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庶女攻略 >> 

母亲

第4章 母亲

见嫡母问话,十一娘站起来恭敬地应了一声“是”,道:“只是学了些皮毛而已。”

大太太见她态度恭谦,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1

“四月二十四是永平侯府太夫人的生辰。我让你五姐写一百个字体各异的‘寿’字,你到时候照着用‘双面绣’绣个屏风,带去燕京给太夫人做寿礼。”9

罗家大小姐罗元娘嫁给了永平侯徐令宜。

永平侯府的太夫人,也就是罗元娘的婆婆,大太太的亲家。

徐家长子夭逝,二子病逝,三子庶出,爵位出人意料之外地由四子徐令宜继承了。随着徐令宜的胞姐两年前被新帝册封为皇后,徐家成为大周炙手可热的功勋世家,罗元娘这个永平侯夫人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不管是在燕京的贵妇圈子里面,还是远在江南的罗家,都变得举足轻重起来。而太夫人的生辰礼物,自然也就成了需要大太太绞尽脑汁承办的头桩大事。

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十一娘不由迟疑道:“女儿虽然能绣双面绣,可技艺不精。燕京藏龙卧虎,就怕到时候落了大姐的面子……”

没等她的话说完,大太太已笑道:“要讲技艺精湛,谁又比得过宫里针工局上的人?我们送个‘百寿绣屏’过去,也不过是表表心意罢了。”

也是。自己手艺再好,好不过那些从全国各地选拔出来为生存而学艺的绣娘;罗家送去的东西再贵重,贵重不过皇上示恩的赏赐。

十一娘释然,笑着问大太太:“不知道母亲选了什么好日子派人去燕京送寿礼?”

“三月初六。”大太太笑道,“我看了黄历。初六岁煞西,忌开仓动土,宜出行会友。再早,没有这样的好日子,再迟,怕路上耽搁。”

十一娘微一沉思,脸上就露出犹豫之色来。

大太太看着不由关切地问:“可有为难之处?”

十一娘迟疑道:“这双面绣不比单面绣,花的功夫比单面绣多三倍……我算算日子有些紧!”

“这可怎么是好?”大太太皱着眉,“我想了大半个月才想到这好主意。这样一来,岂不是要重新选寿礼?也不知道来不来的及。就算是来的及,送什么东西也让人犯愁啊!”

罗家世代官宦,根基在那里。就算没有什么稀罕之物,寻件表示吉祥的东西做寿礼还是不难的吧?或者,这次平安侯府太夫人的生辰有什么特别之处……2

十一娘思忖着,抬睑飞快地睃了五娘一眼。

她端着茶盅坐在大太太身边,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那里,对大太太的话视若无睹。

十一娘不由心中一动。

大太太让她用双面绣绣一百个“寿”字固然不容易,让五娘写一百个字体各异的“寿”字同样的艰难。这样的难题摆在前面,一向八面玲珑的五娘却突然变得沉默起来。

她又想到刚才大太太是由五娘扶着走进来了。

这样看来,五娘要么是不觉得为难,很爽快地应了;要么是虽然觉得为难,但想到绣一百个“寿”字比写一百个“寿”字更困难,等着自己来拒绝。这样一来,大太太只会把这件事没办成的原由算到自己头上来。

不管是哪种情况,现在的形势已不容她拒绝。

何况她根本就没有拒绝大太太的意思。

只不过是不想答应的那样爽快,让大太太以为绣一百个“寿”字是件很简单的事,从而对她的辛苦视而不见……

念头是一闪而过的。

她已沉吟:“要不,让简师傅帮帮忙……”

“那怎么能行!”没等十一娘的话说完,大太太立刻否定了她的提议,“送这百寿绣屏本是为了表示我们罗家的诚意,让别人动手绣,还有什么意义?”

十一娘听着脸色绯红,喃喃地道:“是女儿想偏了!母亲勿怪。”

大太太听着就叹了一口气。1

十一娘听了一副不安的样子,忙道:“要不,让女儿试试……”

大太太眼睛一亮:“你有几成把握?”

十一娘沉凝半半晌,低声道道:“我早起晚睡,再让冬青帮着分线、穿针……总能快一点。”不是很有把握的样子。

大太太思考了半天,不置可否。

十一娘看着有些沮丧。

五娘就笑着开口了:“我也早起晚睡,两天功夫把一百个‘寿’字写好了。不知道十一妹的把握会不会更大一些。”

十一娘精神一振,笑道:“我原算着五姐要大半个月。如果只用两天的功夫,那自然能赶得出来。”

她实际上打定主意,到时候把五娘写的“寿”字描两份,让简师傅找人合绣一副,自己绣一副,谁先绣好就交谁的。万一大太太怀疑,自己咬定不松口,大太太还找人对质不成?就算是她找对质,简师傅还能自打嘴巴不成?

大太太听了也高兴起来:“既然如此,那你们姊妹齐心,共同把这百寿绣屏完成了。也为你们大姐长长脸。让燕京的人看看我们罗家的女儿不仅知今古情状,而且奉圣贤之礼义。”

罗家有祖先绩公写给罗氏女的家训传下来。罗氏女识字之前先读《绩公女训》,再读《女诫》、《内训》。这两句,就是家训里的内容。可大太太用在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十一娘怎么听怎么别扭!4

但谁又会白痴到去质问大太太呢?

十一娘和五娘站起身半蹲着给大太太行了个礼,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大太太很满意两人的态度,微微点了点头。像想起什么似的,问身边的媳妇子吴孝全家的:“我记得,十一娘屋里的乳娘是留在了福建的……”

吴孝全家的忙上前答话:“当时十一小姐的乳娘不愿意离开家乡,所以没跟着来。”

“嗯!”大太太微微颌首,“那就把琥珀拔到十一小姐屋里给她使……”1

十一娘愕然。

把琥珀拔到自己屋里来,那冬青呢?

难道姚妈妈真的说动了大太太把冬青配给她的侄儿,所以大太太先把琥珀拔过来,让互相这间熟悉熟悉,等到把冬青配出去的时候自己屋里也不至于乱了方寸。

想到这些,十一娘心里翻江倒海似地,竟然隐隐有了怨怼。

三年的经营,她好不容易和身边的人培养出了感情,让她们能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行事了,大太太却突然把自己的丫鬟放到了她的身边……这就好比是卧榻之侧,有别人鼾睡般,就算是没有恶意,也让人不安。

可她脸上却不敢露出分毫,嘴上不敢迟疑片刻。神色惶恐地道:“母亲,这怎么能行?琥珀姐姐可是您身边得力的。给了我,您怎么办?”

大太太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多说。

“我们府上的小姐,身边服侍的人都是有定制的。”她正色地对身边的丫鬟媳妇子道,“都是配两个大丫鬟,两个小丫鬟,一个乳娘,两个粗使的媳妇。如今十一娘的乳娘留在了福建,我给她再添个大丫鬟,填了乳娘缺……也不算违例。”2

身边的人或道“大太太说的是”,或道“大太太考虑的周祥”。那吴孝全家的更是笑道:“按道理,大太太早就该把十一小姐屋里的这个缺补上了。如今才说起来,也不知道是想省了几年的月例钱,还是真的没有想到?”

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大太太也笑起来。

吴孝全罗家的大总管,许家的家生子,大太太的陪房。

对这些人,她一向很宽容!

大家笑了一会,大太太望着十一娘:“至于你屋里的冬青……”她顿了顿。

或者是因为琥珀的到来让她彻底地清醒过来,知道了自己全力搭建起的城堡在大太太面前,不,或者是说,在上位者手中是多么的碎弱。一向很能沉得住气的她突然变得浮躁起来。短暂的停留,竟然让她突然间汗透背脊,心“砰砰”地乱跳。

原来,这就是“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感觉!

十一娘放在裙边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指甲掐在肉里也不觉得痛。

得想办法改变自己的处境……这种把命运交给别人来掌控的感觉太难受了!1

“……也免了她的差事,让她一心一意在你身边服侍,让你可以安心安意地绣百寿屏风。”大太太的声音似远在天边,又似近在耳旁,让她脑子“嗡嗡”作响。“琥珀是个能干的,有她在你身边服侍,我也放心些。以后你屋里的事就交给她吧!”

事已至此,她没有抵抗的能力,也就不去想反驳些什么。

十一娘强迫自己收拾好心情。

她当务之急是要好好地应付眼前的一切。

十一娘露出受之有愧的表情,半蹲着给大太太行了一个福礼:“多谢母亲!”

“那就这样了!”大太太脸上就露出了几分倦意,吩咐吴孝全的:“等会把屏风的尺寸、样式告诉两位小姐,也免得她们两眼一抹黑。等她们姐妹商量好了,你再来回我一声。”

吴孝全家笑着应了。

大太太就端了茶:“你们下去吧!”

全然没有提冬青的婚事。

是忘记了?

还是因为现在不是时候?

十一娘不由望了一眼远远立在大太太身后的姚妈妈。

姚妈妈也望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撞到了一起。十一娘就看见了对方毫不退让的眼神。

她突然为自己悲哀起来。

现在的她,也只有能力和姚妈妈这样的人斗一斗了!1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