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亲王宠妾的谋反攻略 > 

第2章侵南大计

第2章 第2章侵南大计

小桔、小桃气喘吁吁地跟了上来。

看到眼前高大俊朗的男子呆呆望着自家小姐的样子,也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靠近,只相视而笑。

这样的场景,她们见过的可不止一两回了。

对自家小姐倾心的男人数不胜数,小姐遇到合眼的也会说笑几句,不过最后都无疾而终了。

毕竟小姐身份高贵,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男子都能让她走心的。

更别提眼前这种穿着劣质绸缎,连件白衫都买不起的男人。

小桔轻轻拽了拽少女的后衣襟。

“小姐,不是要带我们去吃东西吗?”

少女看了看慕容辰,又看了看手里的风车,甜甜一笑。

“俏哥哥好人做到底,请帮我把这风车扔了吧。”

说完,将七彩风车往他手里一塞。

慕容辰多年征战的粗糙大掌,被那柔柔的小手轻轻一触,半边身子都酥麻起来,整个人完全呆住。

少女回头看了看两个急着吃东西的小丫鬟,三人相视一笑。

都觉得这气宇轩昂的男子发起愣来,格外有意思。

她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粉嫩的嘴唇轻轻抬起。

俏皮道:“那就有劳哥哥啦!”

说完,笑嘻嘻地带着两个小丫鬟跑开了。

三名男子依旧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继续目送着少女的背影。

只见少女跑着跑着,忽然停住了步子,回头向三人方向望过来。

看到那俏哥哥也在看她,脸上的神情先是惊讶,而后是惊喜。

紧接着,又是明媚一笑。

小桃在身后撇了撇嘴。

“小姐,你是不是看上那个穿黑衣服的男人了?

那人一看穿戴就是个平头百姓,可是配不上你!”

少女没有回答,嘴角却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心道,虽然穿戴普通,但那位哥哥的气质定然不是普通人,只是贵族中似乎没有见过他。

看他身材与多数文秀瘦弱的楚人不同,难道是来自西凉或者北燕?

正想着,小桔在身后提醒道:“小姐,你不是还要去万宝阁给夫人取坠子吗?”

“对呀!”

项映雪忽然想起,此次出来,除了想吹吹风,散散霉运,最主要的是要取给母后的礼物。

“快走吧,先去万宝阁,再去吃东西!”

三个大男人一直默默盯着轻纱裙少女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视线里。

许久,铁甲攥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了句:“南国的娘们儿真让人受不了。嫩的像块豆腐,声音又软又甜。刚刚回头那一笑,老子骨头都要酥了!”

飞石轻笑了一声:“那美人回头看的可是咱们公子,笑也是对着公子笑的,你就别痴心妄想了!”

铁甲粗声粗气道:“我就是随便说说,谁不知道她看的是咱们公子!

嘿嘿,那小娘们儿看公子看的都傻了,差点摔个狗呛屎呢!”

飞石不高兴了:“怎么好端端个姑娘家,被你一说,一点儿美感都没有了。”

铁甲挠挠头,又是嘿嘿一笑:“那不怪我,要怪就怪咱们公子太俊了呗。”

听到这里,飞石也笑了。

慕容辰倒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定定地看着手里的风车。

少女失落的一句“还有三十圈,霉运才能转完呢”,在他脑子里反反复复地上演着。

飞石见辰王没有声音,上前一步,仔细看了风车几眼。

那风车的叶子是用彩色的绢布做成的,而轮骨……

轮骨竟然是黄金制成的!

“公子,这风车可别扔!”

飞石激动的声音令慕容辰回过神来。

他转过头,诧异地看着飞石。

飞石意识到自己失态,吞吞吐吐道:“与其扔了,不如赏给小的……”

铁甲也向前一步,看清材质后,大为震惊:“赏给小的也行!”

慕容辰抬了抬眼,将风车小心翼翼地塞到铁甲手里。

铁甲示威似的朝飞石扬了扬下巴,刚要谢恩。

慕容辰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找个铺子,把它修好,然后到第一酒楼找我们。”

“这.......是,公子!”

满脸憋红的铁甲只好垂头丧气地离去。

燕国人生活贫瘠,这些黄金,足够一个普通百姓家老老少少五六年的口粮了。

楚国女人却说不要就不要了,还真是败家。

这种败家娘们,再好看也不能娶!

铁甲走后,慕容辰与飞石一路打听,走了两条街才找到第一酒楼。

上了酒楼三层,见窗边有一处雅座,布置精美,且能看到街边的景色。

慕容辰向那座位一指:“就那儿吧。”

“公子……”

店小二露出为难的神情。

“那边座位已经有人定了,要不您坐这边?虽说离窗边有点距离,但好歹是紧邻的座位,差不了多少。”

飞石面露不悦,蛮横道:“如果我们公子就想坐那儿呢?”

店小二看出这两个身材高壮之人不好惹,额角上冒出汗来。

“客官,您……您别为难小的……”

慕容辰向飞石伸出制止的手势。

“出门在外,不要多生事端。”

说完,走到离窗边略远的相邻座位坐了下来。

飞石见状,也随着主人落座点菜。

北燕物产匮乏,百姓温饱尚且困难,更别说舞文弄墨了。

菜名起的也相对简单粗暴,烧白菜,炖大鹅,一听就懂。

南楚就不同了,仗着几百年的文化传承,取的菜名也是相当讲究。

芙蓉珍珠落玉盘、四宝锦绣吉满堂、翡翠圆子、喜鹊登梅、黄鹂鸣翠柳……

听的两个燕国糙汉头疼,干脆让小二随便上几道招牌菜。

待菜差不多上齐时,铁甲也刚好寻了过来。

将随身佩剑往桌上一放,粗声嚷嚷道:“公子,你可不知道修那东西要多少钱。

三十两!三十两啊!

而且还要等上三天才能取!”

慕容辰捏着酒碗的手轻轻一顿,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么高的价格。

在燕国,不论贵族还是百姓,手里的钱都不多。

三十两,按当下集市上的定价,足足能买上二十匹马、十五头牛,甚至半所宅院!

更别说那精巧的黄金轮骨的价值。

在北燕视为宝物的东西,不过是南楚一个普通女子随手丢掉的小玩意儿!

再看看这酒楼里的摆设,处处奢华精美,碗盘更是燕国贵族才勉强用上的上等瓷器。

他摩挲着精致彩釉的酒碗,攻占南楚的愿望愈加强烈,仰头,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

“待我们打下楚国,分享了它的富贵,这点银子根本不必放在眼里!”

铁甲一听要打南楚就激动。

一边端起酒壶为辰王添满,一边嘿嘿笑着。

“小的现在更感兴趣的是南楚的女人,看一眼都受不了,放在床上得是何等销魂的滋味。”

慕容辰气定神闲地端起酒碗再饮一口,脑海中浮现出刚刚在街上偶遇的风车姑娘甜美笑容。

“急什么,等占了南楚,肤白貌美的姑娘想要多少有多少。”

“那就先谢谢殿下,啊不,公子,谢谢公子了。”

铁甲想到楚国娇软女子在怀的一幕,无比向往,转头刚要和飞石说话,却见他愣愣的。

他吼了飞石一句:“飞石,你怎么傻了?”

飞石被他唤过神来,若有所思说道:“我在想,街上偶遇的一个女子都有这等美貌,那世人皆称‘才华美貌,当世无双’的楚国映雪公主,又会是何等姿色。”

铁甲噗嗤一声笑了。

“还楚国公主,那岂是你小子能想的,那是公子才有资格想的姑娘!

再说了,什么楚国公主,将来被咱们大燕攻占,还不都是燕国的奴隶!

再怎么当世无双,最多也只配给公子做个侍妾!”

说完,又讨好似地向辰王说道:“对吧,公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