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是你不及我情深沈歆 > 

别人用过的

第1章 别人用过的

“她明天就出院。”

饭桌上,池竞渊直接宣布:“你有两个选择。搬出去住,或者留在家里,好好照顾她。”

沈歆手里还捏着那份癌症晚期的报告单,犹豫要不要告诉他。

闻言抬头:“我一样都不想选。”

池竞渊皱眉,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不耐和厌烦:“明月身体不好,你懂点事。等她过来时,不准跟她闹。”

她身体不好?

可我快死了啊,混蛋!

沈歆抬高了音量:“你听不懂人话吗?我都不选!这是我的房子,我不准许明月搬进来。”

结婚两年,沈歆对池竞渊千依百顺,就算知道他外面有人,也从不吵闹。

她已经把他无数个夜晚,都让给了外面那个女人,凭什么还要把那女人带回家中?

这个家,是她仅有的净土了。

池竞渊的眉眼一寸寸阴沉下来:“沈歆,你长本事了?”

“你的房子?结婚时你是怎么说的?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沈歆脸色煞白。

当时她说,只要能和阿渊结婚,她可以什么都不要。

这个房子,没有她的份。

这个丈夫,也不是她一个人的。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召唤。

池竞渊接听,如同换脸术一般,声音温柔得让沈歆嫉妒:“明月。”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脸色微变:“现在出院?别胡闹,等着我……”

池竞渊拿了外套就往外走。

沈歆心口大疼,不顾一切地拽住他的衣角,“阿渊,不要去。”

她都快死了,不想再把丈夫让给别人了。

池竞渊眉眼很冷,透着几分焦急而带来的戾气:“松手!”

沈歆摇头。

池竞渊不耐烦把她扯开,用力拉开客厅大门,竟连半分留恋都没有。

风伴着雨呼啦啦灌了进来,寒意浸入沈歆的骨缝里。

池竞渊一整夜都没回来。

沈歆不知道是该庆幸保住了唯一的净土,还是该悲哀,外面那个女人,一个电话就把她的丈夫勾走了。

饭是吃不下了,沈歆躺在沙发上,睁着眼看墙上的大挂钟。

原来失眠的时候,一分一秒都这么难熬。

凌晨三点,沈歆发起低烧,胃里像被火烧一样,尖锐地疼。

她给池竞渊打电话:“阿渊,我好难受……”

电话那头是一把柔弱无骨的声音:“竞渊哥刚睡下。他太累了,你别打扰他。”

大半夜的,太累了?

沈歆咬牙骂了句:“许明月,你真不要脸。”

许明月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地说:“竞渊哥喜欢我就行,为了他,我可以不要脸的。”

沈歆被恶心到了,胃里一阵翻涌。

她冲进洗手间,对着马桶翻来覆去地吐。

可是她晚餐没吃,根本没东西可以吐,最后把胃酸都吐干净了,又吐出血来……

把马桶冲刷干净,沈歆趴在洗手盆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脸色苍白,憔悴又难看。

她才25岁啊,怎么就活成了这副鬼样子?

沈歆的胃很空,又没有胃口吃东西,只能逼迫自己去睡觉。

迷迷糊糊,有什么重重压在身上。

池竞渊回来了,身上挟裹着寒气,还把她往怀里捞,冰凉的指尖停在她衣带上……

沈歆闻到淡淡的香水味,那是许明月惯用的牌子。

她直泛恶心,一口血差点咯出来。

“我很累,不想做。”

“怎么,现在不玩倒贴,玩这招?”池竞渊把她扳过来,眼中尽是阴霾:“胆子长肥了?”

看着池竞渊那双好看的眼睛,沈歆悲从心来。

那个干净爱笑的少年,变成了这么可怕的魔鬼。

那个会在雪天给她送暖手袋,在雨天给她送伞,舍不得她皱一下眉头的阿渊,不见了。

更可怕的是,她仍然爱他入骨。

“你去找许明月。”沈歆浑身不舒服,烦得话里带了刺:“别人用过的,我嫌脏。”

池竞渊按在她腰间的手突然用力,“她刚出院,身体不好。”

“那你更该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也许是沈歆乖顺惯了,这么叛逆的样子让池竞渊不悦,“你敢嫉妒明月?”

沈歆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没出声。

池竞渊突然问:“你脸怎么白得跟鬼似的?身上这么烫?”

沈歆鼻子发酸,差点哭出声来。

因为我生病了啊。

你这个混蛋,以前连我咳嗽一下都会紧张半天,现在我都快死了却没发现。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