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桔梗,你凋谢后的第五个冬天 >> 

初遇的白衣

第2章 初遇的白衣

下课铃声响了,黑板上老师还在不停的讲着今天练习的物理题,口水不停的飞奔到前排同学的头顶上,他们的头发看起来亮晶晶的,好像好久没有洗了,全是粉笔灰和物理老师因为漏牙而喷出的口水唾沫。

陆遇泽烦躁的看着窗外,外面的红枫树上有几只麻雀在叽叽喳喳的叫着,红色的夕阳透过空气洒在蓝色的窗帘上,陆遇泽的桌子上一片金红色,看起来格外的美丽。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好看的景色,陆遇泽却会觉得有点忧伤。

“陆遇泽,今天讲的你都懂了吗?”物理老师站在讲台上,一脸不满的看着已经看了窗外一节课的陆遇泽。

陆遇泽看了一眼秃顶的物理老师,有点不耐烦。

“老师,这些我都懂了!”,陆遇泽站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算式。陆遇泽的物理,全班第一,按道理应该深得物理老师的喜爱,他却偏偏最和这个秃顶又阴沉的物理老师过不去。

四十五岁的物理老师——江廉,秃了的头顶看起来每时每刻都在反着光,余川说那是学习学到秃顶,学到发光的标准,还嘲笑陆遇泽学一辈子都达不到那种地步。鹰钩鼻上架着的一副厚厚的眼镜仿佛将他的世界全部压暗了。

“嗯,懂了就下课吧!”江廉收拾了一下教案就走出去了,也没有为难陆遇泽,全班的人仿佛解放了一样的哗啦啦的站起来收拾书包,互相打闹着出了教室,这样的天气,是秋天里最美好的天气。

陆遇泽将书包跨在肩上,着急的走出教室。

“哎,陆遇泽,等等我!”余川抓着书包在后面跑着,陆遇泽侧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因为他想要看见的人就在前面。

傍晚的阳光是红色的,慵懒的洒在江桔梗的长发上,白色的上身毛线衣让她看起来很安静,已经穿了一个夏天的格子裙她依然还没有换下,褪色的浅蓝牛仔帆布鞋和青春里笑语嫣然的脸庞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陆遇泽看着她瘦弱的背影,连忙追了上去。

“嗨!”陆遇泽轻轻的拍了拍江桔梗的肩膀,假装很自然的打招呼。

“嗯。”江桔梗小声的应了一句,依然微微的低着头向前走。陆遇泽看着她的侧脸,挺翘小巧的鼻梁仿佛画上的古典女子,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忽闪忽闪的,抿着的嘴唇里仿佛藏着温柔的语言,整张脸被夕阳渲染得很美丽,仿佛是一个从光里走出来的女孩,他差

点有点看呆了。

“那个,你答应了吗?”陆遇泽跨着书包,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

“什么答应了?”江桔梗说话的声音很小,陆遇泽要是不认真听,压根就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那个,张落阳追你的事,你答应了吗?”

“这个啊,我……”

“陆遇泽,你个孙子,让你等我你不等,你怎么跟长了轮胎似的往前跑1余川突然气喘吁吁的跑上来,将手搭在陆遇泽的肩膀上,江桔梗看见余川走上来之后,便不再说话了。

陆遇泽嫌弃的推开余川,心里把余川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骂了一个遍。

余川斜眼看了看一旁的江桔梗,心里暗暗发笑,他就知道这个陆遇泽遇上江桔梗准会把他忘掉,幸好他来的及时,不然他又要一个人走过漫长的巷子回家了。

“江桔梗,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余川无意间问的一句话,却让江桔梗立刻白了脸。

“没,就是在教室写了一会儿作业。”江桔梗的手紧紧握着书包带,有点紧张的回答道。

“喂,人家啥时候回家,关你什么事?”陆遇泽看着江桔梗的不自然,白了余川一眼说道。

“我就关心的问问,不行吗?”余川踢了陆遇泽的鞋子一脚。

“幼稚1陆遇泽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江桔梗始终保持着沉默,她一句话也不说,迈着小小的步子往前走,陆遇泽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余川这个白痴扔到宇宙外,最好别再回来。

三个人之间很沉默,平常爱打闹的余川今天也很配合的乖乖的跟着陆遇泽不说话,仿佛在营造一种美好的气氛,陆遇泽觉得世界里仿佛只剩下了他和江桔梗两个人,路的两旁,飘着秋天黄了的树叶,红色的夕阳照在江桔梗的白色毛衣上,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

江桔梗走到巷子口停了下来,看了看陆遇泽和余川一眼,小声的说道:“那我先走了。”,她长长的睫毛低低的覆盖在白皙的脸上,碎碎的刘海被风吹得有点乱。

“好的,好的,再见1余川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呆住了的陆遇泽比了一个OK的手势回答道。

江桔梗点了点头,默默的转身走进巷子里,她的背影看起来很瘦弱,肮脏的巷子里,她却显得不寻常的干净美好。

“喂!看够了没?”余川在陆遇泽的眼睛前晃了晃手。

“关你什么事?跟屁虫!”陆遇泽回过神来,白了余川一眼。

“喂,你这个孙子,你怎么为了一个女人不要兄弟了?”余川“哗”的将书包挂在陆遇泽的脖子上,插着裤兜踢着地上的树叶走着。陆遇泽看了看面前又丑又黑的书包,没有说话,继续他的思考:江桔梗到底答应了张落阳没有?江桔梗对他是怎么样的印象?……

江桔梗走进家里,开了门,屋里漆黑一片,一个人也没有,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氛围。她开了灯,橘黄色的灯光让她感觉到心里终于有点点温暖,就算是一个人,她也感觉到温馨,至少比那个充满嘲笑的教室好。

简单的面条,只有盐,江桔梗有点吃不下去,她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面条。

“啪”,门被踢开,江廉回来了,满身的酒气立刻充斥整个房间,他一边脱着鞋一边接着电话。

“宝贝,我今天有点累,就不过去了,你先睡吧!”江廉的脸上闪着红光,江桔梗看着他满面红光的脸,感觉到有点恶心,她胡乱的扒了几口面条,就进了房间。

房间外面传来江廉大声的唱歌声,江桔梗捂上耳朵,将头埋进被子里,乱糟糟的家,让江桔梗感到很难受,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她的母亲,是个仿佛只能出现在梦里的女人,她从小就是被江廉带长大的,江廉很喜欢女人,老实巴交的外表下,是一颗浮动不安的

心,各种各样的女人和他都有联系,他所有的钱,也只花在那些女人的身上,江桔梗在春天里看中的裙子,到了冬天,她也买不起,江桔梗委屈的哭了很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早晨的阳光很好,江桔梗背着书包出了门,她的眼睛微微有些红,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很静谧,她穿过人行道,走到包子铺去买早餐。

包子铺的人很多,吵吵嚷嚷的,江桔梗安静的排着队,看着手里的英语报子。

“江桔梗,你也在啊1张落阳穿着白色棉质的圆领毛衣,蓝色的校服被他穿得松松垮垮的,双肩包也是单手挎在肩膀上,黑色的头发像被洒在头上一样,碎碎的,看起来阳光而帅气,他嬉笑着突然出现在江桔梗的旁边,吓了江桔梗一跳。

“嗯,是你埃”江桔梗有点不好意思,轻轻的拂了拂头发笑道。

“豆沙包是吧?我已经给你买好了,走吧1张落阳伸手拉着江桔梗就走,江桔梗吓了一跳,连忙抽出手,停在原地不动。

“怎么了?”张落阳看着江桔梗关心的问道。

“没事,就是不习惯,你先走吧1江桔梗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这有什么呀,一起走吧,早餐我都给你买好了。”张落阳提起手里的豆浆和包子晃了晃,阳光的脸上全是笑容。

江桔梗有点不知所措,呆呆的愣在那里,这是第一个碰她手的男生,她却有点害怕。

“桔梗1彭玖突然从后面跑上来,将手搭在江桔梗的肩膀上,满身的香水味迅速散开来,这个味道,是江桔梗最喜欢的玫瑰花香味,。

“张大少爷也在!一起走吧1彭玖朝着张落阳比了一个手势,悄悄的笑道。

张落阳将手里的包子和豆浆递给彭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彭玖立刻会意的接住了,转手就给江桔梗。

“诺,既然人家张大少爷已经买了,你就赏个面子吧,同学一场,也不好拒绝是不是?”彭玖将早餐递到江桔梗的面前说道,江桔梗看了看张落阳一眼,犹豫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该拿着,还是拒绝。

“我刚好没有吃早餐,给我吃1余川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一把抢过早餐嘻嘻的笑着说道。

“桔梗,你不介意吧?”余川拿着早餐说道。

江桔梗好像松了一口气般的摇了摇头,余川立刻狼吞虎咽的将包子塞进了嘴里,张落阳看得脸都青了。

“喂,余川,你这人要不要脸啊?那是人家张落阳买给桔梗的早餐,你怎么随随便便就吃了1彭玖皱着眉头看着正在吃着包子的余川说道。

“完了,我以为是你买的1余川拿着剩下的半个包子,一脸幽怨的看着彭玖。

“没事,这里不是还有吗?”陆遇泽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来,朝着余川眨了眨眼睛,彭玖看到陆遇泽,立刻恢复了淑女的模样,一脸笑意的看着陆遇泽。

这个余川终于做了一回人事了,陆遇泽心里高兴的想着,笑着将包子和牛奶递给江桔梗,江桔梗笑了笑,接过早餐,她的指间滑过陆遇泽的手心,陆遇泽的心突然痒了痒,像是被针尖碰了一下,可是不痛,这种感觉,真的好美丽,他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一旁的张落阳不开心的将手插在裤兜里,斜着眼睛不满的看了陆遇泽一眼。

江桔梗完全不知道情况,笑着和彭玖讨论着昨天数学老师讲错的数学题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