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快穿:深情男配要黑化 >> 

当红小鲜肉(3)

第3章 当红小鲜肉(3)

“我当然知道梁小姐是好心,但是我也是好意,毕竟你是殷总的女人,总是呆在别的男人的身边,殷总也是要面子的不是吗?”岚巧依旧保持着自己的职业笑容。

梁佳祺似乎才意识到殷芮樊的存在,胆怯的看向他,“殷,殷总……”

殷芮樊眼睛扫了一眼岚巧,眸中的含义让人不明,却搂着梁佳祺直接离开了。

梁佳祺小脸煞白,眸中都是惊慌失措。

任子珩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眉头紧皱,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洋洋得意的岚巧,道:“你过分了。”

岚巧耸了耸肩,道:“过分什么?姐们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你别多管闲事才对!”任子珩眉头紧蹙。“她……”

“她什么她,他们才是一对。”岚巧直接打断任子珩的话,道,“对于梁佳祺这个新人,殷总一出手就是一部大剧的女一号,让你这个新人王来带她,任子珩,你又能给她什么?”

“我……”我为什么要给她什么?

“你什么你。”岚巧双手环胸:“你几年后混的好可能成为影帝,混不好就是一个演员,任家也只是一个小角色,你拿什么和殷总争,和殷总斗?”

任子珩浑身一僵,压低声音温怒道:“够了,邓岚巧!我就是这么一无是处!如果你觉得跟着我没有前途,就他妈给我滚蛋!”

任子珩一脚揣向旁边的垃圾桶,扭头就走。

或许真的是岚巧的这番话刺激到了任子珩。

杀青宴开始不到一个小时,任子珩就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所有人来敬酒都来者不拒,甚至还在帮别的艺人挡酒,维持了那么久的正太小哥的形象,似乎正在崩溃的边缘。

岚巧就在不远处看着。

“子珩,别喝了。”梁佳祺不知道从哪里回来,头发略微凌乱,泪眼朦胧,心疼的望着任子珩,“别喝了……”

任子珩抬起头,茫然的望着梁佳祺。

岚巧噗的一声,将自己嘴里的饮料喷了出来,玛的要不要这么狗血!

正准备上前,一个人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好狗不挡道!”岚巧看都没看一眼,直接丢出这句话。

殷芮樊脸一沉,道:“你说谁是狗。”

岚巧闻声抬头,几乎脱口而出,“我擦!你不看着你女朋友,瞎溜达什么?!”

“嗯?”殷芮樊眸中暗色,从喉呛里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岚巧下意识的闭上嘴,瞄了一眼任子珩方向道:“殷总,梁佳祺与任子珩都是公众人物,待在一起不合适吧?况且梁佳祺还是您的女人。”

殷芮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我乐意。”

“乐意带绿帽?”岚巧瞪圆了眼睛,一副真相了的模样。

殷芮樊面色猛地一僵。

岚巧赶紧做出道歉的姿态:“啊,殷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觉得,所有人都知道梁佳祺是您的女人,在别人看来,您这头上可是绿油油的一片啊,这背地里……”

“你……”

“卧槽!”

殷芮樊还没说完,岚巧就愤怒的大喝一声!

在人群的另一边,任子珩用手直接扣住梁佳祺的后脑,往自己的面前一带,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哇!!”

“这是要在一起了吗?!”

“我去!这臭表子,又和任子珩一起了?”

“和殷总分手了?”

“哎哟,咱们剧组又要促进一对了!”

岚巧迅速推开殷芮樊,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任子珩的后颈衣服,提溜起来就走!

刚刚将任子珩扯出梁佳祺的范围,任子珩就控制不住吐了,趴在桌子旁边大吐特吐,直不起腰。

岚巧看这状态,灵光一闪,愤怒的看向梁佳祺,道:“梁小姐,请您注意一下您的身份!您是殷总的女人!不要趁着子珩醉酒,就为所欲为!”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立刻搀扶着任子珩火速离开。

一句话,将梁佳祺推向了风口浪尖,同样也坐实了殷芮樊被带绿帽的事实!

回到剧组承包下的酒店,岚巧直接将任子珩丢到床上,后者直接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岚巧捏着这张脸,左右看了看:“睡的挺香啊。”

任子珩吧唧吧唧嘴,眼睛迷茫的睁开一个缝,冲着岚巧傻乎乎的一笑,“呵呵……”

她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第二天。

“啊!!”一趟长廊,其中一个房间,传出凄凉惨叫声。

岚巧从洗手间里探出一个头,嘴里还塞着一根牙刷,满嘴的泡沫:“哟,醒了啊。”

任子珩惊恐的看着岚巧,一只手抱着被子,一只手指着岚巧,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嘴唇都在打颤。

“怎么了?”岚巧将嘴里的泡沫吐掉,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你,你……”任子珩脸涨的通红,怒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岚巧一脸莫名,眨了眨眼睛,道:“我能对你做什么?”

任子珩闻言,似乎松了口气。

紧接着,岚巧咧嘴一笑,道:“当然是该做的都做了。”

任子珩浑身一僵,从后牙开始打哆嗦,眼睛里的震惊几乎要溢出,“你,你,你!”

“我什么?”岚巧疑惑问道。

任子珩紧绷着身体:“你,你做了什么……”

岚巧故作思考的仰起头,道:“扶你回酒店,帮你处理呕吐物,拿衣服去干洗店,反正经纪人该做的,我都做了。”

任子珩呼的一声松了口气,手也不再仅仅攥拳,但似乎意识到什么,猛地抬起头问道,“那我的衣服……”

岚巧不爽的双手环胸道:“你还好意思说,喝醉酒之后,你哭哭闹闹蹦蹦跳跳的,还非要把衣服给脱光,还是我死命拽着,才让你留了一条小内,任子珩,二十多年了,我才知道你酒品这么差。”

任子珩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紧紧攥着被子,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不会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岚巧眉梢微挑,面目颇为不满。

任子珩几乎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他没出道前经常和朋友一起出去喝酒,喝醉之后最多也就是爬桌子唱歌,从来没过这样的情况,难不成是因为这几年很少喝酒了?

“我可是一整晚在这里照顾你,再抽百分之五。”岚巧咧嘴一笑,伸出一只手笔画了一个五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