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九州第一毒妃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星云大陆,浮云国,一百里外的星月森林。

一道强烈的白光闪过天际。

云染头昏脑涨,双眼涩得睁不开。

身体仿佛散了架一般,没有一丝力气。身上的皮肤,每一寸都火辣辣地疼,好似有火焰在不停灼烧。

她这是在过火焰山,还是在下油锅?

人死之后,体验到的,就是这种感觉?

“雇主果然没骗我,这丫头果真是个尤物。”

“不愧是曾经的天才灵修,这样貌,啧啧啧……”

“瞧瞧,这小脸蛋儿,哦哟,水灵儿呀!”

“小身板还挺有料,凹凸有致的,带劲儿。”

“这哪儿用得着清风醉啊,还专程给我这东西,多此一举。”

“就这么杀了,真可惜!”

裂帛声响起,云染肩膀一痛,一道冰冷的锋刃,猛地扎进了她的肩头。

疼!

好疼!

“嗯”她闷哼一声,强烈的疼痛感,将她的意识逐渐唤醒。

她的身躯紧紧地蜷缩着,疼痛还在加剧。

不知从哪儿吹来一阵阴风,云染打了个哆嗦,赫然睁开了双眸。

头顶高大的树木枝叶茂密,微弱的光线从树叶间筛落下来。

阳光,有些刺眼。

不对劲!

她这是……还活着?

还没来得及庆幸死而复生,视线略微下移,云染惊得双目圆睁。

只见一个样貌奇丑的中年男人,蹲在她的身旁。

那满是脏污的大手想要靠近她。

云染强忍住翻涌的恶心感,绣腿一扫,本能地向后一退。

哪怕不熟悉这具身体,她的动作依然矫健。

见云染醒过来,男人一脸戏谑:

“哟,醒了?”

“不愧是云家的天才灵修,伤成这样都能醒过来,倒是我小看了你。”

“醒了好啊,这样才够味儿,更带劲儿!”

云染闻言,心中一凉。

她方才一动,便消耗了诸多体力,身上各处更是疼痛不已,她眼前一暗,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

难道她刚复生,便要栽在这里?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云染咬紧牙关,撑着身旁的一棵大树,站稳身形。

她凝神静心,面上丝毫没有惊慌之色,反常的冷静,不免让丑男有些失望。

“哼,今日你插翅难逃,待会儿就让你哭着求哥哥!”

丑男嬉皮笑脸,满嘴污言秽语,说着,便朝云染走过来。

云染双眼赫然凌厉,眸中凶光乍起。

想折磨她?做梦!

就算她是一具尸体,也断不可能。

在丑男走近云染身旁之时,云染突然右脚弓起,膝盖用尽全力一顶,正中男人下怀。

“嗷······”

猝不及防挨了要命一击,男人翻到在地。

蜷缩着身体,仰天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臭婊子,老子要你的······”

忍着剧痛,男人颤巍巍地支起身子,从后腰上摸出一把明晃晃,带血的刀。

云染目光一凝,用尽全力在自己胸口穴位处点了两下,才找回了些力气。

她盯着男人,眸中红光乍现。

男人转过头来,举刀欲刺,却在转头的一瞬间,顿住了。

方才分明要死不活的人,竟然朝他走了过来。

“命”字还未出口,只见云染伸出两指,快速点了他前胸几处穴位。

“臭婊子,你定我身!”

男人无法动弹,怒目圆瞪,恨不得把云染生吞活剐了。

制住了男人,云染再也受不住,“噗”地喷出一口血来。

她甩了甩头,模糊的视野清晰了几分。

身子颤颤巍巍摇晃着,眼看就要倒下。

她咬紧牙关,双拳紧握,以顽强的意志支撑着自己的身躯,决不让自己倒下。

“不要再挣扎了,没用的。”

“你很清楚,你跑不了。”

“我可是三阶灵士,对付你一个灵根全无之人,绰绰有余。”

“你的点穴手法再厉害,不出两个时辰,我便能冲破。”

“所以,你还是乖一点,待会儿,哥哥还能让你少受些罪。”

男人说完张狂大笑,周身爆出一团蓝光。

云染见状,目光一凜。

想冲破穴道,真把她的点穴功力当小儿科了。

“是吗?”

“那也要你能活过这两个时辰再说。”

云染冷笑一声,抬手从旁边大树粗壮的树干上,摘下一片墨绿色的叶子。

她将那叶子塞进嘴里,用力嚼着。

“你什么意思?”男人瞳孔赫然睁大。

“臭丫头,你在做什么?”

他清晰地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臭气。

“枯蚀草知道吗?”

一双冷冽的眸子,紧紧盯着男人,眸中红光大盛,杀意肆意汹涌。

此时的云染,整个人好似地狱爬出的修罗。

等不及要将鲜活的生命摧毁。

“噗!”

她将嘴里嚼碎的草叶吐在自己身上,幽幽道:

“枯蚀草汁液中含有特殊的臭味,能驱赶剧毒之物。”

“却能吸引一种叫火蝇的虫子。”

“那又如何?”男人不解。

忽然,原本寂静的森林中,传来希希索索的声响。

嘶鸣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将他笼罩。

“什么东西?”男人的声线惊恐地抖动。

话音刚落,地面上一片黑暗蔓延而至。

男人低头一瞧,顿时脸色煞白,惊恐地大叫:“不要,别过来······”

只见地上密密麻麻地虫子,像黑色的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它们靠近云染之时,竟自动退避。

而后快速向男人奔腾而去。

“火蝇是剧毒之物的美餐”云染冷笑。

“可惜它们飞行速度太慢,毒物总是比它们先到一步。”

男人也顾不得面子了,当即变脸求饶。

“姑奶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别让它们过来!”

云染唇角微勾,眯起眼睛看着男人。

向她求饶。

他是蠢吗?

她不是圣母,她要看着他死在面前,心中才能松快。

黑潮漫上男人脚面。

“快,救我!”他的声音由于过度惊吓变得异常尖锐。

云染无动于衷。

几只毒虫爬上男人的脸。

他的脸逐渐扭曲!

毒虫尖锐的口器,撕开男人的皮肤,钻进了他的皮肉里。

“啊······”被啃食着血肉的男人,发出一阵惨叫。

更多的毒虫爬上了他的身子,将他的身体包裹住。

它们争先恐后,啃食着他的身体。

男人绝望地惨叫声,回荡在整片森林里。

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一只毒虫从他的右眼钻了出来,煽动了一下翅膀。

一群毒虫涌上去,将他整个吞没。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男人的血肉被啃食殆尽,变成一具枯骨,散落在了地上。

枯骨倒地的一瞬间,云染头顶亮起一片红光。

她微微抬头,是漫天的火蝇姗姗来迟。

云染身子微微颤抖着。

鼻翼间喷出的呼吸,异常灼热:

“不长眼的混账,去地狱忏悔吧。”

胆敢占她云染的便宜。

那么,死便是他唯一的归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