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她赌气与男闺蜜领证 >> 

昨夜不是梦?

第3章 昨夜不是梦?

翌日——

窗外的阳光似金芒一般从玻璃窗中透进来,如同给整间房蒙上了一层暖洋洋的薄纱。

苏黎醒来第一感觉是头痛欲裂。

什么情况?

这就是宿醉的感觉吗?可这也未免太难受了。

苏黎揉着泛疼的眉心,却忽而,昨夜的画面,一帧一帧像放电影似的,从脑子里鱼贯而出。

不是吧?

苏黎大惊失色,迅速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

完完整整。

她吁出一口长气,还好只是梦。

可是这个梦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难不成自己昨儿真的是被陆辰九和小三儿给刺激上头了?

不过,不得不说,她梦里的那个男人长得实在过分好看。

虽隐在暗夜里,看不清他的五官,可梦中男人那双如深渊一般的黑眸,却让她记忆深刻,过目难忘。

苏黎掀开被子下床,光脚踩上地毯的时候,又愣了一愣。

自己昨儿是睡床上的吗?而且,这还是二楼主卧吧?可她什么时候上楼的?又什么时候睡主卧来的?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呢?

她居然断片了!

果然,这酒真是不能随便沾。

苏黎随意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匆匆从别墅里出来了。

走得太急,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卧室里遗留下来的那只银灰色行李箱。

苏黎决定搬出现在住的那个家。

虽然,打从结婚之后,她和陆辰九就已经分居,这个家几年以来陆辰九从来没有踏足过,但怎么说也曾经是他们的新房。

如今再住下去,不过是给自己添堵罢了!

她打算先去池年的出租房里和她挤一挤。

其实她与陆辰九的这段畸形婚姻也算是散了,分居几年,早已没了夫妻情分不说,法律也已经不认可这段关系了,如今也只是需要去法院分配一下财产,从此就能各走各道了。

可她就是不甘心。

上午十点,苏黎回到家中收拾行李,没想,家里却忽然多了个人。

正是那位几年来,来她这屈指可数的丈夫陆辰九。

或许,更准确点说,他早就应该被叫做前夫了。

此刻,他正坐在厅中的沙发上无聊的翻阅着桌上的杂志,打发着时间。

他面庞清冷,眉头深锁,直到见到苏黎进门,绷紧的唇线似松动了些分,面上却始终寒凉无温,“昨晚去哪了,为什么整晚不回家?”

苏黎一怔,顿住脚步,“真难得,还有闲情惦记我。”

说完,经过他跟前,准备上楼。

手腕被却他用力攥住。

陆辰九仰头看她,漆黑的眸底似染着几分疲惫的猩红,“我会让她把孩子拿了。”

提到他与那个女人之间的孩子,苏黎胸口一痛,像被尖针扎过。

她冷怒的甩开陆辰九的手,“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举步,要上楼去。

“苏黎——”

陆辰九起身拉住她。

“这是什么?”

陆辰九一眼就捕捉到了她肩膀上的痕迹。

盛怒的火星子似随时要喷薄而出。

“什么是什么?”

苏黎还有些懵。

直到见到肩上的痕迹,她震住,瞳孔极速放大。

这……

苏黎始料未及。

所以,昨儿晚上那个梦……不只是个梦?!

“你跟男人鬼混了?”

陆辰九问她。

浓浓的猩红,一点一点爬进陆辰九漆黑的深潭里。

他怒不可遏的掐住了苏黎的脖子,“告诉我,你是不是跟男人鬼混了?”

看着他眼底暴跳如雷的怒火,那一刻,苏黎竟有了一丝报复的爽感。

脖子被他勒着,有些喘不上气来。

她面色通红,“你一个流连花丛的渣男,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还有,陆辰九,我提醒你一句,我们俩之间只有财产问题没有扯清楚了,至于夫妻情分,早清了!”

“放屁!”

陆辰九掐着苏黎的力道,越来越重。

猩红的眸仁似鲜血浸染过一般。

苏黎感觉自己随时会要窒息。

却忽而,跟前的男人一把推开了她。

“苏黎,你可真贱!”

冷笑中浸着无法掩盖的厌恶和鄙夷,眸底却又似有一丝痛楚闪过。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在这等你一整晚!可苏黎,你配吗?”

他说完,转身往外走,头亦不回的漠然离去。

门“砰——”的一声被摔上。

偌大的别墅,只剩苏黎孤身一人。

她冷得打了个寒噤,眼泪夺眶而出。

若昨儿晚上不只是个梦,那她和陆辰九的未来……

不,他们早就已经没有任何未来可言了。

苏黎回到楼上卧室,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苏黎狠狠地用毛巾擦拭着自己肮脏的身体,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却不断地冒出昨儿夜里那个梦来。

内心里却满满是愧疚难当以及怅然若失。

到最后,她到底把自己变成了陆辰九的同类人。

洗完澡出来,正准备收拾行李,刚充上电的手机就响了。

“姐,你可终于听电话了。”

打电话来的是苏黎的亲妹妹,苏薇。

“干嘛呢?我刚洗澡去了。”

苏黎把手机夹在耳边,继续整理衣物。

“还真有事要找你帮忙,今儿周末,你休息吧?能帮我去兼职带个班吗?”

因为两人父亲烂赌,欠下一屁股赌债,所以,苏薇打从上大学开始就习惯了一边学习一边兼职打工。

“你不是马上要毕业了,怎么还在做兼职呢?论文不忙了?”

苏黎对于苏薇兼职一事,颇有微词,但多数是因为心疼她。

“好了,姐,我保证最后一次了,今儿这工作可是个肥差,不去不行。”

“什么肥差啊?”

“很轻松,就是替一幼儿园的孩子去开个家长会就行了。”

“这是什么工作?”苏黎不敢恭维,“你这可是去助纣为虐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