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食髓 > 

打蚊子

第2章 打蚊子

秦烟咬着唇不说话。

靳南城狭长的眼眸里映出她的慌乱。

“我讨厌麻烦。”他说。

但是他还是翻身过来,启动车子,来到了入住的酒店。

秦烟把头埋在他怀里,从未如此近距离听过男人的心跳。

原来胸肌的触感,没那么硬。

……

秦烟是在靳南城洗澡的时候,偷偷离开酒店的。

她怀着壮士断腕的悲壮心情献身,但出乎意料,初体验还不错。

但总归,只是一场酒后的艳遇罢了。

她回家收拾了一下,第二天晚上,准时来到了约好的“魅影”酒吧。

“开业大吉啊洪林!”梁翊、靳南城以及他们几个兄弟都在。

“哥们几个以后一定多多给你捧场!靳少还专程从隔壁城市赶来呢,多大面子!”

靳南城坐在吧台前,那串耳钉闪着冷光。

他叼着烟,一个骰子在他修长的指间来回流转。

他回头淡淡看了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不专程,工作调度,早晚要来。”

“那面子也够大了!哟,你看,嫂子都来了!”

秦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靳南城。

她短暂惊慌过后,见靳南城没反应,便走过来,微微一笑:“恭喜。”

梁翊搂过她:“烟烟还没去过酒吧呢,正好带她来看看。”

靳南城突然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

众人都看向他。

靳南城叼着烟,走到秦烟面前,高大的身影投下一片阴影。

他吐出一口气,秦烟被呛得一缩。

他身上凛冽而渺远的冷杉味道夹杂着浓郁的烟味,简直把“进攻性”三个字写在了脸上,无论床下床上,都是如此。

他声音里透着玩味:“没来过酒吧?我怎么感觉我在酒吧里见过你?”

秦烟分毫不乱:“你一定是看错了。”

靳南城哼了一声,意味不明。

“别盯着烟烟了,说说你吧!”梁翊对靳南城眨眨眼,“昨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喘那么急,是在干嘛呢?”

面对着众人带着揶揄的盘问,靳南城分毫不乱:“打蚊子。”

秦烟被空气呛了一口,剧烈咳嗽起来。

梁翊不信:“你嘴角破口,也是蚊子?”

“是,不然我打她干嘛?”

说着,靳南城的目光扫了一圈,在秦烟身上多停了半秒。

秦烟低下头。

她不是故意的,但那时候,靳南城闯入得太突然了。

靳南城死不承认,大家也就都打个哈哈过去了。

梁翊正笑着,来了个电话,没看人就接了:“喂?”

“梁翊。”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家里停电了,我很害怕,你能来陪陪我吗?”

梁翊一手还搂着秦烟。

他对上了秦烟的目光,十分坦然地说:“我现在就去。”

洪林问:“又是你搭档啊?”

“嗯,她遇到了点麻烦。”梁翊披上外套,“下回再聚。”

他们的态度十分自然。

但秦烟只想皱眉:“停电找你去……你会修电?”

“烟烟,我们是同事,互相帮忙很正常。”

秦烟:“帮她扛过漫漫长夜?”

梁翊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烟烟,我说了,别多想,这让我很累。”

……又是这样。

梁翊的态度足够温和、足够坦荡。

似乎这样,就是秦烟单方面在惹是生非。

秦烟没让步:“她知道你有见过家长的未婚妻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