伤了,我会医,且我医术很好,出神入化!”为了保命,苏颜忙不迭的说。

杀意顿时减弱,苏颜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那人的身子却毫无预警往前倒去,压在苏颜的肩头。

“你……”

“扶本宫过去!”男人开口,声音低沉冰冷,身上还带着浓郁的血腥味。

本宫,是太子的自称,这人就是她那倒霉夫君太子司徒煜!

扶着司徒煜走到床边,苏颜看到司徒煜在床头的某处按了下,床面下沉,没一会儿便有另一张床浮了起来。

“苏颜,苏相师的女儿?”男人靠在床边,闭上眼睛似乎是在休息,但是苏颜却感觉一股若有似无的杀气一直锁定着自己。

看了一眼地上不知死活的三个人,苏颜选择了诚实。

“是也不是,我是苏颜,但不是太师府的苏颜,我无心搀和进任何事情,只求替你治好了病,你能送我离开这里。”

闻言,司徒煜轻抬眼皮看过去,没说话,眼神里也看不出情绪。

对刚才的事情决口不提,苏颜小心开口,“我先替你包扎伤口,然后我们再谈?”

“恩?伤口用你凭空取物的本事包扎吗?”

苏颜脸色微微一白,这个男人……怎么知道?

“什么?你在说什么,什么凭空取物?”

司徒煜沉默的看着苏颜。

抿着嘴,苏颜有些紧张,储药空间是她最大的底牌,绝对不能现在就暴露了。

苏颜还想着要怎么解释,司徒煜突然抬了抬手腕,立刻就有几个黑衣人进来,将地上的几个人给拖走了!

“没人了,你可以说了!”司徒煜冷漠的开口。

苏颜觉得这是威胁,他肯定是故意的!这个人男人就是在威胁和吓唬自己!

但是……

“不是凭空取物,是银针,就在我袖口里,我刚才动作太快,你才看成了凭空取物。”

苏颜满脸的真诚,“我也就是在家的时候,跟家里的老裁缝学了几招,只是为了好玩而已,真的,你相信我!”

说完这话之后,苏颜便有些紧张的看着司徒煜,这个男人的压迫性太强了,让苏颜很是忌惮。

他越是不说话,苏颜就越是不安。

“跟家里的老裁缝学了几招?”

“是啊,我……”

话都没说完,苏颜看到司徒煜手里的银针,是她刚才射出去的几根银针,跟裁缝绝对是不沾边的。

“刚才你说,你医术超群。”

“……”

“本宫厌恶有人撒谎,违者……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