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是你不及我情深沈歆 > 

我嫌脏

第2章 我嫌脏

沈歆醒时,身边早就空无一人,床铺狼藉,衬得室里更加冷寂。

折腾一晚上,烧反而退了,只是脑袋钻心地疼,一阵阵的。

沈歆躺了好半天,才敢慢慢起身。

下楼时听到厨房有动静,沈歆走过去。

池竞渊穿着围裙,手拿锅铲,不知道在煮什么。香气钻进沈歆的呼吸里,搅得她的肺都开始犯疼。

许明月柔柔的声音响起:“好香呀,竞渊哥厨艺越来越好了。真想每天都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

“依你。”

池竞渊的语气分明没什么情绪,但沈歆硬是听出了几分宠溺。

沈歆心里有股怒气在升腾。

她唯一的净土,还是被污染了!

可能是沈歆的目光太过锐利,许明月很快看过来,笑得人畜无害,“歆姐姐你起来啦?竞渊哥亲手做了早餐,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听听这调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正室。

沈歆被激得逆鳞四起。

她拉开衣领,露出那些青紫痕迹,笑着应:“好啊,阿渊昨晚缠得厉害,我现在确实有点饿了。”

池竞渊闻言扭头,似笑非笑地看向沈歆。

她这个丈夫,皮相真是一等一的好看,哪怕眼神阴森得吓人,仍然让人着迷。

难怪许明月跟只发骚猫似的缠上来。

许明月把早餐端上桌,热情地给沈歆夹了一条小鱼。

“歆姐姐,这是淡咸水交界才有的鱼,早上吃对身体最好,市场上买不到的呢。但是我爱吃,竞渊哥特地托朋友捎过来的,味道特别鲜嫩,你尝尝看。”

沈歆没胃口,吃两口就停了筷子。

许明月娇声问:“歆姐姐,你不喜欢吃吗?这种小鱼不好处理,竞渊哥花了好长时间才弄干净的。”

沈歆连搭理的欲望都没有。

许明月伸手去拽池竞渊的衣角,可怜兮兮的:“竞渊哥,昨晚下大雨我还叫你出去,姐姐是不是生我气了?”

“你多吃点,不必理会她。”池竞渊说完警告地盯了一眼沈歆。

许明月还在那装无辜,“歆姐姐,你是不是没吃过竞渊哥煮的东西?才会不合胃口?”

“你们都结婚两年了,他都没有给你做过饭吗?竞渊哥烧菜可好吃啦,我们一起时他天天都给我煮的。要不你尝尝这个……”

许明月很殷勤,像是生怕冷落了沈歆这个电灯泡。

沈歆低头看着碗里的菜。

怎么会没吃过池竞渊烧的菜?

沈歆的家教很严,身边基本没有朋友。会认识池竞渊,还是因为大一那年,他的母亲来学校找他,她帮忙带了路。

池竞渊说要谢谢她,请她吃饭,就那样闯进了她的世界。

池竞渊厨艺好,每天换着花样给沈歆做好吃的。时间一久,沈歆吃外面的东西都觉得无味。

年少的池竞渊性格温和,长得又好看,那样美好的少年,怎么可能不让人动心?

很自然的,他们就在一起了。

池竞渊那时对沈歆是真的疼进了骨子里,拼命学习厨艺都是为了‘留住她的胃,让她离不开他’。

他们刚在一起那年暑假,沈歆在医院实习,照顾的一个病人有肺结核,她也被传染了。那时肺结核还没有特效药,她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她不敢给池竞渊发信息,怕他担心,更怕他不顾一切来找她。

可是池竞渊还是找到了她,眼眶发红地抱紧她。

他说:“如果你出事,让我怎么活啊。”

那个愿意陪她一起死的少年,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回忆像刀子一样伤人,沈歆再也受不住,起身道:“我上班要迟到了,你们慢吃。”

池竞渊道:“等等,我送你们去。”

他说的是你们。

沈歆以为许明月要复查,没有多想。

到了医院,池竞渊叮嘱沈歆:“好好照顾她。”

许明月和沈歆一起走,还跟着她来到办公室。

沈歆皱眉:“你干什么?”

许明月笑得有点得意:“以后我就在你身边做事了,多多指教呀,歆姐姐。”

沈歆心里升起非常不妙的预感,果然没一会,上面就来了通知,让她好好带着许明月。

沈歆简直莫名其妙,给上头打电话:“芸姐,许明月读的是艺校,让她来学医,这不是闹着玩吗?”

李芸很无奈:“这可是你家里那位,亲自跟医院打了招呼的。”

池竞渊现在势大,安个人进医院,确实不是难事。

沈歆挂掉电话,许明月示威般解释:“我刚刚出院,心脏又不好,不能参加太高难度的工作。竞渊哥怕我无聊,让我跟着你学学新知识。做护士,应该比较轻松吧。”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