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浅若夏末 > 

你说墨总真的不近女色?

第2章 你说墨总真的不近女色?

酸涩的心掺杂着几分无奈,却也不可否认,因他几个字心情变好。

旁边的夏晨看她这样,揶揄说,“你那神秘男朋友理你了?”

温茴笑夹菜吃,没理她。

夏晨摇头,“茴茴你说你这也谈的蛮久了吧?能不能让他请咱们几个大学姐妹吃顿饭了?人家可都请了,就差你了。”

夏晨是她同事兼同窗好友,是她唯一的好朋友。

温茴淡笑,“他太忙了。”

夏晨撇嘴,“忙也不能这样吧,你生日快到了,能不能趁着机会,让我见见你男朋友是啥样?”

温茴敷衍说,“我问问。”

她话音一落,耳边就传来八卦的声音。

“什么?你说墨总这样的人还有爱而不得的人?”

“我去,这你都不知道?据说当年两人已经谈婚论嫁了,那女的突然消失了。”

“怪不得墨总单身且不近女色,原来是为她守身如玉呢?”

温茴喝了口酒,笑了。

夏晨探头过来,也八卦道,“哎,你说墨总真的不近女色?”

不近女色么?想到某人的折腾程度,和熬夜时长,温茴耳朵微红。

摩挲着酒杯说,“谁知道呢。”

……

晚会结束,九点多。

街道上人来人往,车辆来来回回,两侧的大厦滚动着各种广告。

偶尔有卖小吃的吆喝两声,给这繁华的城市增添几分烟火气。

带着耳机,在喧嚣里走一段路。

走累了,打个车,直奔约会地点,高档小区,房子在顶楼,占了两层,从落地窗能够看到大半城市的夜景。

这是他的房子。

宽敞,简约,低调而又奢华。

落地窗映出她的影子,她盯着看了一会。

忽而一笑,你这么平凡,遇到他已是恩赐,还求什么呢?

年会喝了酒,有点犯懒,温茴打了和呵欠,转身去洗了澡,然后睡觉。

……

深夜,梦到自己溺水。

浓烈的窒息感袭来,温茴迷迷糊糊中扑腾着双手,试图爬上岸,呼吸新鲜空气。

然她刚有动作,手腕就被人按住。

窒息感更强了,她猛的睁开眼。

男人停下吻,低笑着,移到她耳边,“醒了?”

他声音温润,略带着些哑,仿佛烫人的火苗。

温茴脸红,看着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呆呆的说,“你回来了?”

男人并未回她,再次吻住了她。

一记深吻之后,他修长的指摩挲着她的脸,眉头微蹙。

“喝酒了?”

她没说话,知道他不喜欢她喝酒,就像是不喜欢她化妆,不喜欢她烫染头发,不喜欢她穿低档的衣服一样。

只有干净的素颜,黑长直的头发,搭配高档的衣服,才像她,他一直放在心里的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