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助理小姐,请听话 >> 

风一般的逃婚女子

第1章 风一般的逃婚女子

繁荣的街头总有不安宁的角落……

炎炎夏日,烈日当空,一个女孩在小巷极速狂奔。她扎着长长的马尾辫,背着黑色的双肩包穿街过巷。

女孩身上那件撕碎裙摆的白色婚纱让她在大街上格外耀眼。却跟她光着的双脚格格不入。

她身后几个男人也追得气喘吁吁。路人一看就是新娘落跑的戏码。

跑了几条街,实在没力气,落跑的新娘才停下,把手中两只白色高跟鞋往后一甩,鞋跟砸中了“追兵”的头顶。追逐暂告一段落。

那几个男人虽然还没追上,但前面就有几个黑衣男前来堵截。

前有狼后有虎,新娘站在街口,喘了口气,气沉丹田,一手叉腰,一手向那几个男人招了招手,挑眉俏皮地眨了眨眼,说:“过来抓我啊!”

几个黑衣男也不是吃素的,小小女子这般挑衅,便冲上去,争先活捉领功。

殊不知,那落跑的新娘咬着牙,左一拳,右一劈,赤手空拳的把那几个抢着领功的黑衣男打到满地找牙。

几个人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这时,后面的“追兵”休息够了,见另一只队伍连滚带爬,他们想:要用点脑子。

只见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子挽着公事包昂首阔步而来。他笑容焕发,似乎刚刚完成了棘手的工作,大赚了一笔,却没留意危险就在眼前。

其中一个黑衣男一手把西装笔挺文质彬彬的男子扣入怀里,退到无人的小巷子里说:“李小姐,你应该也不想拖无辜人下水,我劝你还是乖乖就范,回去见我家少爷,有话好说。”

她从不受威胁。

被抓的男子一脸懵。心里正慌,思寻:怎么?别人的仇家关我什么事?

而那个被尊称“李小姐”的新娘眼看剩下的两人要对自己动手。她先下手为强,掐住两人的脖子后跟。

殊不知两个黑衣男毫不留情,反手推脱她的手臂,瞬间抓住她双臂。眼看就要束手就擒,落跑的新娘又岂会服输?她还有一双腿。

淡定的向前走着走着,她左一脚,右一脚的轻而易举把两个放松警惕的恶男撂倒。两人膝盖痛得走路一蹶一蹶的。

被抓住的男子惊慌之际,看得出了神,瞪大双眼咽了咽喉咙,想:这女人何方神圣?

话不多说,那女子冲人质的方向而去,把他连同黑衣男逼到墙角。说:“我在眼前了,来捉我啊!”

那黑衣男甚是聪明,说:“你跟他们回去见少爷,我就立刻放了他。”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那女子无奈地抚额,“韦嘉豪养的跟班也不过如此,连女人都怕!那他还玩什么女人?”

遂的,她一拳挥向那黑衣男的右眼,得意洋洋地说:“这么怕女人,在韦嘉豪身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适合你了!”

那黑衣男的右眼被她一拳打得发紫发黑。他吃痛地松开对帅气男子的钳制,立刻捂着眼睛。

男子瞬间被眼前女孩震惊——谁说女子不如男?

那女子立刻牵起男子的手往外跑。她边跑边回头喊:“你们告诉韦嘉豪,我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这种无耻的男人!”

遂的,紧紧拖着那文质彬彬的男子说:“快跑!”

两人马不停蹄地跑离案发现场,终于在人流密集的商业广场前停下来。

那身穿白纱的女子一边喘着气,一边不断对西装笔挺的男子道歉:“对不起,害你受惊了。”

而那男子则大方一笑,说:“没关系,我的职业也有不少敌人,被要挟惯了。最多错过了回程的飞机,但安然无恙。”内心实际依然恐慌,眼角还远眺着那街角。

“先生真是深明大义,未知尊姓大名?”

“我叫徐文灏,是律师!”

“难怪!”

“那请问小姐呢?刚刚那些人又是?”徐文灏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女子的装束。

“我叫李晓安,那些人是我未婚夫派来抓我的。可是我不想千里迢迢来嫁给一个并不忠诚的人。所以,我逃了。”

“我替你的遭遇感到痛惜。”徐文灏皱了皱眉,“可是你这身装束太耀眼了。”

“可是……我大部分行李都在酒店里。”

广场的棕榈树下聊聊风动,开启了一场非凡偶遇。

徐文灏看看商业广场大门说:“你救我一命,我护送你一程!”

而就在李晓安闯进商业广场一霎,韦嘉豪派出的另一支搜寻队也在人群中穿插,锁定了目标。

顿觉危险的李晓安拉着徐文灏进暗巷。她靠在墙边上,一手揪着徐文灏的衣襟把他拉到跟前,一手扶着他的胳膊喘着粗气低声道:“我没力了,帮帮忙。”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