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不想再次离开你 >> 

居无定所

第2章 居无定所

尤艾儿半夜出门,坐着计程车拐了大半个城市去找还联系的朋友叶晓彤,叶晓彤也是孤儿院里出来的孩子。

清早,叶晓彤出门准备上班,一开门就见尤艾儿坐在行李上。

“我天,现在是早上7点半,你多早来的?”

“早上4点。”

“快进来。”叶晓彤帮着把行李搬进屋里,恨铁不成钢的骂:“怎么不给我打电话,白白在外面等了那么多个小时,你要气死我啊。”

尤艾儿脱鞋,疲惫道:“怕吵醒你。”

见人脱鞋跟进屋里,她奇怪问闺蜜:“你不去上班么?”

“上什么班,今天旷工。”叶晓彤把包放好,见人一脸疲惫,便把人推进卧室,开了空调,用被子把人卷起来。

“什么都不用说,睡一觉先。”

尤艾儿感激的朝好友点点头,一沾枕头就睡得深沉。

一觉醒来,什么梦都没做,她起身清醒。

叶晓彤和男友同居,房间里混杂着不少男性用品,一盒套套大咧咧的放在桌上,床尾还搭着一条男士四角**。

叶晓彤正在切菜,听见动静也没回头:“蜂蜜水在桌上,再过半小时吃饭。”

尤艾儿拿着水杯进厨房,接过勺子搅着汤汁,拿起案板上的黄瓜切得即熟练又好看。

叶晓彤靠在一旁叹气,“我说你这是何苦,去学了烹饪、插花、拉丁、各种乐器,弄得十项全能,可是有什么用?”

尤艾儿不语,低头试着咸淡。

饭桌上,叶晓彤出其不意的问了句:“那混蛋把你赶出来了?”

尤艾儿把昨夜的事简单的说了一句,总结:“是我自个要走。”

话刚落,她就见叶晓彤进了厨房,拿了把菜刀往外走。

她哭笑不得的把人扯回饭桌:“行了,杀鸡都不会呢,拿菜刀干什么啊。”

叶晓彤为好友打抱不平,“你就住我家,爱住多久就住多久,阿灿出差去了,得一个星期。”

叶晓彤住的是单人公寓,晚上两人挤在一起睡觉。

半夜,一个身影悄悄开了门,黑漆漆的就扑到床上。

叶晓彤和尤艾儿同时尖叫。

阿灿听到女声双重奏,愣愣的开了灯。

“你怎么回来了?”

“对方公司临时有事,没谈成。”阿灿悻悻的看了尤艾儿一眼,“你找闺蜜来家里住啊,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尤艾儿快速穿好衣服,推门出去,叶晓彤跟在她身后唠叨:“睡什么沙发啊,让阿灿出去睡。”

阿灿也附和着,不过尤艾儿很坚持,三人推搡了一会,阿灿才和叶晓彤进屋去睡。

隔天一大早,尤艾儿拖着行李箱搬出了叶晓彤家,叶晓彤一直挽留。

“我让他去公司睡去,你别走啊。”

“行啦,谁要来插足你们的同居生活啊、”

尤艾儿不由分说的离开了叶晓彤的家,打车去了孤儿院。

孤儿院今天刚好是公开探视日,不少社会团体都在这里弄活动,院里老员工张妈妈和尤艾儿打招呼。

“艾儿姐姐。”孩子们围上来,抱着尤艾儿大腿不让她走。

二楼,薛星辰正在给孩子体检。

“薛医生,每个月都辛苦你来给孩子体检。”

“院长,没什么,小事一桩。”

外头孩子吵闹,他无意识扫了一眼。

尤艾儿把零食交给院里阿姨,艰难的推着行李箱要走,无奈的看着抱大腿的孩子们。

“小朋友谁想吃糖果。”薛星辰笑着抱起黏艾尤儿黏得最紧的孩子,院里阿姨带着回玩具室。

“薛院长。”尤艾儿掩饰不住的开心,笑得眼睛完成月牙,“好巧。”

薛星辰莞尔一笑,温柔的碰了碰尤艾儿的发顶,“这是去哪里旅游?刚回来?”

尤艾儿一怔,还没想好怎么回话,一时回答不上来。

薛星辰闪过一丝猜疑,看了下表,提起艾尤儿行李,“刚好午饭,不要饿肚子。”

餐厅,尤艾儿打趣,“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三餐固定吃,一顿都不落,难怪选了医生。”

薛星辰自动选了尤艾儿喜欢吃的菜色,一边回道:“我还记得,你在外科那几年,最怕和患者说谎,一眼就被看穿。”

尤艾儿放松极了,挤出苦兮兮的表情,“真的怪不了我,那些家属想瞒着患者病情我能理解,可让我有事说没事,真的很难。”

“所以,还是不要说谎得好,会被轻易看穿。”薛星辰身体微微前倾,打量着尤艾儿,“所以,你和他怎么了?”

这话切中要害得那么突然,尤艾儿愣怔的时候,薛星辰已经确定出了事,声音一沉:“吵架?”

“我搬出来了。”

薛星辰手指轻轻敲着边缘,状似漫不经心,实则一直在注意尤艾儿的动静。

“理由。”

没得到回话,薛星辰边在手机上操作,边道:“冷司冥近期和一个歌星走得很近,有人拍到他们在日本。”

他把调出来的新闻画面举到尤艾儿面前,“这就是理由?”

尤艾儿和他都知道,这只是理由的一部分。

侍者端上西餐,两人结束了简短的对话。

尤艾儿不让薛星辰送自己,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暂时在地方住,他太了解一起长大的好友,如果他知道了,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自己走。

薛星辰为她拦下了出租车,目送车子离去,微微叹气

“说谎技巧这么烂,怎么还总说谎。”

尤艾儿随便找了家酒店,意外见到薛星辰,让她心里早就有的念头更加清晰。

隔天他就给薛星辰打了电话,两人约在市一中医院见面。

尤艾儿下午才来,熟门熟路的去了院长办公室。

薛星辰不在,桌上堆着不少资料,她随手拿起一本医书,竟看得入了迷。

薛星辰今天有一台预约手术,有意推掉剩下的会议,把见面地点安排在医院,看大尤艾儿看医书看得痴了,温柔笑了笑。

他想带尤艾儿去吃晚饭,后者却从保温袋子里抽出个保温盒。

两人是青梅竹马,而且还在一起共事过几年,客气的寒暄根本不存在,薛星辰拿了双筷子,掰开一双递给尤艾儿,自己开了一双闷头就吃。

吃完饭,薛星辰看表:“饭后走一走,能活九十九。”

“是是是,薛院长!”尤艾儿认命起身。

再看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尤艾儿才惊觉压在心里的,曾经的梦想是那么浓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