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庶女攻略 >> 

画样

第6章 画样

吴孝全家的听着五娘的语气很是不满,忙陪着笑脸:“大太太是知道的。只是没五小姐问的这样仔细。”3

平常那样伶俐的五娘此刻却是神色一变,正色地道:“母亲最是讲究,又把这件事交给了我们三人。如果有个万一,我们谁也推不了干系。有些话,我也就不能不说了……”

这吴孝全虽然是罗家的总管,吴孝全家的却并不在罗府当差。平常只是跟着大太太身边转,陪着大太太说些闲话,或是帮着做些跑腿的琐事,大太太好像挺喜欢身边有个这样的人,待她虽然没有许妈妈那样倚重,却也有几份信任。因此罗家上上下下都给几份颜面她。

十一娘听五娘一副教训的口气,不由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大家都是看着大太太的眼色行事,有时候,五娘表现的过于急迫了。

比如这件事。吴孝全家的一开始就讲了屏风的样子,只不过是五娘出言反对,又说了一堆为难的理由。后来五娘问“母亲知不知道”,吴孝全家说“太太问的不仔细”……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委婉地告诉五娘,这件事,大太太是知道的。

她看着吴孝全家的笑容有了一丝生硬,就打断了五娘的话,笑问道:“吴妈妈,这屏风的尺寸不会改了吧?”

十一娘的插言打断了五娘的教训,吴孝全家的自然是乐见其成的。忙笑道:“再大些,显得笨拙;再小些,显得轻浮。不会变了。”语气十分的温和。

“那姐姐就先照着这尺寸先写字吧!”十一娘笑盈盈地望着五娘,“现在离送寿礼的日子还有三个多月,我们先着手做着,等合适的木材找到了,再雕屏风底座、做屏风框架也不迟。”

吴孝全家的听不由在心里冷笑。

看看人家十一小姐,温和有礼,宽厚大度,说话行事谁也不得罪,那才叫八面玲珑。哪像有些人,自以为能逗人笑就是会说话,却不知道,会说话的人多半都不说话,不会说话的人才生怕人家不知道她不会说话,噼里啪啦尽说些不靠谱的。这就好比半瓶子的水才会响,满瓶子的水从来不响……以为大太太喜欢,就真把自己当嫡小姐了!2

“正是这个理。”她满脸笑容附合着十一娘,“那些做木材的都是杭州府最有实力的,家里也有存货,只是不太符合我们的要求罢了。万一不行,退而求其次,用几块拼了,也是一样。”

五娘看着吴孝全家眼中一闪而过的讽刺,心中一惊,意识自己话多了。

转念又觉得暗暗恼怒。

这些恶奴,不过是仗了大太太的势,就连小姐都不放在眼里了……说起来,还不是因为自己不是大太太亲生的……元娘在家的时候,她年纪虽小,有些事却记得清清楚楚。

有一次元娘嫌汤圆里的豆沙馅太甜,吃了一半吐在了碗里。这吴孝全家的,端起来就吃,还啧啧地说,还好大小姐不爱吃,便宜了我。那模样,就是条摇尾巴的狗………2

她的双手,不由紧紧拧在了一起。5

就有小丫鬟进来示下:“五小姐,午饭摆哪里?”

“只管说话,倒忘了看钟了。”五娘长长地透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可不是有些迟了。两位就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吧!”又吩咐那小丫鬟:“去跟厨房里说一声,十一小姐和吴妈妈在我这里用饭,捡了两位爱吃的做过来。”5

想到事情还没有个定章,回大太太那里还不知道有没有备她的饭,回自己家吃,不免要升火淘米,不如在五小姐这里吃了的好。2

吴孝全家的笑道:“那就让五小姐破费了。”

大家吃公中的,每顿都有定制的,要加菜,得自己出钱。

五娘笑道:“放心,吃不穷我。”

十一娘却有几份犹豫。

那小丫鬟还没有走,突然道:“十一小姐,您是担心您屋里的事没有安置好吧?”

十一娘听着暗暗吃惊。

她的确是担心屋里的事……

但却不能对五娘说。

怕她觉得自己重视琥珀胜于她——虽然这是事实。

五娘听了果然把目光投向了十一娘。

只是还没等十一娘解释,那小丫鬟已道:“十一小姐放心。滨菊姐姐早到了。看着您和我们家小姐在说话,没敢回禀。听她说,您屋里的事冬青姐姐都安排好了——琥珀姐姐住的地方收拾好了,人也接回了绿筠楼,还让厨房加了菜给琥珀姐姐接风。您就安心在我们这里用饭吧!”3

她声音清脆,口齿伶俐,说话有条理,大家的目光不由都落在了她身上,这其中也包括了五娘。

那小丫鬟不过八、九岁的样子,还没留头,生得杏眼桃腮,穿着了件淡绿色的棉纱小袄,亭亭站在那里,鲜嫩得的如三月柳梢上的嫩芽。1

吴孝全家的看着喜欢,笑道:“这是谁家的丫头?长得好,嘴也巧。”

那丫鬟笑着上前曲膝行礼,笑着自我引荐:“奴婢叫灼桃,因秋菱姐姐病了,大太太吩嘱把人送回家去养病了,许妈妈安排我顶了她的缺。账房的赵盛就是我胞兄。奴婢到了五小姐屋里,跟着几位姐姐学了规矩,这才知道进退。不敢当妈妈的夸奖。”2

“灼桃!”吴妈妈笑道,“我看这样子,不像是桃,倒像是柳!”

灼桃十分伶俐,立刻道:“多谢妈妈。奴婢也觉得这名字不好,不如妈妈帮着取一个,让奴婢也好沾沾妈妈的福气。”

几句话说的吴孝全家的喜笑颜开:“这可不是我的事。你得去问你们家小姐。”

灼桃就跪到了五娘面前:“请小姐给奴婢赐个名字。”

“你这是跟谁学的?”五娘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身体肌肤受之于父母,名字亦然。在我屋里,不许这些。”又道,“快去厨房里传饭吧!”

灼桃唯唯应了,转身去传饭。

吴孝全家的望着她的背影笑道:“这可真应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丫鬟也是个言语爽利的。”

******

吃过饭,十一娘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五娘微怔。

十一娘不好意思地道:“每天这个时候睡惯了,就是冬天也不例外。所以不想留在姐姐这里吃饭……”

先头十一娘要回去的小小不快在五娘心里烟消云散,她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到我床上去眯一会吧!”

“让紫薇姐姐给我们泡杯浓茶吧!”十一娘笑道,“还是屏风的事要紧。要不然,我也睡不踏实。”

五娘笑着点了点头,和十一娘、吴孝全家的去了书房,叫紫薇泡了浓茶来。

大家商量好了一些细节,吴孝全家的就要去报大太太:“……免得让大太太着急。”却把五娘认为最好的几个样子的纸稿都拿在了手里。

五娘看得明白,起身笑道:“那就一起去——正好让母亲看看我画的这些纸稿,看她老人家喜欢哪幅,十一妹也好照着哪幅绣。”

十一娘不由苦笑。

这两人打擂台,倒把她也扯进去了。

不过,这样报功的事,她是不会拒绝的。

“我也想知道母亲最喜欢哪个样子!”十一娘笑着跟她们去了大太太处。

远远地,就有小丫鬟给她们请安、撩帘子。

进了门,就看见大姨娘和二姨娘坐在罗汉床边的小杌子上正陪着大太太说话。

大姨娘段氏和二姨娘袁氏原都是大老爷身边的大丫鬟,大太太嫁过来后,做主收了房、抬了姨娘。大姨娘生了二娘和三娘,二姨娘生了二爷。二娘三岁的时候夭折了,二爷却只活了两天。三娘是没足月的,从小身体不好,长到十五岁,由大太太做主,嫁给了自己娘家一个庶出的侄儿,没三年就病死了,又没有留下儿女,只好把妾室的女儿过继到名下给她摔丧驾灵。11

从那以后,大姨娘就随着二姨娘吃起了长斋。大太太也特请了斋菜师傅给两位姨娘做小灶。因是在家的居士了,两位姨娘早几年就不在大太太面前服侍了。1

怎么今天突然陪着大太太说起话来?

十一娘心中奇怪,脸上却半点不敢露出来。笑盈盈地跟着五娘给大太太和两位姨娘请了安,就安安静静地站在了五娘身后半步的距离。6

两位姨姐都是华发早生,只是大姨娘人生的圆润,看上去很和气,二姨娘人生得削瘦,看上去就有些严厉。但不管是大姨娘还是二姨娘,看见十一娘,都朝她微微笑起来。3

大太太看着也笑:“不过帮你们绣了副佛经供到了慈安寺,你们倒看着她就欢喜。”

大姨娘笑道:“还愿意跟着我们学经,我们怎么能不喜欢!”

说着十一娘脸色微红,低了头。

大太太望着十一娘笑了笑,很是和蔼亲切。

五娘就示意吴孝全家的把纸搞拿出来:“我们几个商量了几个样子,想请母亲帮着拿个主意!”

大太太的另一个大丫鬟落翘,接过吴孝全家的纸稿递给了大太太。

大太太看了一眼,递给了一旁的大姨娘:“你也帮着看看,哪个样子好?”

大姨娘接了,笑着看了一眼,道:“太太知道我,这几年眼睛越发不行了。还是让二姨娘帮着看看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