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嘿,宝贝靠近点 >> 

狂躁症

第2章 狂躁症

酒店内。

“天天,你有没有吓到?没事了,妈妈在的啊。”

霍无吟一被萧杵凡放下,三两步就走到天天身边,将他拉到自己怀里,生怕萧杵凡会对他怎么样。

萧杵凡看到霍无吟的举动,心中一股无名火陡然升起,一把拽起她的衣领,强迫她与自己对视。

“霍无吟,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你说说,你偷走的机密文件,到底给你挣到了多少钱,让你在外面逍遥自在了这么长时间!”

“不,不是这样的!杵凡,你听我说,我当初真的是走投无路了。”霍无吟奋力地摇着头,好像这样萧杵凡就会相信她似的。

“走投无路?呵,我看你开心的很吧!拿着那笔钱,你都敢在外面养野男人!”萧杵凡面带寒霜,冷声道:“当初你不是哭着求着说爱我吗,现在都敢跟野男人生孩子了是吧!”

听到孩子两个字,霍无吟恍惚间终于想起自己的宝贝儿子还在身边。

“杵凡,求你了,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好吗?”霍无吟哭丧着脸,恳切地望着萧杵凡。

下一秒,霍无吟就被强拽着离开了主卧,门被重重地关起,隔绝了孩子的哭闹声,萧杵凡一把将霍无吟抵在门上。

“霍无吟,这么多年不见,你想我了吧?”

萧杵凡单手挑开霍无吟衬衫的第一颗纽扣,有些邪恶地盯着她看,“没想到你生完孩子啊,身材倒还跟原来一样。”

萧杵凡的触碰让霍无吟不住地颤抖着身体,紧紧地捏住衣领,不想让萧杵凡继续下去。

“杵凡,别!孩子还在外面呢!”

“孩子?呵,你跟野男人的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萧杵凡一点点逼近霍无吟,冰冷的嘴唇紧紧贴在了霍无吟的唇上,不顾她的反对,横冲直撞,肆意地**。

下一秒,萧杵凡抹了一下嘴巴,一股血腥味在他嘴中蔓延,“霍无吟,你很好!你为了你的野男人,敢拒绝我,我就让你看看你这么做的下场!”

萧杵凡将身体紧紧地贴在霍无吟身上,而霍无吟此刻穿着的一件薄衬衫,对萧杵凡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感受着霍无吟身体的火热的温度,萧杵凡不由自主地就要将她就地正法。

面对萧杵凡的举动,霍无吟根本无力招架,身体就如水似得软成了一滩。

“砰!啪!”

外面传来一阵东西破碎的声音,霍无吟的心神一震!萧杵凡正准备进行下一个动作,却一下被霍无吟抵挡住。

“天天,天天!”

萧杵凡根本来不及反应,怀里的女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紧跟着霍无吟的步伐,萧杵凡在几分钟后回到原来的房间,却看到满地的狼藉。

台灯,杯子,水壶,只要是天天能过搬得动的,全都变成了碎片,在地上凌乱地躺着。

“妈妈,妈妈,妈妈”

天天只知道嘴中拼命的喊着妈妈,却对站在门口的霍无吟视若无睹,只是像疯子似的拼命地去砸东西。

“天天,妈妈在呢,妈妈在呢!”

霍无吟扑上去,红着眼将天天紧紧地搂在怀里,让他不再乱动,低头亲了亲霍天天的脑袋,试图安抚住霍天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