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 

他舍得回来了(2)

第2章 他舍得回来了(2)

看不出他的风尘仆仆,倒是一身考究的西服,越发衬出尊贵,依旧英眉挺鼻,与Xing感的喉结呈倒‘人’,眉目深邃的盯着她看,薄唇之间似是有些惊愕。

沐寒声是惊愕的,惊愕于不确定这女人是不是他的妻子傅夜七。

三年前的婚礼,她骨瘦如柴,面无血色,一张脸寡淡得令人泛冷,如今呢?

唇畔依旧微显苍白,可那张脸已精致如画,美眸静墨,柳黛柔美,三年而已,竟换了个人?

管家田帧见沐寒声盯着夜七痴看,不由得笑了低耳:“是不是悔了没早些回来?”

少NaiNai结婚时,刚回她二叔家算是寄人篱下,整个人毫无光泽,是老太太急急的将她迎娶过来,三年调养,总算珠莹玉泽,的确该惊艳。

田帧这一打趣,沐寒声也收了目光,峻脸依旧淡漠,把那一点点惊愕藏得极好,而后泰然的褪下外套,低声吩咐:“帮我备一瓶拉菲,送书房去。”

田帧愣一下,不用休息吗?

可是他已经迈步往楼上而去。

夜七没去看他挺拔的背影,却是略微低眉,素日清淡的脸上,一点点低落,这夫妻关系,连陌生人都不如。

好一会儿,见田帧拖着红酒出来,夜七忽然放下餐具站起来,低婉的一句:“我去吧,你把晚餐收了。”然后接过酒,不疾不徐的往楼上走。

田帧在原地站了会儿,欲言又止,目光焦急又隐晦的看着那瓶红酒,最终皱眉,没追上去,只默念一句:但愿能成事。

夜七走路无声,到了书房门口敲了门,无人回应,这才推门进去,原来他不在书房,她松了口气。知道他是不喜欢她的,所以,夜七一时还真不知要如何相处。

走过去,把红酒放在桌上,因为平时她从不来这儿,显得有些闷,继而去把窗户打开。

沐寒声刚沐浴完,就站在书房门口,见她在里边也就停了脚步,目光却在她身上没收回。

在外,他没空、也无趣欣赏任何一个女人,但这是他家,那是他妻子,也便无妨了。

刚刚见她坐着,这会儿才知她身形高挑,不算骨瘦如柴,却依旧纤瘦,侧身之际,男人眼睛眯了眯,如此纤瘦,居然也有完美的曲线。

夜七拉开窗帘,开了窗,转身发现门口站了人正盯着自己,愣了一下,随低眉,淡然往外走。

她不会以为,他的目光里是欣赏,三年前,他离开之际就说过,他可以娶她,但不会爱她,至少三年内不会。

她从没资格,也没机会问为什么一定要三年,现在他回来,也不知道对她会怎样?

走到他跟前,他却没让,夜七只好抬头看了他:“麻烦让一下。”

沐寒声不语,只低眉,星眸打在她脸上。

这么近的距离,忽然想,NaiNai眼光不错,别的不谈,如果非要他身边有个女人的话,傅夜七,无疑是无可挑剔的。

但看得出,这女人Xing子淡得很,要相处好到让NaiNai满意,得花些时间。

夜七见他不动,最终侧身钻了出来,回了卧室,一进门却轻轻皱了眉,心跳有些快,许是和他距离太近,压抑呼吸所致。

轻拍胸口,她才拿了下午没看完的书去阳台。

书翻了几页,却停了下来,想到了帧姨的话,她把嫁进沐家当做自己的救赎,可是沐寒声对她如此寡淡,这婚,不会长久,所以她唯一能报答就是给NaiNai生个曾孙。

想罢,她起身,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那张被很多人认为绝美的脸,兀自扯了一下嘴角。然后低头,看着她嫌香味过于妖艳而不用的兰蔻奇迹。

身后传来细微响动,香水还没拿起来,她抬头,从镜子里见了门口的男人,这才转身。

说不出他的表情,可原本冷峻淡漠的脸,显得热烈,却又压抑着,直直的盯着她。

“红酒,你送上来的?”男人低低的开口,略微黯哑的嗓音,透着蛊惑。

夜七看着他走近,不明所以,却也静然而立,点了点头。

终于,他走到跟前,因身高优势,显得他威严凌人,她却发现他呼吸粗重,喷薄着淡雅的酒味,混着高贵的檀香,一双幽深的眼眸里透着微红,似是压抑到了极致。

可沐寒声是什么人?城府世故的商贾大亨,喜怒不形于色,怎么会在彼此说话没超过三句之际,忽然对着她这副表情?

除非是遇到了理智不可控制的事情……

“刚回来,你就这么隆重的招待我?”沐寒声压得低低的声音,不露喜怒,却因为药物作用而不断抵近她。

夜七不解,抬眸看着他,柳眉微动,刚想开口问点什么,他修长的指节却握了她的小脸,不许她躲,气息吐在她额间:“给自己的丈夫下药。”他鹰眸一眯,凉薄中一丝探究:“对自己没信心?”

沐寒声实在没想到,清冷淡然的小女人,能想出这样的招。

下药?

夜七微皱眉,略微惊讶,可是唇瓣微启之际,他却倏尔覆唇,尽数香走她的气息,不给任何反抗的机会。

没有男人不近女色,八年单身,他沐寒声也有需求,何况,她居然给他下药。也或许,他早就想这样了,不用管是因为她这绝美的脸,还是单单因为药物作用,总归她是他的妻子,他本就不必找理由。

夜七怔愣在那儿,看着这初归的人,破天荒的主动,一时没了反应。

秋夜,浸润微凉,书房窗帘在夜风里轻轻浮动着。

昏暗里,男人倏然看了她的脸,英眉蹙起,夹杂些许惊讶。

才想起,新婚夜,他以国外事务紧急为由,扔下她上了飞机,他们没有洞房……

胸口微微一紧,一丝丝愧疚,他尽可能的温柔,薄唇轻覆,温热的大掌转而十指相扣。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