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我养的崽登基了! > 

第三章

第3章 第三章

还没等沈月反应过来,只觉得手里一沉,一个软绵绵的小身体就被塞到她怀里了。

小家伙到了母亲怀里停止了哭声,泪水还浸着黑溜溜的小眼睛看着母亲,吧唧着粉嘟嘟的小嘴,不断地蹭着沈月的胸口出,示意着要吃奶。

沈月瞬间脸色爆红,她很想把这小肉团子给甩出去,但是理智让她生生忍住了,有些无措地抱着,一种说不出什么样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她这一系列动作都落在了站在一旁的男人眼里,这笨拙的有些憨憨的样子和那个泼辣,自私,粗俗之人简直判若两人,虽然这是他第一次正眼看过自己名义上的妻子,但是平时她那些动作他都有偶尔留意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可以改变他要休了她的想法了,于是他冷硬地说道:“她不用跟我上山了,我已经决定休了她!”说完便从怀里掏出一封休书递给了沈月。

这话一出,全场就像炸开了锅,围观的村民指指点点,而那老婆子则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嚷道:“不行,已经是你的人了,随便怎么处置就是你的事了,但是就不能再退回给我们王家了!”

开什么玩笑,一个赔钱货外加多了一张嘴,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回到家里啃粮食了,必须要让她男人把她带回去!

罗秀莲一听女儿要被休了,心疼的又哭了起来,望着梅九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不要休了月儿,你让她在你身边做牛做马都行的,只要有一口饭给她吃就行,你如果真的铁了心休了她,那她真的就没有活路了呀!”

“一个不肯干活,不肯带孩子,只会跟孩子抢吃食,欺负小孩之人,我要来何用?倒不如好聚好散,各自安好吧!”

梅九冷哼着随便数出了王秋月的种种劣质行为,刚才那点仅存的一丝不忍通通都忘记了,满脑子都是她的不堪行为。

沈月明知道这个男人是在说原主,但她还是羞愧地把头默默地埋在了孩子的小胸膛上,原主这事做得也太丢人了!

“既然你不肯再要这赔钱货,那就交由我们自行处理吧,不过这一两银子的彩礼钱我们是不会退的,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时老婆子突然改变了主意,淡漠地说道。

她之所以改变了主意,是因为她身旁的小儿媳妇,也就是开头插嘴说了一句话的年轻妇人,在她耳旁悄悄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赞同了。

沈月意外地抬起了头,看到老婆子那双算计的眼神,指不定在打什么坏主意呢,她不能留在王家,必须想办法让这个男人把她带走!

于是沈月扬起了一抹讨好的笑容说道:“相公,你说什么呢?我已经是你的娘子了,不能说休就休了我呀,之前是我的错,是我不懂事,经过鬼门关走了一遭,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一定痛改前非,与你和孩子好好过日子,谁还能没有个错呢,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改的!”

这明艳的笑容差点闪花了所有人的眼,王秋月本身长得就好看,这也是为什么王家一直肯把她留下来的原因,就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卖到有钱人家那里做妾室,那么一家人的吃穿就不用愁了,没想到竟被山匪糟蹋掉了,这就恨极了她。

梅九不知怎的此刻特别讨厌这笑,更加不想在这闹哄哄的地方多呆,于是冷声道:“还不快点下来穿鞋走人,真想留在王家吗?”

说完就牵着他跟前的男孩跛着脚大步先出去了,他始终还是没能做到冷酷无情,他不是不明白王家婆子心里的盘算。

正是因为知道才不忍这个妙龄妇女会因为他的这个举动而毁了她的一生,以后等有机会再给她一些银子让她自己生活下去吧。

沈月看着那高大魁梧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的时候,愣了片刻,随即朝门外应了一声,“相公,我就来了!”

应完之后朝着原主的娘交代了一句:“娘,你放心,这次女儿一定好好过日子了,不再让您和爹担心我了,我回去了,有空我再来看您!”

既然她已经代替了原主活了下来,那么这个一直对原主百般好的娘亲她也会替原主守护好她娘的。

“你还是少来为好,不知道以为你是来蹭些什么的呢!”老婆子双手环胸,凉凉地瞥了沈月一眼说道。

沈月没时间搭理这个老婆子,下床冲冲穿好了鞋子抱着孩子往门口走去,罗秀莲在她身后含泪说道:“千万要记住你说的话,嫁了人就要好好过日子!”

沈月离开后,王家老头子,王有根站了起来,讪讪的笑了笑对围在门口的乡亲说道:“实在羞愧,让大家看到了我家的笑话,我家出了一个丢人现眼的东西实在是没脸见大家了,日后还望大家海涵,不要取笑我们才是!”

他佝偻着腰站在那里,瘦弱的身躯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

“哎呀,王老哥,这不打紧,没什么丢不丢人的,秋月这孩子也是苦命的,碰上了那趟子事,并非她所愿,幸得总算找了户人家,你这个当爷爷的也就可以放心了,这事就别再操心了!”王家村的一村之长王大贵打着圆场说道,话里有着维护王秋月的意思。

他是村长,做事必须要公允些,明明小姑娘是个受害者,她家里人不但不同情些,还百般的嫌弃,他看着着实有些不忍了。

村长这一说,不管谁是什么样的想法也就暗自放在心里,不再议论了,有的人默默回了家。

“是是是,村长说的是!”王有根脸上一热,脸上的笑差点有些挂不住,只能胡乱地点头附和着。

热闹看完了,所有人都各自回了家,罗秀莲听到终于有人肯为女儿说句公道话了,欣慰地又流下了眼泪。

这让她的婆母刘婆子看到了瞬间把注意力给引了过来,她瞪着凶狠的眼睛,抬手拧着罗秀莲胳膊上的一块肉骂道:“哭哭哭,就知道哭,有力气在这里哭还不快点去干活?就算你再做十年,都无法弥补你男人白读了几年书所花的银子,还有时间在这里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