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毒医弃妃美又娇 > 

第3章 毒发吐血

第3章 第3章 毒发吐血

正午,刺眼的阳光落在慕云然白衣之上,淡淡花香轻飘而来。

腰间的玉佩泛着光泽,她苍白的嘴唇却少了几分生气。蓝秋蹲下身子,轻掀起慕云然下身的白衣,用沾湿的毛巾擦拭着那白嫩腿上显眼的红色血迹。

“王妃娘娘,您受苦了。”蓝秋抿着嘴,脸上写满了担心。

慕云然见状,苦笑一声。

“委屈的是你们。”她伸手拂去蓝秋肩膀微落的灰。

粗布织出的衣服都觉得扎手,摄政王妃的陪嫁丫鬟只有粗布的衣服可以穿,这传出去估计不少人笑话。

前朝王妃的陪嫁丫鬟哪一个不是光鲜亮丽,想到这慕云然心头更为一紧。

蓝秋摇摇头,轻声说道:“王妃娘娘,没有什么委屈的,蓝秋只是心疼你。”

慕云然长叹一口气,眉头皱起来,心中的愤怒再一次被点燃。

“父亲从我进去摄政王府开始,便派人盯着我的行动,如今线人已经日渐松散,我们的势力也慢慢壮大起来,最多再过几个月,我定要让楚景弦与那贱人生不如死!”

话音未落,慕云然便攥紧拳头重重打在桌子上面,一道清晰的裂纹在指缝底下延展开来。

“王妃娘娘,切勿动气!”

慕云然眸子中充斥着愤怒,身体跟着颤抖起来,嘴角抽搐着。

慕梦婉,楚景弦,今日之辱,定加倍百倍还给你们!

只见一口黑色的鲜血从慕云然嘴中喷出,飞出去十米远。

“娘娘!小心身体,先回房休息吧。”蓝秋连忙起身,察看着慕云然的伤势。

“无碍。”虚弱的声音从慕云然嘴中说出,她摆摆手擦去嘴角的血迹。

蓝秋扶起慕云然,两个人向内屋走去。

这毒怎么突然就发作了?慕天忠害怕她不老实,早在进府之前,便逼迫着她吃下了一颗毒药。

这毒药性强烈,虽说慕云然本是毒师却也只能暂时压制。

而这毒又通通都表现在脸上……

她径直走向梳妆台,轻坐在椅子上面,铜镜上面一张难看至极的脸让人不想直视,她抬起的手轻轻触碰着脸上的红色疤痕。

真是恶心。深红色的疤痕布满脸中,分支仿佛蜈蚣一般,这毒怎么就非要在脸上呢?

慕云然心中顿时烦闷起来,打开梳妆台顶上的盒子,拿出五根银针。

她轻插在特定穴位之上,缓解毒素继续蔓延,这方法却也只能暂时压制。

这毒素里面的几味,早就已经没有了记载,若是自己琢磨试药,搞不好更为严重,甚至一命呜呼。

为今之计,只能先缓解,再想方法拿到慕天忠手上的解药,方能奏效。

蓝秋在一边急得跺脚,泪水噙在眼中,说话声音都颤抖起来。

“娘娘,怎么样了?”

慕云然轻笑,随意地挥挥手说道:“没有事了,不用太过担心,都习惯了。”

耀眼的阳光打在窗户上,铜镜上面的疤痕比刚才稍微淡了几分。

慕云然轻拿下头上的步摇,轻放在盒子中,纤细的手微微挡住脸,打了一个哈欠。

“蓝秋,去再打一盆水,端进来我擦擦身子。”

“是的,王妃娘娘。”刚听到说话声,蓝秋就已经走到了门外。

蓝秋回眸看着微破的房间,王妃娘娘的性情与之前相比似乎有所不同。

之前在丞相府被慕梦婉欺负的时候还畏畏缩缩什么事情都只知道躲避,如今倒了多了几分英气。

虽然性格变得阴晴不定,但是似乎现在的娘娘更让人觉得安心。

内屋里的慕云然将银针收起来,头枕在手臂处微爬在梳妆台上,眸子中带着疲惫。

折腾了许久,被那楚景弦与贱人耽误了大好睡觉时间,真是晦气。

太阳都落到了半山腰,不知道过了几个时辰,慕云然轻睁开朦胧的睡眼,原本亮眼的光变得温和。

想必太阳已经下山了吧……蓝秋呢?怎么还没回来?这都多久了?

正当她疑惑之时,只听门被推开,蓝秋一脸幽怨地走进来,水盆中的水都荡漾起来。

“怎么打水如此之久?”慕云然盯着蓝秋手上的水,伸了一个懒腰。

蓝秋撅着嘴,生气都写在了脸上,红扑扑的脸蛋好像要冒烟一般,蓝秋和慕云然的肚子也十分配合地咕咕叫了起来。

“娘娘,您饿了?”

慕云然脸上的笑容尴尬几分,勉强地摇摇头。

“没有。”

怎么会没有?这都快一天没吃饭?

蓝秋看穿了她的心思,叹了口气。

“打水之前,蓝秋特意去厨房嘱咐了好久,可谁知道刚才过去,竟然连晚膳都没有准备!这才回来晚了,这水也已经凉了。”

慕云然听完,眸子凌厉几分,这厨房现在都开始如此胡作非为?

“娘娘,等到晚上厨房估计没有什么人,到时候蓝秋去给你拿点吃的,总不能让您饿肚子!”

蓝秋一脸正经,关切的目光看着慕云然,倒是事事都很上心。

慕云然本烦闷的心情听完蓝秋的话轻松许多,从椅子上面站起身来向蓝秋走去,抬起手拍了一下蓝秋的脑袋,轻笑:“到时候我自己去就行,你就在这等着吧。”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整个王府静下来没有了白日的喧嚣。

摄政王府诺大,花园中盛开的花映照着月色,一排排的石英柱子都泛着光,几条金鱼在波光粼粼的池塘中显得十分可爱。

慕云然从偏院轻轻溜出来,踮着脚轻轻地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香气扑鼻,她深嗅了一口,白皙的手轻轻打开一个个盖子。

这还有烧鸡!慕云然嗖的一下就将烧鸡拿了出来。

蓝秋日日夜夜帮衬左右,倒是衷心,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奖励她,这烧鸡就先让她饱餐一顿。

一阵话语声打断了慕云然的思绪,厨房外面李主管和慕梦婉的声音越来越近。

这么快,就学会笼络人心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估计也和这人有关。

先躲为妙!厨房瓶瓶罐罐那么多,慕云然还没找到隐藏的地方,厨房门便被打开,迎面就走过来李主管和慕梦婉。

慕云然眸子中多了警惕,转过身去。

李主管脸色严肃,本欢喜的神情顿时转变,而那慕梦婉一脸得意,瞥向拿着烧鸡的慕云然,一抹笑意荡开在脸上。

“姐姐,这是来厨房欣赏夜色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