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山村传奇 > 

寡妇与傻子

第1章 寡妇与傻子

落花村,玉女山中。

正在草丛中睡觉的华强听到一阵异常的声响,顿时惊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见到一个女人正蹲在草丛外方便!

由于女人是面对着华强的,因此华强可以一览无余地看到。

这个女人,华强也是认识的,正是落花村的小寡妇刘明月!

“咕噜!”华强情不自禁地吞了一下口水。

正在舒畅地放水的刘明月突然听到草丛里传出“咕噜”一声响,顿时吓了一跳,朝草丛里定眼一看,见到一个男人正躺在草丛里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呀——”刘明月吓得发出一声尖叫,急快打住,并且站了起来,飞快地将裤子拉上。

“你是谁,快给我滚出来!”刘明月气炸了,想不到在这荒山野林中的草丛里竟然会藏着一个男人!

“明月姐,是……是我。我是华大傻啊!你……你不认识我了?”华强怏怏地站来,流着口水讪笑道。

刘明月这时才看清楚,原来藏在草丛中的男人竟然是落花村著名的傻子华强!

华强从小脑袋就不正常,除了傻乎乎之外,有时候也会疯疯癫癫,人们给他起了两个名号,一个是华大傻,一个是疯子华。

得知偷看自己小便的人是华强这个傻子之后,刘明月便放心了下来。反正他是傻子,什么都不懂,看了就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怎么躲在草丛里?”刘明月问道。

“我……来这里掏……掏鸟窝,后来眼困,就在草丛里睡……睡觉。”华强说话一向都是有些结巴的。

刘明月当然相信华强的话了,这个傻子不懂干农活,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来山林里掏鸟窝是很常见的事。

“明月姐,你来这里干……干什么?”华强也问道。

“我来这里割松脂。”刘明月没好气地说道。在农村没什么经济来源,割松脂来卖是其中一种,村里很多人都会上山割松脂的。

“哦,刚才看了你方便,我现在也感觉到尿……尿急了,我也要。”华强说完,就当着刘明月的面,肆无忌惮地解开裤绳。

他是傻子,随地大小便是很正常的事情。

刘明月本想转过身去回避的,可是当她瞥了一眼华强,心跳突然加速,目光再也移不开。

“这个傻子长得这么高大英俊,而且拥有如此男性魅力,要不是傻子的话多好呀!”刘明月在心中想道。

刘明月的命运也是够可怜的,二十一岁那年嫁给刘长寿,可是结婚当晚刘长寿这个短命鬼竟然因为娶到了刘明月这位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而高兴过头,喝酒喝大了,洞房花烛夜直接醉死在了床上,喜事立马变成了丧事。她一个小寡妇,竟然还是黄花闺女之身,你说她可怜不?

按照落花村的习俗,死了丈夫的女人,必须要守寡三年才能改嫁。如今刘明月已经守寡两年,二十三岁了。在这花开最成熟的年纪,个中的寂寞只有她自己知道。

不过,刘明月在洞房花烛夜就克死了丈夫,克夫的流言很快就传开了,既使她长得很漂亮,村里也没有什么男人敢跟她接触,怕被她克死。就算她守寡期满,估计也是很难嫁出去的了。

此刻,她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已经心如鹿撞,心想:“反正这个傻子什么都不懂,在这片人迹罕至的荒山野林里把他玩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想到这里,刘明月顿时脸红耳赤,想入非非……

玉女山是落花村最高的一座山,距离村中心有几里远,此山高耸入云,山上有很多毒蛇猛兽,而且传说山上有妖精,村民轻易都不会来玉女山的。

“明月姐,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华强撒完尿之后,见到刘明月的脸红得像火烧云,便关心地问道。

“不……不是!”刘明月心中有鬼,说话都很紧张了:“刚才你把吓着了,我没能把尿撒完,是憋尿把脸憋红的。”

刘明月才思敏捷,找了一个非常好的借口。

“那你就别……别憋着了,继续撒啊!”华强说道。

“好……好的!”刘明月顺水推舟,又解开裤子,当着华强的面,把这前没撒完的尿继续撒出来。

她一个还是完璧之身的小寡妇也不懂得怎么去勾引男人,只能先在华强撒一泡尿,看看他有没什么反应。

华强睁大眼睛静静地看着刘明月把尿撒完,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只是好奇地问了一句:“明月姐,怎么你拉尿的地方和我的不同啊?”

刘明月欲哭无泪,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傻子解释,这个傻子真是傻得可以呀!

想了一下,刘明月才说道:“因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男女是不同的。”

“哦……”华强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刘明月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尝一下做女人的滋味,但是面对如此木讷的华大傻,她一时之间也是无计可施。

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刘明月才灵光乍现,计上心头,媚笑着说道:“华大傻,我好无聊,想跟你玩一个游戏,你想不想玩?”

华强平时最喜欢玩游戏了,可惜很少有人跟他玩,现在一听刘明月说要跟他玩游戏,顿时高兴地说道:“想……当然想啦!明月姐,我们玩……玩什么游戏?”

“玩一个你从来没有玩过的游戏,保证很好玩的。”刘明月见到华强已经逐渐上勾,她的芳心怦怦直跳,感觉自己现在好像是在做犯罪的事似的。

“那你快说啊,到底是什么游戏?”华强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玩游戏了。

“这个游戏很简单的,但绝对很好玩,就是……就是****……”刘明月说完,脸已经红得像滴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