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农女有傻夫 > 

被傻子救

第1章 被傻子救

天顺二十二年春从北镇王杨村。

几个妇人正在溪边浣衣,叽叽喳喳的,唾沫横飞,似是激动地在讨论些什么。

“这萧家的亲事,只怕要黄喽。”其中一个年长些的妇人高着嗓子说道,那挑起的眉毛并非在为此事叹息,反而更像是幸灾乐祸。

“是啊,你说说,在这世道,真是啥事儿都有可能发生,本来就要结亲的小两口,高高兴兴的去山爷庙里上个香都能遇到强盗!”另一个妇人倒是有些戚戚之色。

“可不是,刘家儿子就因为这件事摔断了一条腿嘞!萧家闺女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嘞!话说那刘家可不是个善茬……”妇人说到这里不说了,重重叹了口气,众人也便明白了。

最开始幸灾乐祸的妇人狠狠锤了几下衣裳,冷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摔断了一条腿倒还好说,就是那萧家闺女,怕那身子……也被贼人给糟蹋咯,被山贼抓住,那还能干净吗?”

此话一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有一瞬间的寂静。

萧家闺女那是出了名的好看,这姑娘找夫婿,要么,是凭家世,要么,就是凭名誉跟脸蛋,那萧家是个落败的穷苦人家,家世是凭不上了,现在萧家女儿那唯一能找夫婿的筹码,也毁了。

良久,其中一个妇人笑着道:“我说翠姐,那箫家闺女的婚事黄了,你家巧儿可是有机会了,刘家秀才以后定是前途无量,跟你家巧儿最配了。”

方才阴阳怪气的妇人此时脸上都笑出了一朵花,却还是故作谦逊道:“嗨,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呢,以后再说吧,快洗快洗,我家那口子还等着回去做饭哩。”

天色渐晚,昏黄的日头慢吞吞的向西滑去。

“痛……”

萧清柠只觉头疼欲裂,似是要炸开一般。

慢慢睁开双眼,入眼之处,一片漆黑,四周皆是一片茂密的树林,而她的头顶,此刻正有一只大型犬科动物来回徘徊,在黑夜中,衬得那双眼睛泛着绿光,口中发出呜呜声,看向她,似乎是在盯着一盘美味的食物,琢磨着如何下口。

靠!野……野狼!

萧清柠一下子就清醒了。

眼下的情况没办法让她多作思考,还是想办法怎么脱身为好。

逃跑是肯定行不通的,对方这虎视眈眈的眼神……她觉得,只要她一动,这家伙就能立刻上来咬住自己的喉咙。

但是不动的话,还是死路一条,局面陷入僵持……

片刻,野狼已经没了耐性,爪子一下一下地挠着地,身子伏低,嘴里的呜呜声更大,露出尖锐的牙齿,突然就向她扑了过来。

萧清柠手疾眼快,在它扑向自己的那一刻迅速滚了过去,趁这个机会赶紧爬起来拼了命的往前跑。

她疯了一般地往前跑,连头都不敢回,突然肩膀一阵刺痛,‘刺啦——’左臂的衣裳被锋利的爪子直接扯烂,连带着胳膊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萧清柠刺痛之下,脚下一软,直接栽倒在地。

头顶那巨大的畜生直接冲她扑了过来,吓得她惊呼一声直接闭上双眼。

一阵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纷涌而来,萧清柠大骂一声:“奶奶的,别人穿越过来不是富家小姐就是公主皇后的,再不济也会遇上一个美男,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一穿过来就遇到了生死时速!”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听到了刀剑没入血肉的声音。

心惊胆战地睁开双眼,惊得嘴巴半张,不知何时突然出现的男人,正跳在那野狼背上,正与之搏斗,这男人身着古装,窄袖短衣,却是一副猎户打扮,由于天黑,看不清男子面容。

这男人似乎很有经验,紧紧抱住那畜生脖子,手中的匕首从颈下一抹,鲜血喷涌而出,野狼连嚎都没嚎出来,轰然到地。

男人把野狼用一根长绳捆在自己背上,转过身来的时候,萧清柠才看到他脸,剑眉入鬓,眸中深邃,鼻梁高挺,一双薄唇紧紧抿着,棱角分明,却是个大美男,只是此刻脸上被鲜血浸染,看的有些触目惊心。

萧清柠走上前去,本欲向他道谢,岂料男人却反手拍了拍背上的死狼,傻傻地笑着说道:“姐姐,回家吃肉肉,嘿嘿。”

萧清柠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天了噜,这……这么优秀的男人竟然是个傻子?

之前他跟野狼搏斗的时候,自己看的清清楚楚,那老练的手法,矫健的身手,哪里像个傻子能做出来的?

纵然心里太多疑问,萧清柠还是认真地道谢:“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

“常怀宗。”男人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来,仍是带着傻气:“不过大家都喊我傻子,他们说这是夸我的,要不然姐姐你也喊我傻子吧?”

萧清柠满头黑线,看来确实是个傻子,只不过不是先天性的,应该是后期遇到意外所以才导致脑子坏掉的吧?

“以后不要让别人叫你傻子了,知道吗?这个称呼不好听。”

常怀宗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继而嘴角又扬起灿烂的笑,指着天空:“姐姐你看,天快亮了,我回家给你炖肉吃好不好?”

萧清柠突然有些感动,她上前去摸摸男人的头,说:“怀宗,你的恩情我都记在心里,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回去的路上,萧清柠才从他断断续续的解释中,了解到这地方是个离皇城千里之遥的王杨村,他不会种地,只会打猎,但猎来的东西有一半进了自己的肚子,另外一半进了别人的肚子。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二人不一会儿,便到了常怀宗的家中。

家里房檐低矮,院子外围了一圈篱笆,一张木门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推门进去,整个院子有四个房间,正中央的屋子里只有一张破桌子和两个破椅子,其中一只还断了半条腿,只用砖头垫着,不过破归破,这里里外外打扫的还蛮干净,甚至院子里连一片落叶都没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