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医品农门:嫁个皇帝来种田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锅里渐渐传出了米粥香甜的味道,秦蓁蓁揭开锅盖又撒了把盐进去,粥已经开始粘稠起来,估摸着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她搓搓手,扭头看向早已经没了原始颜色的木质柜子,里头还有一块不大的咸菜疙瘩,配着蔬菜粥吃刚好能当个下饭菜。

秦蓁蓁洗了一把手拿出了咸菜疙瘩,在沈阔不时扫过来的疑惑目光中快速的切好了丝,那双眸子的探视实在过于锐利,让她隐隐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你这样盯着我干什么?”秦蓁蓁转身看过去,脸上的疤痕因为皱眉而更显狰狞。

但显然沈阔已经习惯了,他依旧面色淡淡,手中的烧火棍被他随意的戳在一旁:“我只是觉得你好像不一样了。”

话音一落,秦蓁蓁忽然生出一种被看穿了的感觉,她干咳一声低下头装作拨弄咸菜的样子:“能有啥不一样,只不过是早上跳河差点死了之后想开了。”

她抬手摸了摸鼻子以此来掩饰心虚:“人不就活这一辈子嘛,以前是我太傻了,总伤害你们,我现在明白了,自己身边的人过的好才重要,至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亲戚,不管也罢。”

沈阔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要说经过了早上的事情她想开了还能够理解,可她现在说话的方式还有谈吐,分明就与之前全然不同。

就好像一块惹人厌恶的顽石忽而变成了美玉一般。

“你若是要跟我好好过日子,就不用提以前的事了。”到最后,沈阔还是没有问出心中的疑惑,站起身来拿着勺子搅合着锅里的粥:“好了,准备吃饭了。”

他动作娴熟的把米粥盛出来,秦蓁蓁在他身后看着,端着咸菜出了厨房。

破旧的土屋里,陈翠英和沈长安正在收拾饭桌,见秦蓁蓁进来,下意识便往后退了一步,这样的场面让秦蓁蓁只觉得心酸,她把咸菜放下,从陈翠英手里拽出了已经发白的抹布弯腰擦起了桌子。

“娘,您整日刺绣眼睛都要累坏了,这样的小事以后就交给我吧。”秦蓁蓁三两下便收拾妥当:“长安,去把你二叔推过来吃饭,今儿个有鸡蛋吃。”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沈长安听了立刻应声:“知道了娘,长安这就去。”

“娘,您先坐着,我去给您倒杯水。”秦蓁蓁笑着说道。

陈翠英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眼睛,秦蓁蓁......竟然会对她笑?

沈阔端着粥盆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秦蓁蓁正把水递给陈翠英的一幕,心里隐隐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却又不知该如何形容。

不多时,沈廷也坐着简易的轮椅被沈长安给推进了屋,见秦蓁蓁正在忙活着盛粥,他不禁下意识看了沈阔一眼。

沈阔只扯出一个笑意并未说话,静静的坐在一旁观察着秦蓁蓁。

若她这一番动作都是装的,那她也装的太好了,根本让人看不出破绽来,可如果她真的是想好好过日子,这转变也着实是大了一些。

压住心中的疑惑,沈阔接过了秦蓁蓁递来的粥碗,还是忍不住道:“你还弄啥呢,快吃饭吧。”

秦蓁蓁站在一旁的板柜前正在剥鸡蛋,听到问话头也没回的说道:“我给娘他们剥鸡蛋呢,你们先吃。”

只是她这头鸡蛋还没来得及剥好,院子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便是一道极尖锐的叫骂声:“秦蓁蓁,你这个小贱蹄子,说好了今儿个给家里送一两银子过去,这都晌午了,咋还没去?”

攥着鸡蛋的手一滞,秦蓁蓁眉头立刻皱在了一起,刚喝了两口粥的沈阔也不禁放下碗起身,作势就要出去。

谁知他刚要出门,却被秦蓁蓁一把给拉住了:“我去,你和娘他们吃饭吧,鸡蛋剥好了。”

“你一个人出去他们不会放过你。”沈阔淡淡的瞧了她一眼:“没有银子,你娘怕是又要对你动手。”

“动手就动手,我一个五......”

“五尺高的人难不成还会怕她揍我?”秦蓁蓁双手叉腰,冷哼一声,差点便把五行族医术世家传人给喊出来,幸好她反应的快了些,否则这戏还演不下去了。

沈阔拧眉看着她,那种让他陌生的感觉又出来了。

就在沈阔愣神之际,秦蓁蓁已经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记忆里有太多秦家人逼着她盘剥沈家的事情,现在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看这秦家人到底都是什么样的货色。

她刚一出了屋,院子里立刻又响起了刺耳的叫骂声:“你个死丫头,你磨磨蹭蹭的做什么?银子呢?赶紧给老娘拿来!”

破口大骂的妇人正是秦蓁蓁的亲娘李秀清,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看起来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女,眉眼和秦蓁蓁有几分相似,是她的亲姐姐,秦小柔,此刻也是抱着手臂冷眼盯着她看。

“什么银子?”秦蓁蓁故作不明的反问了一句。

“你别给我废话,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老娘银子,我打死你。”

李秀清顺势抬起了手,阔步走到秦蓁蓁面前就要揍她,只是手还没有落下,秦蓁蓁已经猛地握住了她的手腕,不带感情的目光立时对上了她诧异的眸子。

那双眼睛是秦蓁蓁的,可是那眼神却是把李秀清吓了一跳,冰凉刺骨,眼底好像还有一种她无法形容的狰狞,仿佛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一个冷血的杀手。

手腕上传来一阵一阵的钝痛,李秀清想要缩回手,可秦蓁蓁却压根不放,她盯着李秀清,在秦小柔和身后沈阔惊诧的目光中冷声说道:“从今往后,你别想从沈家拿走一分钱!”

话音一落,她猛地松手,李秀清猝不及防的被放开,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好在秦小柔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娘!”

李秀清被秦蓁蓁气得大口的喘着粗气,站稳之后便又骂道:“好你个贱蹄子,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亲娘?你个没良心的小贱货,学学的还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