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危情宠婚:前妻休想逃! > 

关系不简单

第2章 关系不简单

“......祝您二婚幸福。”

“就这些?”

“就这些。”

湛司域诧异地在电脑屏幕前抬起头。

三年来她安安静静地住在西苑,从不敢过问他一句,在外也乖巧地维持着他的体面,这是让他最满意的地方。

本以为她胆小怯懦不敢离婚,毕竟只是个21岁的小女孩,初嫁入这里时才十八岁,回到晚家也绝对不会被善待。

想不到竟离开得如此利落,倒是他小瞧她了。

不过于他而言,她就是个陌生人,他没有更多心思去关护。

很快他就将她撇之脑后,屏退管家,召来助理洪森。

“我要你找的人,有消息了吗?”

“抱歉司生先,还没有。”

啪嗒一声!

湛司域将护眼镜摘下来,丢在了书桌上,眼神阴鸷渐染。

三年了,那个女人居然一点音讯都没有,难道是人间蒸发了?

“湛先生,我冒昧问一句,您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

洪森小心翼翼地问道。

为了寻找那个叫凯瑟琳的女人,湛先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偏执得让人难以理解。

湛司域突然冷笑了一声。

为什么要找到那个女人?

三年前,他平生第一次栽在一个女人手里,至今犹不能释怀。

他好心救她,她却暗算他,掘地三尺都要把她找出来。

待找到她,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剥她的皮,以洗刷她扣在他头上的耻辱!

这时,洪森收到一条消息。

“湛先生,医院传来消息,老夫人怕是熬不过今晚了。”

湛司域的目光忽而又复杂起来。

老夫人是他的祖母,非常讨厌他的母亲,因此厌屋及乌也不待见他。

更因为当年父亲被那场大火烧死,老夫人把错都归到了母亲身上,怨恨至深,处处刁难。

他的母亲却很传统,不论老夫人怎样,都依如继往地恭顺孝谨,不允许他插手。

更不允许他揭穿那场大火是堂兄为夺家主之位的阴谋,怕血脉相残的事实刺激到老夫人。

这些年来,他伪装残废,隐忍不发,放任仇人得意风光,甚至接受祖母为他安排的荒唐婚姻,都是为了母亲。

现在选择离婚,也是因为老夫人病入膏肓,再无力刁难他的母亲了。

......

晚翎站在晚家大门外,望着门楣上“藤园”两个字出神。

这座被叔叔一家鸠占雀巢的园子,是她父亲送给母亲的定情物,连名字都是依着母亲最爱的紫藤花取的。

这里有他们一家四口最美好的回忆。

是的,一家四口,她还有个小她两岁的弟弟。

父母去世不久,弟弟被婶婶带出去后就下落不明了,叔叔说是不小心走丢的。

她根本不相信那些鬼话。

她回来的目的,就是要夺回自家的东西,找到弟弟,告慰父母。

推开大门,沿着开满紫藤花的石板路向里走,渐渐的,一座白色洋楼呈现在视线里。

十八岁的晚芳瑶,掐着腰拦在门前,“你这个小弃妇,残花败柳,连个貌丑无盐的残废都不要你,还有什么脸住进藤园?”

晚翎不理她,径直向里走。

被无视的晚芳瑶恼羞成怒,“晚翎,你这个灾星,八岁就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克丢了自己的亲弟弟,你就是我们家捡回来的一条狗。

以后给我识时务点,我是这里名正言顺的三小姐,你要给我端茶倒水提鞋做保姆,否则有你好看!”

晚翎双脚踏上一块菱形的石板,站定,那里有个机关,想必晚家人还不知道。

见晚翎表情讥讽,晚芳瑶扬手就要打,“啊!”脚下的石板却突然翻转,她惨叫着掉了下去。

紧跟着石板又恢复了原样。

“怎么回事?”

一名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年轻男子跑过来,怒意昭昭地质问。

晚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是这里的管家?”

“是的,我叫宋城,”男子非常急切,“快说你对瑶瑶做了什么?”

管家也是下人,居然敢直呼主家小姐的小名,看来关系不简单。

晚翎晶黑的眸子闪了闪,浅语嫣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好地说着话,她突然就掉到地下去了。”

掉到地下去了?

宋城赶紧趴在地上扣石板,可是怎么也扣不动,便立刻打电话求助。

晚承远和婶婶杜西华匆匆赶回来,指挥着工人挖掘石板,根本无暇顾及晚翎。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晚芳瑶给捞上来。

此时日已偏西。

晚芳瑶在漆黑的坑里饿了一天,再加惊吓过度,出来时仿佛入了风烛残年,虚弱地坐在沙发上,小丑般哀嚎抽泣。

“爸,妈,都是晚翎这个神经病暗算我,你们要替我出气!”

“宋管家不是都看见了,”晚翎闲适地坐在沙发里,心里无比快意,“我可没碰你一下。”

“你!”晚芳瑶气得柳眉倒扬,但又苦于找不出证据,“就算不是你做的,也是你克得,你这个灾星,来我们家第一天就添这么多晦气。”

其实晚家所有人都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晚翎的父亲在建这座园子的时候,萌生恶趣味,设了好多机关,外人是不知道的。

“好了瑶瑶,不要吵了,都是一家人。”

说话的是二小姐晚婷茹,一开口就自带病娇绿茶特质。

晚婷茹面容姣好,最擅长拉小提琴,还获得过国际奖项,微博粉丝将近两千万。

她比晚翎大一岁。

因为自幼心脏不好,总一副柔柔婉婉的样子,坊间传闻有丽城四凤,晚婷茹就是其中之一,人送绰号病西施。

杜西华也假惺惺地出来劝和,“瑶瑶,不许任性!晚翎是我们半个女儿,也是你的姐姐。”

晚芳瑶年龄尚小,还不知活体脏源一事,“她算哪门子一家人,不过是个被怪物玩腻后抛弃的下贱东西,赶她滚!”

这时,晚承远突然接到一通电话,晚翎隐约听到了谈话内容,身体陡然一僵......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