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桔梗,你凋谢后的第五个冬天 >> 

血如夕阳红

第3章 血如夕阳红

午后的阳光射进教室里,让人觉得昏昏欲睡,风卷起蓝色的窗帘和江桔梗的长发,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江桔梗还趴在书桌上解着今天的物理题目,明明她的父亲就是物理老师,而她最差的,却是物理。

“唐红,就是她吧?”苏子琪带着一帮女生突然出现在高二三班的门口,指着江桔梗问道。

“是。”一个瘦瘦黑黑的女生看着江桔梗点了点头。

“喂,你就是那个江桔梗吧?”苏子琪肥胖的身材挤进教室,好像那扇门容不下她又肥又大的身体似的。

江桔梗抬头困惑的看了看苏子琪一眼,不知道她哪里惹到了这个胖女生,还有跟在她后面的一群女生。

“我是江桔梗,怎么了?”江桔梗放下手中的笔,看着肥胖的苏子琪问道。

“我好姐妹唐红,喜欢张落阳,你知道吧?”苏子琪一把拉过瘦瘦黑黑的唐红说道。

“嗯,但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江桔梗看了一眼有些害怕的余红问道。

“天哪?和你没有关系,你勾引了张落阳,你还说和你没有关系?”苏子琪的大嗓门很刺耳,江桔梗有点受不了。

“我和张落阳也没有关系。”江桔梗开始收拾书包,淡淡的说道。

“和你没有关系,那他昨天送你花是怎么回事?给你表白又是怎么回事?这事可是全校人都知道了的!”苏子琪大声的说道,被她用粗壮的手臂搭着的唐红有点胆怯的看着江桔梗。

江桔梗看了看唐红一眼,“是你喜欢他是吧?那你应该去找他,而不是我。”江桔梗说得很清晰,被江桔梗的眼神这么一扫,唐红的眼眶突然红了,眼眶里闪过一丝害怕和自卑,她明明知道自己和张落阳不可能,他家条件那么好,人也那么优秀,而她呢,简直就是一个

丑小鸭,是苏子琪非要拉着她来找江桔梗的。

“江桔梗,你对我姐妹说话最好客气一点,否则我弄死你1苏子琪瞪着眼睛对江桔梗说道。

苏子琪是个差不多两百斤的胖子,高二四班的班长,在校园里一直都很张扬跋扈,一张脸又胖又大,根本就看不出来她的五官长什么样,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五官的轮廓,还将头发染成金黄色,看起来很滑稽。

江桔梗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背着书包就要走,苏子琪伸出肥胖的手拦住江桔梗,“你一个交代都不给就想走了?你抢了我好姐妹的男人,你难道就不想说点什么吗?”苏子琪的声音仿佛要把江桔梗的耳膜震破。

“我看喜欢张落阳的应该是你吧?说什么为了你好姐妹,应该是为了你自己吧?”江桔梗一语就说破了苏子琪内心的想法,确实,苏子琪经常在张落阳的班级前面晃,江桔梗喜欢坐在窗户边,经常看到她肥大的身影站在门外,眼睛盯着张落阳的座位。苏子琪立刻涨红了

脸,唐红看着苏子琪,眼睛里闪着泪花。

“你不就是靠一张脸吗?嘚瑟什么?你看看你穿的衣服,多少年前的老古董了?我今天不毁了你的脸我不姓苏!”苏子琪瞪着眼睛说道,江桔梗让她感觉到不满,她确实喜欢张落阳怎么了?凭什么她喜欢一个人就要躲躲藏藏的?凭什么江桔梗就能得到张落阳的喜欢?

一个女生拿出一个包,苏子琪翻开包,从里面拿出一把水果刀。

“算了,子琪,不要这样做!”唐红拉着苏子琪的手臂说道。

“算了?什么算了,你就只会退缩!”苏子琪拿着刀的手也有点颤抖,但是她还是装做很镇定的看着江桔梗,江桔梗也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要说害怕,江桔梗也确实有点害怕,但是这个苏子琪又胖又壮,她是想逃也逃不了的,就算逃得了今天,明天她们也一样会来找她

,所以她干脆就选择面对吧!

“拉住她1苏子琪拿着刀对着旁边的几个女生说道。

几个女生走上去,拉住江桔梗的手臂,江桔梗瞪着苏子琪不说话。

“你瞪什么瞪?就凭这张脸勾引男人是吧?那我今天就给你毁了1苏子琪手心里已经出汗了,虽然她经常四处惹事,但是动刀还是第一次。

她拿着锋利的水果刀在江桔梗的脸上比了比,手有些颤抖。

“子琪,不要这样做,我们走吧1唐红看着苏子琪说道。

“什么不要这样做那样做的,每次打架的时候就你最软弱,一个人站在边上看就算了,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1苏子琪扔给唐红一个白眼,声音也几乎是吼出来的。

“苏子琪,江桔梗说的对,你就是为你自己,你也喜欢张落阳是不是,不要以为我真的不知道1唐红在苏子琪说着要来找江桔梗算账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她自己的私心而来。

“是又怎么样?凭什么你就能喜欢张落阳,而我却不能,我处处被嘲笑?就因为我长得胖吗?”苏子琪干脆就直接和唐红撕破了脸。

唐红的眼睛里闪着泪花,脸涨得通红,直接哭着跑了出去,苏子琪看着江桔梗,心里充满了不爽,她将和唐红闹的不愉快全部怪罪在江桔梗的身上。

“我今天非要毁了你的脸1苏子琪瞪着江桔梗说道,江桔梗也有点害怕,苏子琪的刀在江桔梗的脸上比划着,江桔梗能感觉到刀冰凉冰凉的,她扭了扭头,苏子琪扳正她的脸,对着脸颊就要划下去,旁边拉着江桔梗的几个女生都倒抽了一口气,江桔梗看着反光的刀,

拼命的扭开脸,苏子琪的手颤抖了一下,刀锋利的划在江桔梗的左边的额头上,鲜红的血立刻流了出来,顺着江桔梗的脸滴在地上,几个女生害怕的尖叫了一声,立刻松开江桔梗的手,苏子琪也感觉到有点害怕,立刻扔了刀和几个女生跑出了教室。

江桔梗捂着流血的额头,跑出了教室,夕阳洒在她的头发上和被血染红的脸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空荡荡的校园里,江桔梗一个人背着书包跑着,她感觉到头晕目眩,她褪色的帆布鞋踩着地上的落叶,发出清脆的声音。

几分钟后,江桔梗终于跑到了医务室,她白色的毛衣上沾满了血,脸上也全是,嘴里流进了一点点,她感觉到咸咸的,有点难受。

“你这是怎么了?”医务室的阿姨看着满脸是血的江桔梗吓了一跳。

“没事,就是撞到了墙上,流了点血。”江桔梗有点喘气的说道。

江桔梗仰着脸坐在椅子上,她的脖子因为仰着而感觉到很酸,医生小心翼翼的为她包扎着伤口。

“你这个伤口很深啊,不像是撞的,可能会留疤,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留了疤就不好看了。”医生很可惜的说道。

“嗯。”江桔梗只是默默的应了一句,便不再说话。

太阳已经落山了,江桔梗脸上的血迹被医生给她用酒精擦掉了,但是白色毛衣上依然还存留着已经干了的血迹,她踩着路上的落叶,一个人背着书包走进了巷子里,背影看起来孤单而忧伤。

“你怎么才回家?衣服上怎么会有血?你做什么去了?”江廉难得的在家,他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江桔梗,问了一连串问题,江桔梗不吭声,换了拖鞋,直接走进了房间。

“你你,你是不是又惹事去了?你就用是这样的态度对你爸爸的吗?,你这个……”江桔梗狠狠的摔了门,江廉的声音被门阻挡在了外面,江桔梗坐在书桌旁,透过玻璃看着远处建筑物的轮廓,摇曳的灯光闪烁着这个城市,她的却心里很难受。

她换下白色的毛衣,从柜子里拿出已经洗得发白的蓝色衬衫穿着,她看了一眼柜子底里那破成几块的蓝色校服,心里堵得慌,她那天因为刚上体育课回来,很热,将衣服脱在桌子上就去上厕所了,回时来就不知道被谁剪成了几块,江桔梗拿出衣服坐在橘黄色的台灯下一

针一线的缝着,眼泪不知不觉的滚落下来,她要是缝不好,明天就没有衣服穿去上课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