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返1984方凯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穿林海,跨雪原......”

宏亮的唱腔从收音机里传出。

方凯挣扎着睁开眼睛。

“下次说什么也不能喝这么多了!”

他痛苦的捂住后脑袋。

昨天的商务宴,有重要客商,他不得不亲自上阵陪酒,醉的昏天暗地。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听样板戏?”

循着声音,就看到了黑色的老式收音机,放在一张漆面泛光的木桌上,一只桌腿断了,垫了三块转头。

墙上挂着一面镜子,上面写着“东胜陶瓷厂建厂二十周年纪念。”

方凯猛然起身,环视四周。

“这不是厂子的传达室吗?”

方凯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以前他经常跟传达室的老张头下棋,对这里很熟悉。

可是......东胜厂已经倒闭好多年了呀。

“小凯,你好点没有?”

老张头听到屋里的动静,趴着窗户向里面喊道。

“老张头没死?”

方凯明明记得,老张头去世的时候,自己还随了份子。

这太诡异了!

他猛地看向镜子。

这是一张英气勃勃的脸,浓眉大眼,下巴上胡茬还不算太重,看上去二十来岁。

“我,我这是重生了!”

方凯脑子‘嗡’的一下。

他忽然想起,这个场景,不就是三十年前,自己被冤枉关起来的时间吗!

方凯的父亲就是东胜厂职工,因公身亡。

他中专毕业之后,就进厂里当技术员。

本应该是安安稳稳的一生,却因为一件事情,发生了转折。

一星期前,副厂长马学良的儿子,保卫科长马文龙,调戏播音室单身女孩苏琳。

方凯碰巧遇到,他是个仗义的性子,也没管马文龙的背景,直接揍了他一顿。

马文龙自知理亏,没敢报警。

可是随后,报复就来了。

车间主任告诉方凯,由于仓库缺人,他被调到了仓库担任保管员。

虽然保留干部身份,但是待遇跟普通工人一样。

方凯心知肚明,这是马文龙在使坏。

可是形势比人强,方凯没有背景,只能接受。

当他以为忍一忍就能过去,又出事了。

昨天夜里他当班,今天早晨下班时,因为熬了一夜,脑子迷迷糊糊。

等要去车棚取车的时候,后脑突然被重重砸了一下,随后就失去知觉。

由于车棚比较偏僻,没人看到是谁打的。

幸亏其他工友发现,把他抬到传达室,又让厂里的卫生员看了,没有大事,就是后脑肿了个大包。

这时候的大厂,不但有自己的学校、医院、甚至还有武装力量。

东胜厂是个五千多人的大厂,保卫科就有三十多人。

可是这么强的保卫力量,方凯却被人在单位里打了闷棍!

“小凯,听叔一句劝,一会上级来问就说自己摔得,忍一忍就过去了,那马文龙你得罪不起啊。”

老张头苦口婆心的劝着。

方凯父亲生前跟老张头是好友,老张头没家没口,孤身一人,一直拿方凯当自家孩子看待。

马文龙本身就是握有实权的科长,还有个副厂长的爹,在厂里没人敢惹。

“张叔,你放心吧。”

方凯答应一声,知道老张头是关心自己。

不过,他可不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性格。

后世的经历,让他明白了,面对欺凌,必须反抗到底。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上一世,他就是被打之后怂了,想要委曲求全。

本以为马文龙会放过自己,可换来的只是变本加厉!

明天还会有针对自己的大动作!

马文龙趁方凯上班时将他迷晕,将仓库物资偷走,然后把责任全都推到方凯的身上。

结果方凯被抓起来关了半个月,最后证据不足才放出来。

可是他不仅背上了处分,还成了坏分子的典型。

这期间,马文龙还找机会想糟蹋苏琳。

苏琳极力反抗,正好有路人经过这才吓跑马文龙,但此事过后,苏琳也受了刺激得了抑郁症,后来寻了轻生。

马文龙却什么事都没有。

从那以后,方凯在厂里就抬不起头来,整天郁郁寡欢。

直到九十年代国企改革,东胜厂倒闭,他才下了狠心,去南方闯荡。

几经沉浮,不知吃了多少苦,他终于打下了一片天地,成了成功人士。

那时候,虽然东胜厂倒闭,但是马文龙父子却就借着工厂改组的机会,赚的盆满钵满,摇身一变,成了省内知名企业家。

“恶人没有恶报,那就由我来报!重活一世,我不会再留遗憾!”

想到一直对自己有好感,却下场凄惨的苏琳。想到马文龙父子对自己多年来的打压,方凯的眼神冰冷下来。

“方凯,马厂长来了!”

老张头喊了一声,门外的锁头被打开。

一个穿着呢子大衣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是马文龙的父亲马学良。

“方凯,听说你在车棚摔倒了?”

马学良烟瘾大,烟不离手,而且只抽好烟。

他吸了一口,将烟雾轻轻吐出。

“马厂长,年轻人毛手毛脚,难免磕碰。”

老张头陪着笑脸。

“呵呵,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这种人,也只配守仓库。”

对于方凯这种小角色,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只是在儿子马文龙一再要求下,他才亲自出马。

在他看来,自己威压之下,方凯绝对会惊慌失措,然后低头认了。

可是,眼前的年轻人,却是一脸平淡。

“我不是自己摔倒,而是被人袭击!”

方凯说道。

“年轻人,话不能乱说!咱们厂可是省内闻名的安全示范单位,保卫科年年都是先进科室,怎么会有人袭击你!”

马学良语气严厉起来。

“要是你胡说八道,损坏了厂里的声誉,影响创产创收的大好形势,你就是厂里的罪人!”

一顶顶大帽子扣了过来。

“谁是厂里的罪人,自己心里有数。这件事属于治安案件,咱们不用再谈。”

方凯脸上露出冷笑。

“嘶......”

马学良吸口烟,眼睛眯了起来。

“行,那你等候处理吧。”

他丢下一句,转身离开。

“哎呀,你怎么连厂长都敢得罪啊!”

老张头着急的跑进来。

“他只是个副厂长,做不到一手遮天。再说,我是个爷们,怎么会被他们爷俩吓住!”

方凯心里很坚定。

见他这副样子,老张头也只能叹气。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有个年轻人过来。

“吴秘书?”

“张叔,我来传达上级指使。”

吴秘书看向方凯:“你的事厂里会进行调查,现在可以走了。”

“行。”

方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马文龙找了个二流子打自己闷棍,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自己翻不出什么浪花,人家并不害怕。

不过,自己现在不是容易冲动的毛头小伙。

既然他想玩,就好好陪他们玩玩!

“张叔,回头见。”

方凯离开阴暗的传达室,迎着阳光走了出去,摆手告别。

“这小子,好像哪里不一样了,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

老张头嘀咕一句。

“前世仇,今生怨,咱们就一并解决吧!”

方凯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心里已经有了对付马文龙的办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