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九千岁总是撩我 > 

傀儡皇帝

第3章 傀儡皇帝

付斟时说着,手指一动便夺下宫识鸢手中精致的冰杯,若有所思的转了一圈,忍不住把玩起来。

宫识鸢哪知道随便来两个太监都是武功高手,这人妖耳朵还贼好,当即憋将自己脸蛋憋的嫣红,随即眼波流转看向付斟时。

“少监哥哥,奴婢当然是您的人啊。”

不知怎的,大概是手中冰杯着实寒凉,付斟时竟打了个冷战。

“几日不见,倒是变了个人。”付斟时冷笑一声,“想哄着本少监吃了你的奇毒?”

好家伙,宫识鸢听出付斟时意有所指,看向呈着冰激凌的方盏,这叫奇毒?

“这是奴婢亲手制成的冰激凌,少监尝尝,这可是夏日解暑上等佳品。”

宫识鸢说着便要去拿,岂料付斟时竟是瞧都不瞧一眼。

她似乎是明白过来什么,左右张望一番,果断取了付斟时手中的冰杯。

付斟时一时不查竟叫她得逞,一旁的安生亦是看得吃惊,他可从未见过如此大胆之人。

宫识鸢手脚麻利的取了小勺,舀了大块冰激凌到冰杯之中,而后用细嫩手指一刮舔了方盏中的残留,嫣红的舌尖扫过指腹,带起一阵甜腻。

“少监放心,奴婢怎会毒害少监,奴婢还想活着久些呢。”宫识鸢讨好笑道。

付斟时眼神一瞥,喉结微动,不动声色取回冰杯,“无事献殷勤,可是有事相求?”

还是个通透人。

宫识鸢偷偷抬头看着死太监冷漠的侧脸,难怪他能混到今日这地位呢。

可眼睛一定,宫识鸢便有些不淡定了,这个死太监耳朵怎么红了!

宫识鸢端坐在一旁,挂起讨好的笑容,“少监,新妇需要三日后回门,你看……”。

“我知道了。”

男人阴柔的脸上不见任何情绪,挥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宫识鸢愣在一边,走出门后才反应过来,死太监又敷衍她!

她急的直跺脚,原主还有个弟弟在旧宫里呢!若是再不回去,只怕凶多吉少。

一夜未眠,一大早,宫识鸢推开门。

安生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手持长剑,恭敬地站在一边。

“在下得令护送九姑娘回宫。”

“真的?”宫识鸢兴奋的问了一声,那死太监竟然同意了?

安生一挥手,一软轿被抬了出来,宫识鸢这才松了口气。

回想原主的记忆,国亡了,亲人在宫中软禁,自己也被侮辱,赐婚给了个太监。

怎一个惨字得了!

……

马车停在了破败的宫墙外面,宫识鸢抬头看了一眼,只觉得心被揪得难受异常。

小皇帝尚且年幼,胆子还小,若没有宫识鸢撑着,只怕他们早就流落街头了。

“皇姐!”

突然,一个身着前朝龙袍的少年大步向她跑来,宫识鸢一眼便认出此人正是‘倒霉’弟弟——宫扶清。

姐弟相见,宫扶清一把圈着宫识鸢的腰。

“咳咳咳!”宫识鸢接连咳嗽了好几声,身边的嬷嬷这才出声制止道:“皇上,你且松松手。”

宫扶清连忙松手,拉住了宫识鸢的玉指。

“皇姐,我对不起你……”

他埋着头,宛如被霜打的茄子,如今他这个皇帝早已成为天下人的笑话了,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被他亲手送进地狱的皇姐。

宫识鸢一怔,笑着抬起他的头,“有什么对不起的?”

从原主的记忆来看,宫识鸢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国没有了,自己的亲人,无论如何都要护着。

两人手牵手走到凉亭之内,小皇帝拉着宫识鸢喃喃说道,“皇姐,你后悔吗?”

后悔?

原主只怕是没得后悔了,早就没了……

宫扶清见宫识鸢没有说话,沉叹一口气,埋下了头,“后悔我们要守着这样一个破败的王朝,后,后悔护着我这般窝囊的弟弟。”

明白了他的意思,宫识鸢抬起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发髻,“我们是宫氏一族最后的希望,你是少年英才,不要自暴自弃。”

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宫识鸢说完两句话之后,宫扶清的情绪明显缓和了一些。

他将嬷嬷倒好的茶端到了面前,“皇姐,我们还有希望吗?”

国没了,兵没了,什么都没了。

“有。”宫识鸢将他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可怜这孩子这么小就要面对国恨家愁。

她读过不少古代的帝制,明白这个时代的悲哀,可弟弟还小,等他大一些就明白了。

二人正谈着话,一个小丫头急匆匆跑了过来。

“九公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